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莫贵于人”,这是对民间而言。而对中国官方而言,或者具体到对山东当局而言,就是“天地之间,莫坏于党”。山东只有一个领导,就是“党的领导”。山东迫害维权人士最猖獗的地方就是临沂市,也只有一个领导——“党的绝对领导”。

如此自上而下的“绝对”领导,当然可以控制那些既穿警服又拿凶器的队伍,比如在以临沂市委书记李群为首的“迫害狂”,非法任意关押说真话维护正义的陈光诚,就连他的母亲、妻和子都不放过,监禁,打击,辱骂,似乎“白道黑道”都齐全了。

在这样的队伍中,有这样的“杰出”领导,谁还担心他们不快点把埋葬自己这个大队伍的坟墓早日挖好?

6月21日,下午3点半左右,陈光诚的辩护律师李劲松,接到一个问他“是不是不想活了,是不是想找死”的恐吓电话,这个陌生的来电号码是0539-7902467.后来这个短信被广泛转发,我也收到了。在网上,也很快就看到了。

电话是山东的,如此公然叫嚣,仿佛民间还不知道临沂当局正领导着这样一群黑社会背景的“掘墓人”。一面是民间真声音,“天地之间”人最贵,而另一面是当局的声音,天地之间官最贵,民最贱。黑白可以颠倒,他们也就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了。或者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假如这个党还以“群众利益为小事”和“为人民服务”为高调,也应该站出来“忽悠”一下,做个样子,至少这“党”的黑社会成分还没有那么“浓”,掘墓也没有那么快啊。可是,事情往往是现实超过预期,谁知道这个墓会提前到什么时候掘好。等坟墓掘好,一起都晚了,结党营私的党也许就不存在了,而民间真正多元的党也许就会脱颖而出,四面开花了。

6月23日,李劲松承办陈光诚被刑拘案,遭遇紧急情况,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

而在前些时候,6月8日,来自民间的三峡移民代表傅先财——另一个陈光诚,却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后,惨遭身份不明暴徒殴打致瘫。6月15日,德国驻华使馆派员到医院慰问并先期垫付6万元的医疗费——耻辱的是中南海要员没有拿出一分钱表示慰问,甚至一枝鲜花也没有。

这个时候,不能不说,无论是李群,还是某些官僚,对此都无法做到心安理得。而对胡锦涛、温家宝来说,权力难道有生命更重要吗?你们是赢得了中国最显贵的权位,但要知道,整个世界都给你们,需要你们搭上自己的性命,你们愿意吗?

本来,这是多好的你们扬名和获得安慰、祝福的机会,你们可以亲身到临沂慰问陈光诚及其家属,可以拿出自己工资的十分之一捐给付先财,那么,那些黑社会的势力自然遇光明而消退。可现在可好,领导人没有好的榜样,只有坏的榜样了。李群是坏的榜样的代表。可那些比李群更高职务的人,难道不是坏的榜样中的最坏榜样吗?坏的榜样,似乎加速了掘自己墓的人的行动。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呼吁民间以更大的声音和力量来关注陈光诚的处境,我写道:来抓吧,我们每个人都是陈光诚。在网络上传播的同时,还放在我的新浪博客头条上,可几天之后,也就是新浪的搜索引擎突然“休息”(或造干涉)之后,我发现该文章已经被删除了。原来,新浪也“浪”不起来了,开始与李群等坏榜样站在一起了,开始扮演“掘墓人”的吹鼓手角色。可悲的是,新浪也是为自己早日进入坟墓而吹鼓,毫无什么乐趣可言。

6月22日晚上,我又在本人的新浪博客留言:为什么删除,我想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不需要解释就等于被遗忘了一个故事

本博客昨日头条写的是陈先生,他是山东人,他是盲人,他是英雄,他上了时代周刊,他很诚实,他在光中,他就是光诚兄。

我相信,这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却没有胜过那光。6月23日上午,我发现,我的这个抗议“留言”,也被删除了,看来这些以掘墓人为伍的家伙,反民间声音的速度确实很快—似乎这样更符合他们的既得利益。

陈光诚原本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盲人,由于这个世界罪恶太多了,容不得他安分守己,所以他肩头的责任就大了。陈光诚曾经以残疾人的身份告赢了霸道的北京地铁,享得了“残疾人权益保护法”给予盲人的免票权利。

2005年,陈光诚曾这样说:“必须有人为那些沉默的老百姓争取权利,我想那个人就是我。”

今年6月10日,陈光诚被山东当局正式关押——以前是软禁,绑架。11日,那些反人类的警察居然如此威胁陈光诚:“在看守所里死个人很容易,前不久就死了一个,这次你要是不好好的认了这两个罪,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看守所。你别指望北京的律师来救你,他们都已被抓起来了。”

6月22日下午15:32分,前往山东为陈光诚辩护的李劲松律师住进东方宾馆203室,没想到那些人跟进来了,比如沂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三位警官,以有人报案说李劲松昨晚半夜发送短信干扰他人生活为由要将他强行带去公安局。这就是结党营私的“非法法也”的现状。

从刑拘至今,陈光诚遭受非人待遇,他指控那些“侦查员不止一次漫骂、侮辱和威胁。”

陈光诚曾经说:“人们常常会把抱怨世道的不公、世道的黑暗,很少想想自己都为改变这些不公和黑暗都作了些什么?一个爱憎分明的眼光,一句公道的语言,都会是改变这些不良现象的力量源泉。”

刚刚获得美国二十一世纪基金会第四届“受难者家人奖”的曾金燕说,非暴力的不示弱、不服从,保护自己的权利,扞卫自己的尊严。如果我们自己不放弃扞卫,任何人都无法真正欺侮我们。如果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用各种方式表达对压制的不服从,那么社会上不公正和黑暗的事件就会少许多。“在指责批评黑暗不公之前,我们先站在镜子前,看一看自己是否是那黑暗不公事件另一股暗流。我不是个勇敢的人,可是我努力做到大声地说出我看到的事实,本能地对所受的欺压做出反抗。”

无论是付先财,还是陈光诚、胡佳、曾金燕,都是服从正义者,而非服从流氓黑社会。

6月16日,曾金燕致第四届“受难者家人奖”答谢辞中表示:面对强大对手的恐吓、黑暗、丑恶与仇恨,我没有武器,只有爱和宽容。将来的日子里,我也要用爱,一步步逼退对手,保护我的丈夫不再一次次受伤害。恨只会加深仇恨,只有爱,才能让行恶者直视自己羞耻的心,让他们停止仇恨与压迫,让他们开始爱自己的家人,也爱别人的家人!到那一天,没有人愿意行恶了,也就没有了行恶的机构和政府。我们的家人,才能平安幸福地生活在我们热爱的国土上。

所谓口号中的“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精神文明为代价,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更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等等,往往不如一句“天地之间,莫贵于人”更值得相信,更有力量。换句话说,另外一句“天地之间,莫坏于党”,足以把那些口号中所反映的假象一一击破。

事实上,虽然我们说,有什么样的国家领导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民。但是,随着专制社会的逐渐解体,文明之光的照耀,民主化进程的推进,原来属于我们的软弱和忍气吞声,终于告别了我们,更多的人看到了光明、正义和希望,也看到了未来。

“2005年至2006年度,中国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恐吓、骚扰和绑架持不同政见者的事件不断发生。”但是,现在陈光诚站起来了,曾金燕站起来了,还有更多更多的陈光诚们,更多更多的曾金燕们,他们代表着一种光明的力量,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在安慰着软弱的世人,鼓舞着很多灰暗的心灵,继续盼望中国的政治黎明。

而那些纵容政府黑社会化的组织和个人,其行为,只能让社会的矛盾会越积越深,最终导致全社会发生剧烈演变,以及政治上的根本变革。同样,他们这些丧心病狂者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本来,人心都要向善,他们却要向恶。所以说,这些看起来非常先进的“掘墓人”已经在行动了,他们不但在自己的葬礼上致富,还要早日“埋葬自己”。

而人心向善的陈光诚们,这个时候,已经以善胜恶、走向荣耀的光明了。(6月23日)

原载《议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