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那个夏日的午后,我放学回到家,坐在屋后的阳台上阅读刚借来的《连城诀》。这已是我阅读的第二本金庸著作了。尽管还在念小学,许多生字不认识,却并不妨碍我对书中故事情节的理解。狄云,一个看上去似乎笨头笨脑的农村孤儿,不仅怀有一颗脆弱而又伤感的心,同时,还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悲惨人生经历。虽然,在此之前我看过《射雕英雄传》,被郭靖的呆傻与黄蓉的智慧所吸引,可现在,我又觉得狄云这个人物更能打动人。我自始至终沉浸在《连城诀》所营造的忧伤气氛当中,如果不是一股浓厚的怪异气息将我惊醒,我极可能就这样在小说里度过整个下午的时光。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怪异气息呵?我首先排除了人类大便的气味,因为人类的大便,气味不可能如此浓烈,接着我又否定了屋前稻田的农药气味,是的,屋前的稻田时常散发着令人头脑发晕的“DDT”,但今天绝对不是。然后,我又推翻了附近工厂排放毒气的可能,因为现在还不到排放的时间。虽然小孩子对气味格外敏感,但毕竟感受经验不多。在历数完所知道的有限几种怪异气息后,我变得黔驴技穷。好在我家就住在一楼,从阳台上翻身一跃,便出了家门。强忍着浓烈异味带给人的不适感,我捂着鼻子四处搜索起来。随着脚步的前进,气味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大概是第一次闻到这种不知名气味,我的大脑还没有完全适应,一种眩晕感竟让我走路不稳。终于走到大楼的尽头了,这里是李大嫂的家,李大嫂是生活区出了名的家禽饲养户,以前住在平房的时候,就喜欢养些鸡呀鸭呀狗呀什么的,不仅如此,还喜欢在房前屋后种上丝瓜萝卜白菜苦瓜,搞得整栋平房一天到晚臭熏熏的。如今,搬进了现代化的公寓,她莫非还要饲养什么怪物?问题是,现在住在楼房,不比以前,没有多余的地方了呀。我纵身一跃,爬上了李大嫂家的阳台,一个硕大的脑袋昂了起来,两只充满敌意地望着我,闪射出的竟然是一道冷光,我惊得差点摔了下去——原来是一头猪!

现在想来,当年的李大嫂很有可能打破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你说,天下还会有谁在自家的阳台上饲养大肥猪呢?或许现在有了宠物猪什么的,但当年李大嫂饲养的可是正儿八经的肉猪呵。虽然搬进了现代化的公寓,李大嫂依旧没有改掉饲养家禽的坏习惯,不仅没有改,看样子还有了进一步的恶化。望着眼前的大肥猪,我一阵苦笑,看样子,不到过年,它是不会离去的。

生活区周围是成片的农舍,什么样的家禽我都见过了,惟独大肥猪因为太懒,不轻易出圈,便成了珍稀动物。因此,可以说,现在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头猪。长长的嘴巴,蒲扇似的耳朵,肥硕的身子雪白明亮,一条纤细的尾巴,大概因为经常垫在地底下的缘故,显得脏不啦叽。阳台本来就不大,猪圈自然更小,顶多只能让肥猪打个转身。不过,象这种肥猪,其懒惰是出了名的,除了睡觉之外,会不会在圈里打转身还真是个疑问。李大嫂是生活区出了名的泼妇,如果看到我爬她家的阳台,肯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这头猪显然是李大嫂刚买回来的,呆会儿李大嫂一定会来喂猪饲料,想到这,我对着肥猪吐了一口唾沫,恨恨地跳下阳台回家去了。

就这样,李大嫂的大肥猪在这座现代化的公寓里安上了家。虽然左邻右舍纷纷抗议李大嫂这一严重污染公寓环境卫生与空气清新的自私行为,但李大嫂依旧我行我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只让人觉得无可奈何。不久,李大嫂为了方便人畜进出,把阳台开了一个口子。口子一开,肥猪似乎就来了精神,不时地撞开木门,出来溜达。大概是仗着李大嫂的宠爱,它偷吃起大伙儿晒在外边用来腌菜的白萝卜、大白菜来,格外的肆无忌惮。

尽管大肥猪从一开始就没能赢得大人们的好感,但因为在外边溜达多了,还是引得孩子们的喜爱。小区的孩子们,除了我,都喜欢在它身上蹭来蹭去,有幼小的,甚至还骑到了它的背上。后来,不知是谁,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大白。至此,大白便成了小区最著名的动物,就连厂长家的那只狮毛狗沙莉都被它比了下去。因为自小便对异味格外敏感,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大白表示出任何亲近之举。至多是站在远处,看着它跟孩子们欢快地嬉戏。我甚至将在阳台上读书的习惯也改掉了,为的就是避免受到大白身上异味的侵扰。然而,就是这么一头让人既爱且恨的大肥猪,偏偏在许多年后,我都没能将它忘掉。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那场屠杀,大白或许早就在我的记忆中消失。这难道不是么?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天气越来越寒冷,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小区的人们纷纷开始置办年货。惟独李大嫂家不急,我知道,她有那头大肥猪呢。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那天,天气格外的阴沉,刺骨的寒风逼得我缩在家中不敢出门。此时,我早已看完了《连城诀》,正在翻看《倚天屠龙记》。蓦地,窗外传来一阵“霍霍”的磨刀声,我赶紧回到阳台上,只见一个络腮胡子蹲在李大嫂家门前磨着一把闪闪发亮的杀猪刀。大白早已被绑在一条长板凳上,李大嫂站在一旁,得意地瞅着落腮胡子手中的那把刀。我很奇怪,大白竟然哼都不哼一下,难道它不知道自己就要死到临头了么?也就在这时,本已闭上双眼的大白忽然把头抬了起来,非常吃力地向我这边望了一眼,眼里透出一丝暗淡的光芒,仅仅三四秒,又重新躺下,便再也不睁开。也就在那一瞬间,我被震动了,我突然想起初见大白时所遇到的那道冷光。或许,大白只是无意中向我望了一眼,甚至,有可能望的根本不是我,但它那绝望的眼神,竟让我感到死亡是如此的贴近。落腮胡子终于站了起来,缓缓向大白走去……

似乎是怕惊动那些善良的孩子们,大白始终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不象有些猪,死得过于惊天动地。大白当然也是发出了哀嚎的,只是显得过于低沉罢了。这样,除了我,小区的孩子们都不知道大白已经离去。这样也好,孩子们的心总是软弱的,难保他们不会痛哭淋泣,大白没有惊动他们,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大白就这样走了,走的很从容,很平静。记得王小波曾追忆过一头特立独行的猪,那头猪非常调皮,许多人都拿它没有办法。那么大白,它又是一头什么样的猪呢?我真的说不上来,除了那一场屠杀,大白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片记忆的空白。现在想来,我很是后悔莫及,因为,自那以后,我便再没有在小区见到其它任何的一头猪。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