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2日突然宣布辞职,弃未到期的合约,改任年薪少一多半的爱丁堡大学校长,引起港舆议论纷纷。一些港大学生指责马斐森,学生示威就报警,“与学生对着干” “违背港大核心价值” 。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4日发文,题为《香港大学,莫输给世界其他名校》。

单文矛头直指港大:“但是正如马斐森所说,香港这些年政治上变得异常复杂,过热的政治空气同时飘进了校园。”单文攻击学生“扮演政治开拓者的角色” “不太正常” ,“那样会增加城市政治氛围中的肤浅和冲动元素” 。“港大不需要政治上博名” 它应“对热衷街头政治嗤之以鼻” 。噢,我们明白了,马斐森校长就是在学生要求言论自由,政府要求学校非政治化的双重压力下,左右为难只好走人。

当年香港回归时,邓小平说,香港不能成为反共基地。谁想深忧变成真。“一国两制” 原是无奈之举,谁知竟挖了一个自埋的坑。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大变局,党专制与自由民主博弈进入紧要期。香港在英统治时无民主有自由,现在港民利用其自由传统要争民主。何为民主?其核心内涵就是“真普选” 。香港市民、港大等高校师生咬住“真普选” 这个核心议题不放,掀起了“占中” 民主运动,书写了与专制中央政府及其在港代理人斗争的浓墨重彩华章。幸亏中国还有香港!

大学应是社会的良知,是捍卫自由平等普世价值的堡垒,大学生应是有集体冲击力的自由先锋。“57右派” “86学潮” “64民运” 内地大学生前仆后继,他们倒在血泊中。幸亏还有香港大学生!

马斐森校长走了,校长辞职潮可能到来。“占中” 被打压下去了,建制派有可能涨势。香港民主派外临重压,内陷争议,与大陆民运一样进入“低潮期” 。树欲静而风不止,机会总有,香港民运,我们与你们一路同行。诺大香港已摆不下安静的书桌,内地维权求自由民主的大潮已势不可挡!

2017 / 2 / 5 北京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