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改农场的伙食是一流的,每天是一天三顿饭,早上馒头、玉米面粥、咸菜,中午是窝头熬白菜。晚上一般情况下是白米粥、馒头或者窝头淹白菜。因为做饭的厨师,是原来这里的一个劳改犯,叫李玉柱,很多年前刑满释放后,就留在这里了。并且还娶了一个当地的媳妇,生了一个姑娘,如今已经十八九岁了。闺女大了懂事,每天都帮助父亲来农场食堂做饭,时间一长,农场里就给她开一份工资,成了场里的临时工。这天姑娘挑水的时候,正好碰见三水也来打水,二人就聊了几句,姑娘不免多看了三水几眼,心里就生了想法。是呀,可着这劳改农场,就是三水长得出众。

这李玉柱的女儿叫李小红,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儿。人长大了,父亲也在为她的婚事操心。可这劳改农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谈个当地的农民吧,她妈又不愿意,觉得这帮劳改犯只要一出去,就是有吃有喝的,总比找个农民强。所以,就一直让她爸在劳改农场里给务色着,有合适的就给说说。三水的到来,其实李玉柱早就注意了,有一天他问过林凡,林凡说他有媳妇,所以,李玉柱就没再往心里去。如今女儿看上了三水,并说他根本没有媳妇,这下可就让李玉柱为了难。林凡说他有媳妇,三水自己却说没有媳妇,这是怎么回事呢?

三水由于跟林凡那里学了很多以前没有学习到的东西,并且已经知道了自己哥三个娶一个媳妇的非法性,所以,早就决定出去后,就不再和春芽在一起了。那天打水时小红一问他,他就说没有媳妇,这下就让林凡背上了黑锅。吃饭的时候李玉柱为了女儿的事情向林凡核实三水的婚事。林凡就顺口说了句没有听说三水有媳妇呀?这下李玉柱就火了,你不是亲口说他有媳妇吗?林凡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说没有媳妇。于是说:是呀,上次你问我我听错人了。林凡也不想把三水的事情搞复杂了,因为毕竟自己跟三水是那种关系。李玉柱问到这里,就不再理睬林凡,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和三水说的主意。

在回宿舍的路上,林凡猛然想起了李玉柱的问话,又想起他的女儿小红,这才反应上来李玉柱问他话的用意,心里暗暗叫起苦来。果然,第二天,李玉柱就把他叫过去,在食堂的大案子上,摆了一盘花生米,一盘猪头肉,还有一瓶二锅头酒。林凡一进来,看见案子上的摆设,就明白了李玉柱的真正用心,可他怎么解释呢?又怎么能解释的通呢?透过李玉柱的身后,看见小红的身影在灶间里一闪一闪的,他的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几杯酒下肚以后,李玉柱就直接拜托林凡,要他成全这桩好事。林凡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神态的不自然,幸亏李玉柱不会往别处想。

几天以后,三水在打水的时候,又一次遇上了小红,又和小红聊起来。小红见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就突然问他林叔叔和你说了没有啊,把三水问了一愣,小红一看,心里就全明白了,原来林叔叔还没有跟三水说呢。她赶紧挑着水桶跑了。三水怪怪的望着她的背影。

当然,吃晚饭的时候,李玉柱肯定要问林凡,林凡尴尬的说还没有和三水提那事。李玉柱埋怨他不那自己的事情当事,林凡赶紧解释,并说今天晚上一定和三水说。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林凡问三水,以后怎么打算,是不是出去后,再成个家?三水说还没有想过。林凡看着三水矫健的胸肌,不由得就用手抚摸起来。心里十分的不愿意和三水讲小红的事情。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李玉柱问林凡:怎么样,我说老伙计,那事你给问了没有?林凡说:给你问了,人家不愿意,说是在家里有意中人。李玉柱扫兴的说了句:那就没办法了。可是,林凡分明又在远处看见了小红那期盼的目光,他赶紧起身走了。

李玉柱回家后跟女儿讲了三水不同意的事情,小红痛苦的哭了一场。之后,她的神情一直沉闷,李玉柱和老伴儿很为女儿担心。又有一天小红挑水时,和三水又相遇了,三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她聊天,小红开始很难为情,后来见三水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就觉得有些奇怪。但总归是个女孩儿,又有前边的事情,心里总是别扭的,她挑起水桶就赶紧走了。之后,小红又几次想起来三水的神态有些不对,可出于一个女孩儿的羞涩心理,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再碰见三水的时候,她见三水对她还是一见如故,心里十分的忐忑不安。她心里总是疑惑林叔叔没有和三水提起过,可这话她又怎么象父亲再提起呢?可是她人明显得一天比一天的瘦,父亲和母亲看着她的憔悴模样,心里在疼痛。

三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着,改造着。林凡也确实在系统的教授他文化知识,在给他讲解专业技术。三水进步很快,他和林凡的感情也在一步步的潜移默化的加深。在逐渐的对林凡产生着依赖,几乎什么事情都跟林凡商量。就在他们如胶似漆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林凡要出狱的消息,这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不知道是喜还是忧。由于国家政策的改变,林凡的问题被平凡了,所有的刑期全部撤消,要他赶快准备出狱。还说要给他一笔可观的补偿费,林凡着实的激动了几天,可是激动过后,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又不得不面临着所有的问题。如:出去后的去向问题,出去后的工作问题,以后的生活问题,在有就是要和三水分手的问题……。尤其是最后这问题,使他想起来就头疼。因为按照三水的刑期,就把最高的减刑加上,也至少还要有五年以上。这五年的分手日子可怎么过?

这几天,明显得感觉到林凡的忧郁。出狱对他来说肯定是好事,可他又离不开三水。这几天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可是这事又不同别的什么,该出去就得出去,是没商量的。他和三水谈了自己出去后的规划,说条件要是准许的话,想自己干一番事业。争取在三水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稳定的基础。在他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和三水谈了一夜。他们谁都没有睡觉,林凡把他走后,三水应该学习的内容都给他讲清楚了。最后,一个说出去后,在外面等他。一个说在里面尽快的争取早出去。早上分手的时候,二人极为激动。但林凡还是要三水把感情控制在宿舍内,他临出门的时候,要求三水不要去送他了。

林凡走的时候,送他的人很多,李玉柱也来了,带着他的女儿小红。在和林凡告别的时候,小红突然间的问林凡:林叔叔,我爸托您的事,您和三水说了吗?林凡被她问的一愣,他一时没有反应上来,他吱呜半天也没有回答出来小红的问题。小红还想继续问,这时候农场的技术负责人过来了,林凡借故赶紧去应付那人去了。小红怀着复杂的心情望着远远离去的林凡,心里充满了疑惑。她在人群中寻觅着三水的身影,可是直到人们都散去,也没有见到三水。

自从林凡走后,三水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每天就象是失去了什么,总也找不回来。农场方面没有再给他派人来,也没有再给他安排别的工作,他每天就是在饲养室,调养这十几头牲畜。这样一来他哪都不用去了,每天吃住都在这饲养室里,难怪小红一直见不到他。工作虽然不是很累,可是时间一空余下来,反而到有时间胡思乱想了。没有林凡的日子是不好过的,还好,林凡走之前,把他该学的东西都给他讲清楚了,他只要一想起林凡来,就赶紧拿起书本学习,以此来排遣难熬的时光。

三水对于林凡的思念,已经胜过了他对于家人的思念。他从来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包括他对春芽的思念,对于母亲和哥哥的思念,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他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这种思念使他忘乎所以,使他失魂落魄,使他完全的失去了自己。就在他一边给牲口喂料,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红突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和她打招呼,并说有时间没见面了,于是二人就聊起来。她们聊了很多,也谈到了很晚,一直到吃饭的时候,小红才起身告辞。小红走的时候,三水还觉得他们没有谈尽兴,好象还应该再谈一会儿。

小红和他谈了很多事情,比如:食堂要改善伙食呀;街上的蔬菜又涨价了;明天要来检查团了;母亲身体有些不好呀;农场的领导要换班子了;农场要卖三辆卡车呀;有一个犯人被关禁闭了;自己过年就二十一岁啦;家里的住房该修了……总而言之,这一下午他是非常不寂寞,过得满有意思。之后,小红几天没有露面,他还有些想她,因为真想找个人聊一聊。正在他想小红的时候,小红又来了。

小红给他拿来了好多蒸好的白薯,趁着热乎他就吃起来。一边吃着一边说:你这几天没来,我还真想你了。小红脸一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还有空想我,你要想也得想你家里的那个人呀?三水顺口说:是呀,林老师好久没来信了?小红说:你就知道林老师,你心里就有林老师,你家里就没有别人了?三水说:有啊,我妈,我哥,我……小红赶紧问:还有谁?三水说:还有春芽。小红心里沉,嘴上还是问了一句:春芽是谁呀?三水犹豫了一下,想起了林凡和他说的话,觉得是不好和小红说,就顺口说:是我嫂子。小红心里一喜,赶快又问?那还有什么人吗?三水说没有了。小红心里那就一个喜。三水看着她高兴,觉得有些奇怪:你高兴什么?小红说:那你别管,反正我高兴。三水更觉得奇怪了。但是,小红高兴得马上起身走了。三水见她走了,还说:天还早呢,你不再聊会儿?

小红高高兴兴的回到家里,父亲和母亲看着她心里觉得反常,可又不便问她,就也跟着她高兴起来。小红看着父母高兴,觉得奇怪,就问父母:你们高兴什么?父母说你高兴我们就高兴。小红见父亲这么说,就问父亲:爸,您上次问林老师那个事情,他是怎么和您说的?李玉柱被女儿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啊,还是那话呀,说三水家里有媳妇。小红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李玉柱心里有些纳闷:不会吧?小红起身说了句:这林老师真没普。就回自己屋了。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