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林凡和三水搞什么蔬菜生长剂,长出来的蔬菜又大又脆,市场上特别紧俏。一段时间以来,春芽种的蔬菜,在市场上卖不上价钱去。所以春芽的菜就种得就特别的少了,有的时候干脆就弄点鱼干到城里去,换点儿油盐酱醋钱就行了。因为她自己都知道,她种的菜,没办法和人家种的菜比。于是她就建议瞎妈,是不是我们也向三水要点那种生长水,也把菜种成那忠种模样。可瞎妈说了:我就爱吃这么种出来的菜,他们那拿药水泡出来的,早晚是要吃死人的。春芽就听婆婆的,也就信婆婆的。你们不买,我不会少种?大不了我就种够我们家自己吃就行了。反正我们不喜欢吃用药水泡大的蔬菜。

几年以后,也可能是大家吃腻了那种蔬菜,也可能是大家掌握了知识。那些化肥蔬菜在市场上开始走下坡路了。最近几个月不知道怎么了,一些人专门买春芽种的菜,而且还是预订,有几户是机关里的人。开始春芽还问他们:我这菜没有街上的菜好看好看,你们怎么也要啊?人家说我们就喜欢你种的菜。春芽把这事和瞎妈说了,瞎妈说:看来呀,还是有明白人。最近,就是二水他们来,有时候也往走一框一框的搬,说是现在实行绿色食品。总之大家现在很少吃林凡他们种植的蔬菜了。国英公司的蔬菜只是往外地销售,本地人是不再吃了。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县里的领导经常到白沙滩上参观,每次来,走的时候都要拿走一些蔬菜。而且还向媒体介绍春芽种植绿色食品的先进经验,要不是春芽紧躲慢躲的,就给她上电视了。无疑,对于春芽的肯定,就是对林凡的彻底否定。

所以,最近林凡的心情有些不好,自己辛辛苦苦的钻研出来的蔬菜肥料,怎么还没几年的时间就被人家给淘汰了呢?原来自己是教授农民种植的专家,现在怎么实践证明人家农民原来的那套是不能改的了呢?那这科学,还科什么?先进技术,在哪呢?闹不明白了。青皮爷还以为他是在为三水他们的公司发展对自己形成威胁发愁呢,所以,有时候还给他吃个宽心丸。

传统的劳作种植,是延续了几千年的耕种习惯,即落后又不科学。可是为什么偏偏市场却选择了他们呢?为什么说他们那是无公害食品,说我这是污染种植呢?我这是科学呀?我为了科学,牺牲了青春,牺牲了婚姻,牺牲个人的一切享受。我无权欲,无钱欲,无色欲,我……真是活得冤呀。

林凡现在才明白,二水那个公司为什么不要他种植的蔬菜,因为,他的产品不能达到出口指标。原因就是因为他的产品使用了他发明研制的蔬菜生长剂,使他的产品里面带有化学元素。可这怎么跟青皮爷这个混蛋讲呢?如果让青皮爷知道了,那会是什么后果呢?他越想越觉得后怕。

林凡每天回家的时候要自己做饭,可是自从知道自己的蔬菜没有春芽种植的蔬菜安全以后,好长时间就再也没有吃过菜。后来,实在是承受不过去了,就在一天天黑的时候,偷偷的到菜市场,买了一次春芽种植的蔬菜。回来自己做好,吃了以后,结果感觉确实比自己种植的蔬菜好吃。

二水的舅舅山本来了,还带来一个女秘书,看样子年龄比幸子还年轻。山本拜望了妹妹以后,就来到了二水的家。他是来向二水和幸子要那一千万美金的,二水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只等您一来把手续办完,我们就给您打款。山本对于二水和幸子所干的事情非常满意,不断的在表扬他们。他还提出来,要二水的房地产公司并入山本集团。二水看了一眼幸子后,说考虑一下再答复他。

由于二水的开发公司在白沙湾的开发暂时要告一段落,所以,三水的蔬菜公司就成为了幸子关注的对象。幸子把自己的想法和山本谈了,山本很赞赏幸子的远见卓识,很支持她。当即就要求幸子把二水的开发公司并入山本集团,幸子也没有答应,说要和二水商议一下。兼并二水的房地产公司,是山本这次来的唯一目的,他在广州的时候,已经调查清楚了,二水和幸子干得不错,他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可是,当他和二水和幸子接触以后,才感觉到,这二人已经不是当初他所想象的那二人了。

对于二水和幸子来讲,他们是已经挣脱绳索的小鸟,怎么可能再回到牢笼里去呢?所以,山本是在枉费心机。如今二水的实力已经在这地区是老大了,谁还能管的了他呢?幸子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和二水把这个公司做成现在这样的规模,那是件容易的事吗?但是,幸子和山本还是单独的在一起谈了三个多小时,具体谈话内容,谁也不知道。

现在对于幸子和二水来讲,就是怎么样才能说服三水和他们合作,把三水的公司搞成合资企业。因为只有兼并了三水以后,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才能兼并青皮爷。要想兼并青皮爷,只有先把三水的企业兼并过来,利用三水的企业,打败青皮爷,到那时候再兼并它。二水和幸子又都深知,青皮爷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是要伤了他的根本,弄不好他会玩命的。所以,幸子一直是劝二水,对此事不可操之过急。

二水和三水的谈判很顺利,因为三水正在思考经营方式呢,二水一说,他就同意了。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合资企业无偿使用三水的商标。二水向三水的企业注入两千万人民币,进行公司整合。然后,再注入五千万人民币,建造蔬菜罐头厂,生产出来的产品,由二水保证向日本出口。项目一公布,青皮爷和林凡马上反应过来了,自己企业的市场,将来要控制在二水的手里了。这样一来,自己产业的发展就要受到对方的限制,而对方很快就会发展成为大企业,弄不好还要被对方兼并掉。

二水的公司发展势头很猛,很快就进入了生产阶段。周边的蔬菜市场都被他们给垄断了,可是,他唯独不要国英企业的产品。原因是什么,谁也不知道。用青皮爷的话说,二水是在报复他。林凡说三水不是那种人,肯定是有什么说法在里面。但是,目前国英集团的产品不愁销售,所以也无关大碍。

可是没过多长时间,一些大的单位就不从他们这里进货了,尤其是一些政府部门,以前上赶着要货,现在却不再进国英公司的货了。青皮爷一直以为是市场竞争造成的,没有当回事,还在电视上加大宣传他们的先进肥料,力争把市场夺回来。而林凡此时的心里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他还是不好直接和青皮爷说。

随着二水公司第一批产品的出口,他们的企业在本地也一下打响了,成为这个地区的龙头企业。做报告,接受媒体采访,领导接见,立功受奖这些荣誉顷刻之间都从青皮爷的身上转移到二水的身上了。这让青皮爷大感失落,眼看着二水成为了这方土地的明星,自己有如被遗弃的感觉。青皮爷在这段时间里郁闷得很,在家里足足呆了一个星期没有出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青皮爷好长时间也不得其解,只是在心里盘算着,是风水轮流转吧?

二水和幸子商量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幸子说现在该是和青皮爷谈兼并的事情的时候了。于是,二水约青皮爷在酒店喝酒,青皮爷如期赶到。二水把自己的想法和青皮爷一说,青皮爷就跳起来了,他破口大骂二水,说他忘恩负义,不近人情,吃里扒外,过河拆桥等。二水也不和他计较,任凭他骂,然后,自己把帐付清,说:你先回去想一想,下次再谈吧。青皮爷正在气头上:有什么可想的,只要有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了。

青皮爷回到公司,把二水请他喝酒的事情对林凡说了,然后,在公司里又破口大骂。林凡陷入了沉思,好长时间,没有说话。青皮爷还在继续骂着,心里的火总也出不完。林凡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下下火,然后说:您先压压火气,我们没有必要和他生气。青皮爷见林凡不上火,觉得奇怪,就问他:你不生气呀?林凡说:这不是生气就能解决的问题。

接着,林凡给他分析了企业发展的市场前景:你看,人家现在直接对日本出口产品,我们没有这个先机。以前我们规模比人家大,现在人家发展的比我们厉害,规模比我们大。这不是赌气的事情,三水我是了解的,他就是和我学了那么点本事,可是最近据说他还不用了。等等,他为什么不用了呢,我怎么就没有早点儿动动脑子呢?

林凡讲到这里,赶紧回自己的实验室去了,青皮爷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在后面叫了他两声,他也没回头。青皮爷也觉得自己发脾气不是事,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是和林凡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走法吧。可这林凡又神经病似的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二水和青皮爷谈完话后,就来到白沙滩,他想看望一下母亲。刚一来到河边,就看见白沙滩的渡口停了很多船,河岸两边还来了好多人,他奇怪,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呢?他来到院外后,远远的看见春芽带着好几个人在卖菜,大水在给那些买菜的人登记。二水近前问大哥是不是也想到市场上去卖呀?大水说:还用到市场上去,这不都找上门来了。

二水这才想起来,最近流行食用绿色食品,蔬菜也是食用绿色的。近一段时间春芽种植的蔬菜价格上涨的厉害,因为要货的太多,已经形成了紧俏货。瞎妈就说给他们涨价,把以前的价钱都涨回来。春芽还找人花钱在院外打了一眼深水井,深水井的水种植出来的蔬菜,更加青嫩、好吃。水井打好后,有人说装上一个水泵接上电,抽水浇地。瞎妈说不行,她非要让人给她装一架老水车,每天让那头草驴车水。大水抽着烟,吐出浓浓的烟雾,听了瞎妈的话以后,呛得他直咳嗽。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