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移民澳洲时差半年小学毕业,26个英文字母认识不到1/3.按照国家规定她享受免费教育,从英文班开始到普通中学到墨尔本大学附中,高中的最后两年我送她进了私立女中,校长、副校长面试时一看成绩单,马上给她私校最高的奖学金。她的高考成绩99.7,获五年奖学金,读墨尔本大学双学位——Arts & Law(中文与法律系)。法律系毕业时With Honors(荣誉毕业生)。大学一年级,她将我四十万字的《自由神的眼泪》翻译成英文。当律师的这些年,她独当一面的能力与职业操守都受到老板与顾客的肯定与喜爱。去年她自己开了律师行,备受欢迎,顾客盈门。

我的女儿从来不戴面罩,亮出的是一张真正值得自豪的中国人的脸!

至于本人,来澳洲时近47岁,这张中国人的老脸,不是受到西人的歧视,而是受到某些我们中国人、亚洲人的歧视。讲很少破英文的我在工厂里竟然有个澳洲女工自认是我的澳洲妈妈,老板老板娘在我离开时除了送我礼物,还留给我他们家的地址电话欢迎我顺路探访。这些故事在我的《蓝太阳》里全有记述。事实上,在自由的国度里,存在着一种我们不以为然的逆向歧视,叫西人“鬼佬”、“鬼妹”就是一例,反过来,如果他们叫我们“黄鬼佬”、“黄鬼妹”,我们不跳得八丈高,才是怪事!

尽管在澳大利亚,在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也存在不如人意的事情,比如ABC先生提到的歧视。可我们不得不看到,这些不妥当之举属于个人行为,不是一种制度的强迫,强迫你不能这样,必须那样等。为了避免种族歧视,不仅有法律规定,政府还有专门的反歧视机构,你可以状告他们,寻求赔偿。7岁移民美国英文极好的ABC先生,这种事例应该并不陌生了。

建议这位ABC先生註销他的美国护照,回到亲爱的中共母亲温暖的怀抱。你是自由的,没人拉住你!大陆那边是清一色的中国人的脸,不存在歧视严重不断碰壁的情况。你可以充分享受在歧视严重的美国不曾有过的自豪的中国人的待遇。

澳大利亚,齐家贞

2017.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