经一个朋友推荐,我复制了这一篇小说,准备细读一遍,写一长篇评论,因为,据朋友说,这是他写的最好的小说了,可是,我没有看完,就把它拉进了回收站。

我为什么会对它如此恶心?我不想细说,浪费时间,说一个大概好了。

作者所体现出来的孱弱之气——不是说他写了孱弱,而是他在描写孱弱时的有气无力,他仿佛只是浮在人的皮肤上,有些感情他想反复强调,可是,就是钻不进去,真让我为他着急。

这种孱弱,还在其次,主要的是他对人类的痛没有感觉,他对人作为人的痛没有感觉,我在看他的小说时,仿佛隐隐看到了作者的目光,那目光是那么呆窒,活似一个SB。不是SB。而是一个冷血动物,不是一个冷血动物,而是如一棵干枯的朽死了的在厕所中浸久了的坏木。

以上是总体感觉,那么在用词上呢,正是由于他的皮肤己经坏死,他己经没有感觉,他对人作为人的感觉己经消失,所以,当他在叙述时,纯粹技术技巧,没有一个作家作为天才的才华闪光,

我以修正扬为例,来作一个比较,修正扬自以为自己的《贱人妓女花园纪》是“次品”,可是,我们就以这次品来比较一下,何鑫业的用语。

她:(娇弱地)我冷。

他:(殷切地递过去一张报纸)先盖着。铜版纸,厚。(《贱人妓女花园纪》第一句)。
最后一句,铜版纸,厚。真是让人感到无尽的辛酸,他包含的是那么多,似乎两个主人公的身世己经全部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们感到的作者的目光似乎是含着泪的,或者是含着笑,可是,那里面是痛,是对人类的苦难的悲悯和无奈。也许通看全篇,在艺术上不是那么精美。可是,我们却可以看到作者在观察世界,在描述世界时,他的目光是看到了哪里的,他的目光明察秋毫,语言仿佛如点石的点金棒,仿佛如太阳的光辉,闪着天才般的光彩。

我说:一小东东可以包括这么多,这才是修大侠的身手呀,比他的什么狗屁长篇高多了,文一戏虐就有神气,就异香满园,一假正经就臭气冲天,因为戏虐中才有平视,才有深刻,才有泪,才动人心魄,才有含泪的笑声,我们在游戏中认真,在认真中游戏,正如把生活当戏来把玩,把戏当生活来品味一样。是把戏虐当我们的底子,还是把深沉当我们的底子?

都是我们的底子.

我们深沉地叫骂,悲悯,我们因了戏虐,而又有了生存下去的理由和趣味,

例不多举,下面举一例,看何的用语。

“接下来,我就无数次地给她打电话。
我说,乔,回家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外头逛!“嘟”,电话掐断了。
接下来我再拨,就没声了。
我清楚地记得,电话掐断的时候,那个“东西”还在出现“

这几乎也是第一段,可是,这一段表现了什么呢?语句是足够熟练的,可是,给我感觉是:这只是文字,这只是文字的简单合成,不是人的感觉。这里面充满的庸俗之气,自不必说,但更让我受不了的是,里面充满的平庸之气,不是平庸之气,而是非人的死气,不是死气,而是干巴巴的呆气,说他是炫技,似乎也不对,因为这小技巧,实在随处皆是,高明的人是用技巧把文学搞得更加惊心动魄,而充满呆气的人则不同,他把文学搞得更呆,正如一个小妖来玩金鼓棒,只显得呆气而可笑一样,不想说了,没有灵气的人,怎么说也不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