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的公司正式营业了,他直接向林凡购买蔬菜肥料,他的生产技术和范围和林凡的一样,就是没有林凡的公司规模大。业务量也不如林凡的业务量广泛,青皮爷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三水这个人办事情总是不紧不慢的,他也不着急自己的公司将来怎么样。小红是个很能干的人,她一个人的业务量每天都在增长,三水心疼她,让她别太累了。小红却觉得自己和三水本身就是个奇缘,再加上三水现有的公司这么好,就是要把它搞起来。这是她自己的福份,谁让她选择三水来着,眼前就是要吃点苦,将来还会有好日子过。

三水有三水的想法,别说是自己现在的公司,就是林凡的公司,他也想过,目前就是再干下去,无非是扩大生产,没有别的出路。可他就是想琢磨出一条别的出路来,把这农业的蔬菜种植业的出路,彻底的从农村走出来,把它变成城市化的工业生产。

三水有一次和小红出去跑业务,他顺便到菜市场转了一转,结果发现,菜市场的人在卖菜的时候,都把他送去的菜进行了二次加工。他问人家服务员为什么要这么做?服务员说现在这城里人都懒的很,他们都舍不得在做饭上面花费时间,你不给他们弄仔细了,他们不买。这话提醒了三水,这就是说要把注意力放在二次加工上。可是二次加工,怎么个加工法呢,加工什么呢?这个问题让三水很伤脑筋。如果真的能把二次加工搞好的话,那这市场都得是他三水的,就是林凡的市场,他也能给做过来。

三水有自己的实验基地,他和林凡不一样,他不受什么约束,自己想到什么就实验什么。他想西红柿应该长得和冬瓜一样大,他就把西红柿嫁接成冬瓜。他想茄子应该长成南瓜那么大,于是他的茄子就长到南瓜的大小。他幻想着柿子椒和西红柿都长成树,随时可采摘。可是他嫁接出来的蔬菜都不上口,口感极差,自己都觉得没办法吃,只能当样子看。对此,他也请教过林凡,林凡说你不能把不相干的两个物种进行杂交,更不能使两个不相干的物种进行优化杂交。但是,在三水的实验室里,总是在进行着一些五花八门的实验。不是今天弄出来一个人脑袋大的西红柿,就是明天搞出个黄瓜大的豆角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就在他展示着他的西瓜茄子的时候,二水回来了。二水带着幸子看望了母亲以后,又和大水和春芽道别,就来到了三水的实验室。二水他们在三水的实验室看完那些离奇的东西后,就和三水聊起来。三水问二哥想干些什么事情,二水说想搞房地产开发,给那些没有房子住的人们解决房子问题。三水想到自己现在还没有住房,就高兴的说这个想法可行。于是二水在县城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对县城周边地区的空地进行房地产开发。

二水经过考查和调研,在和三水进行多次协商以后,觉得白沙湾一带最适合搞房地产开发。于是,二水找到了青皮爷,谈了自己的想法。青皮爷见是二水回来了,就说:我这几年正找你呢?这是好事呀。于是,青皮爷给二水划出五百亩地来,让他搞房地产开发。

二水回到家,和母亲商量,他想利用白沙滩开发项目的想法。可是,马上就遭到了母亲非常严厉的拒绝。二水本来想就开发那五百亩地的同时,把自己的地方也搞起来,谁承想母亲不同意。不但不同意,还直白的告诉他,永远别打这块地的主意。二水没办法,只好自己先干起来了。于是,二水就进入了繁琐的项目报批阶段,青皮爷也帮着他跑。花了半年时间,总算把所有的章都盖下来了。于是,就按照惯例进行项目招标。这下青皮爷又成了热点,大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青皮爷的身上,就是县委书记也给他写来了条子。其实青皮爷对于房地产行业一点也不懂,他听说二水要在他的土地上盖房子,马上觉得是好事,因为土地你搬不走,一旦开发商失败了,自己的土地上长着现成的房子,比种庄稼稳当,是好事情,自己吃不了亏。大不了村民搬进去住,没有什么可怕的。自从二水的工程一招标,他又感觉到了以前和林凡建大棚时的优越感,他的手里拿了一大把有权有势人的条子,心里好不舒畅。

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青皮爷和二水的身上,其实这其中的关键人物是幸子。她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性,而且经验丰富。二水的一切都按照她的意思办,对于她的想法,二水是言听计从。所以,招标一开始,青皮爷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紧跟着,二水他们就把目标锁定在一个青皮爷的手里没有条子说情的建筑公司那里。青皮爷问二水能不能考虑县委书记推荐的那家建筑公司,二水说县委书记能给写个担保吗?青皮爷一想也是呀,你县委书记写个条我就照办,万一出了错,谁负责?青皮爷领教了二水的厉害。同时,也看到了房地产开发业的前景,他又和二水商量,能不能给他弄套房住?二水说工程完了以后,给你一套别墅。青皮爷问他什么叫别墅?二水说就是一座带院子的三层独栋的小楼。青皮爷听直了眼,感觉自己已经住上了。

房地产开发的第一期工程项目还没有建设完,建筑物就已经都销售一空,青皮爷的手里又有一大堆各种人物写来的条子。这青皮爷就想,要是这么干下去,我这村支书的权力可不是一般的权力了,县长、市长的都求我办事,那还了得?想起来,心里那叫一个美。

在楼群的建筑附近,有一片独栋小别墅楼,二水带着青皮爷去看了一圈,最后锁定一处条件最好的房子,说是给青皮爷的奖励。青皮爷这才知道是真的,于是就请他们到家里仔细商量过户问题。来到青皮爷的家里,二水拿出了二期工程的合同。青皮爷已经知道了房地产开发的好处,他还想象以前和林凡签定合同那样,把对方绕里面,最后自己成为大股东。可是,他的方案一谈出来,就被二水给否了,还是要他考虑二水他们的合同内容。

青皮爷没办法,你不签合同,他们不给你那别墅的钥匙,那栋小楼别提多诱惑人了。青皮爷说:如果要是按照你们的这份合同签了,我就等于那村子给低价卖了,村民是会找我算帐的。二水说:那你也可以不签,如果不和我们签的话,我们就到别的村去,你会什么也得不着。你也看了,这房屋开发已经完成,我们一拍屁股走人,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钞票我已经到手了。再说了,以后这新建小区的管理工作,我们就全权委托给你们了,你们再成立一个物业管理公司,把全村的村民都变成工作人员,大家都有饭吃。

青皮爷没办法,只好和他们签定了二期的开发工程协议书。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要给他另找地方盖个别墅,二水自然答应了。按照二期的工程开发内容,白沙湾的村民除去白沙滩以外,都是二水他们公司的开发内容,村民都要搬进拆迁楼里面居住。当然,大多数村民是不愿意搬的,他们说我们住进楼里后,地也没了,我们靠什么生活呀?开发商说给他们一定的补贴,还给他们安排工作。以后就变成城市户口了。并且说:你们不是看见村支书的住房了吗?以后你们都是住那样的房子,村民这才集体签字。但他们要二水的公司担保,因为,他们是让青皮爷给骗怕了。

三水是白沙湾小区的第一代居民,他的新房是三室二厅双卫生间,一百二十平米。把小红给喜欢的,整夜的看着新房不睡觉,她马上就把父母给接来了。要父母给他们照看家里,并给他们做饭。小区里的商店都是配套而建的,卖什么的都有,而且价格比较便宜。居民都住进来以后,天气凉了,却发现这楼房里的暖气供应不到位,根本没有和热力公司进行对接。于是,大家一起找开发公司,开发公司说已经委托了物业公司,物业公司就是归青皮爷管了。大家觉得可能是上当了,因为青皮爷是什么人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大家虽然找了青皮爷闹几次,没有用的。最后达成的结果是大家再拿出一笔钱来,和热力公司接洽,让他们把暖气给通上。

青皮爷作为小区管理者,按照农村的管理程序和方式进行社区管理,那是非常的管理方式。每天早上天刚亮,除草机就开始在院里除草。接着,大高音喇叭就开始高唱革命歌曲,叫大家起床了。因为他认为早上睡懒觉那是资本主义作风,大家不应该睡懒觉。然后是他的早上动员讲话,每天都是老一套。星期六、日的上午还有歌舞。他的讲话每天都一样,无非是谁家的水电煤气费要是不交的话,那就要采取无产阶级专政了,不是断电就是停水,要不然把你们家门口的路给堵上。天天都是这一套,被手下人标榜:管理有方,治民有术。而他自己每天上午折腾累了以后,还要回家去睡一个回笼觉。

由于一期工程交工,后面的服务软件跟不上,居民住进去以后的反映不太好,二期工程的销售出现了问题。大家都来看房,看的时候都要问一问已经买房住进去的居民。可是,大部分居民都说自己住进来后感觉不好,这里面的管理极其的差,是青皮爷在按照他管理农村的方法进行管理。于是,大家都持观望态度,谁也不买。眼看着经营上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二水和青皮爷都没有了办法,回家后二水向幸子请教,幸子了解了情况后,给他们出了一个对外地人销售的办法,条件是给他们办理入住户口。二水说我们能办理入住户口吗?幸子说我们只是答应给他们办,至于办得了办不了那是另外的问题,再说了,出了什么事情有青皮爷呢。

二水把幸子的想法对青皮爷一说,青皮爷就说:可行。只要他们人一住进来,我就有办法治理他们。于是,房屋买卖有热销起来。时间不长,所有的房屋基本上都卖出去了。要不是青皮爷接到了市委下发的国务院关于不准随便占用农耕地的文件,林凡那几百亩菜地早就让青皮爷给开发了。白沙湾也再没有房地产可开发的项目了,但是,除去白沙滩瞎妈的那块地方。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