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的白沙湾,就白沙滩这块地方是没有被开发的了。无论是从种植还是从建筑,这块地方都已经成为了引人注目的地方。二水几次和母亲商量,要开发这块地方,瞎妈就是不同意,而且说他要是再提这事情,就把他驱逐出家门。二水没办法,只好先把精力用在兼并国英公司上面。他已经看出来林凡的意志已经完全垮掉了,只是青皮爷还在硬撑着。

一过春节,放假回来,青皮爷就感觉到国英公司今年的订单非常不好,连维持都维持不下来。青皮爷在林凡那里大骂二水,并说自己看错了眼,引狼入室。林凡心里明镜似的,可他就是没办法劝青皮爷投降,因为,那样一来,他就在这白沙湾没办法呆了。可是硬撑下去,又不是事呀,那不是混吃等死吗?林凡和三水谈了一次,三水目前也不好说什么,可能是居于他们之间的面子,三水做为林凡的学生不能开口。但三水到是说了,搞经济不能在一个项目上吊死,可以开发新的项目呀。这道理林凡何尝不知道呢,可他目前的项目开发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再加上有青皮爷这么个合作伙伴,想走新的道路希望不大。

二水不紧不慢的对青皮爷和林凡进行逼宫,这都是幸子在后面操作的。二水自从上次请青皮爷喝过酒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青皮爷,好象把这事情给忘了。即使是见到青皮爷,他也不提这事情。只是耐心的等待着青皮爷和林凡的承受极限。国英公司眼见得今年是撑不下去了,要么被人兼并,要么破产。用青皮爷的话说,就是破了产,我也不能便宜你二水。

可是,事实证明,只有和二水合作,他才不会吃亏。而且也只有二水敢于接他这个烂摊子,也只有二水能接他这烂摊子。这几天,林凡算把这事情看透了,人家早在进来之前,就已经算好了,都是自己太信奉什么科学,搞什么狗屁技术,完全是在自己蒙自己。再加上青皮爷这只蠢猪,愚蠢的让人笑掉牙的主儿,还再做着春秋大梦呢。

事实上青皮爷现在也不敢再做梦了,今年的定单一回来,他的心里就毛了。这几年他享福,舒服惯了。那些个钱,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挣来的。市场经济的老虎就要让他先交点儿学费了,他现在还只是有点危机感,还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大批的工人都被二水的公司给招走了,今年国英公司要是开业的话,可以说连上班的工人都没有。所以,国英公司今年必须要彻底整顿、改组,否则,这公司就真的要倒闭了。林凡在经过一番思考后,决定和青皮爷彻底谈一谈,让他早做准备。二人在青皮爷的家里,炒了几个菜,打开一瓶白酒,三杯酒下肚,青皮爷就诉起了委屈,先是埋怨林凡过节连面都不露,再就是说今年的定单不好,要林凡有个思想准备。林凡说我早就有思想准备,目前是我们下一步,你打算怎么走。青皮爷说怎么走也得走呀,不能便宜二水那小子吧?

林凡把现在的形势给他讲一遍,然后把自己的想法也讲了。青皮爷一听就跳起来了,大骂林凡:你是软骨头,你是叛徒,你让我看错了你……林凡知道他会暴跳起来,没有和他争辩,还是苦口婆心的解释着。并把二水的势头也给他讲了,然后又分析了被外人合并和被二水合并的差距。青皮爷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他听着听着,酒劲就下去了,汗也下来了。

原来这国英公司已经是濒危了。这二水可够很的,林凡说这就是商战,没办法。青皮爷说那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林凡说只有和二水去谈条件了,没办法,人家把我们给算计到家了。青皮爷说我心不甘呀?林凡说我心也不甘,但我们要输得起。

第二天,青皮爷在家宴请二水,林凡坐陪。二水非常客气,在青皮爷没有提及兼并的事情之前,他一个字都不说。青皮爷说了他和牛家的关系,又说了他和白沙湾的关系,他希望自己还能在白沙湾发挥作用。二水明白他的意思,是想继续在合资公司里担任职务。马上说他可以提条件,林凡也可以提条件。林凡说我就免了吧。看得出来,他的神情很灰暗。青皮爷心里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的公司就是再不成,也是一份家业呀,怎么就能轻易放手呢?

让青皮爷感到意外的是,二水并没有兼并他的公司,而是只要了一小部分股份。在条件方面非常优厚,由二水投入一个罐头流水线的资金,再建一个和二水那里一模一样的蔬菜罐头厂,只是为了保护投资方的利益,协议规定国英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归国英合资公司所有,青皮爷对此也是无可置疑。这些优厚的条件让青皮爷很不理解,林凡到是理解了,他说这是竞争中求生存,人家西方的先进管理办法。青皮爷一头雾水,觉得有些心里不踏实,但好赖是自己还继续担任公司的懂事长。是的,这事就是二水的心里也不踏实,还是幸子说得好,我们不能以亲情来管理企业,三水虽然是你的兄弟,但我们这是企业,不是家庭过日子,必须按照企业管理的规矩行事。

不管怎么说,青皮爷的心里还是高兴的,因为他摇身一变,又成为国英合资企业的董事长了,而且是鸟枪换炮,原来的拉达轿车,换了现在的奥迪。今后这白沙湾还是他是老大,而且权力更大,更威风了。这不,昨天刚签定完协议,电视台的记者就来采访,他又对着话筒说了半天,管它给不给播出呢。

三水对于二哥的做法真是不理解,这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吗?给青皮爷上一套生产线,还不如给自己加一道生产线呢。那青皮爷怎么管理的了这样的先进生产线呢?二哥是不是发疯了?虽然是二水和他解释了一阵,可就连二水自己都没有理解呢,怎么能给三水解释的通呢?但是二水有一点他是信服的,那就是听幸子的,没错。

三水是搞企业的,这么多年来,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但他还是没有理解二水的做法。晚上,他给林凡打了电话,要和他谈谈。见面后,三水谈了自己的疑虑。林凡说表面上看这是企业管理上的竞争机制,可这回我也是有些看不明白,但你还是相信你二哥,毕竟他不会欺骗你。林凡还是说:这回二水的做法确实费解。三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林凡那句相信二哥的话,又给了他信心。林凡的神态不太好,三水也没有再深说什么。林凡已经知道三水已经成家,就没再提以前的事情。分手时二人还是相互的看了一眼,那意思是说多保重。

二水在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又一次询问幸子,问她怎么能明确的对三弟有个解释。幸子说:企业管理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的,现在我们是两家企业的管理者,没有竞争怎么行?再说,我们必须要让两个企业牢牢的牵制在我们的手里。二水说那为什么还给青皮爷一个董事长?幸子说这件事情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果然,流水线的基建工程刚一开始,资金就呈现了缺口。公司和银行商量贷款的事情,总经理是二水,二水出面协商贷款一事,人家银行不认头。非要董事长出面不可。由于青皮爷是董事长,可青皮爷不想出面,因为,这还不只是承担责任的事情,要是由他来贷款的话,那当初这协议就不能这么签了。可是,事到如今他不出面还不行,银行只认他青皮爷。你不出面,这就是违约,而且所有因此给公司带来的经济后果,都要由他来承担。这样一来,青皮爷就不得不去签字,由他来承担贷款的全部责任,而且没有增加任何效益。你说这青皮爷心里是多恶心?晚上回来后,他一边喝着酒,一边扇自己的嘴巴。二水这时候心里由衷的对幸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以后对她更是言听计从。

由于三水的企业和青皮爷的企业形成了竞争,这就使掌握出口权的二水完全控制了局面,使他无形中就站到了裁判的位置上。不但三水失去了对自己公司的控制权,就是青皮爷也完全失去了在白沙滩湾的龙头主导地位。不光是经济上他要完全的听命于二水,就是村里出去个人,他也要向二水汇报一下。因为这牵扯到公司用人部门的人事安排。到这时候,青皮爷才看出点儿道道来,这是入了日本人的圈套了。于是,他和林凡商量,怎么办,林凡想了想说:如果我们在合资公司以外,再另行注册一个公司,那定会是受我们与二水合同的限制,很可能要被二水认为是违约。但是,不另行注册体外公司,自己无异于等死。注册体外公司同样,也是死,既然都是死,那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就是将来上了法庭,我们也不至于穷死。同样,三水也面临着这样的局面,自从二水和青皮爷合资以后,自己的企业利润指标直线下滑。心里憋了一肚子对二哥的不满,可又有苦说不出来。如今商标的使用权和市场都在二哥的手里,自己一点自主权也没有,再这样下去,这企业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三水和青皮爷是两个竞争企业的对手,在共同利益方面是无法交流的。即使是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只能是听从于二水的安排和摆布。而恰恰在他们这两个竞争对手之间,却没有真正的感觉到对方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同时,他们到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他们真正的竞争对手应该是二水。可他们明明知道他们的对手是二水,又没办法和二水进行竞争。因为,二水控制着他们企业的市场和有效的经营权,并且都是被他们认可的,受法律保护的。这就象一个家长把自己的儿子给养在别人那里,而这个人在欺负他的儿子,他却没有监护权一样。到这时候,青皮爷和三水,包括林凡也都看明白了,可谁又都是无能为力,因为,已经签定了法律文书。也就是说,二水的所为已经得到了法律保护,青皮爷和三水的利益,已经完全要靠二水的施舍才能获得。他们必须要服从二水的安排,什么都要听命于二水的,否则他们的利益就不受法律保护。

二水在和幸子聊天的时候,他不时的流露出重权在握的感觉,每到这时候,他总是要抱着幸子亲吻一下。而每当这时候,幸子总是要说上一句:我们还做得不成,起码比起你妈妈来,还差得远。这话的意思是说,白沙滩我们还没有拿到手,我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第二天,二水告诉青皮爷说,你赶快找地方吧,你那别墅盖在哪呀?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