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跪拜了二混蛋,在乡里传成了笑话。二混蛋逢人就拿这事当笑话说,把乡长气得七窍生烟,心里更加怨恨青皮爷。后来乡长听说青皮爷这土地庙能赚大钱,他就找到青皮爷,说:你不是报告资金不足吗,我给你投入一部分资金怎么样?青皮爷知道他没安好心眼,赶紧说上次我给乡里打报告,申请资金支持,结果乡里没有批,我就找了一些社会资金,现在暂时不缺钱了,谢谢乡长的好意。得,一个软钉子给顶回来了。

这青皮爷建这土地庙,对上说是自筹资金,对下说是上面拨款,对外说是村民投资,到底他的资金哪来的,谁也不知道。实际上都是他自己投入的资金,这家伙要吃独食,因为他看到了河神庙的经济效益。他是土地庙的水下老板,这一点,就连继祖也不知道。他还很会造势,利用各种机会。如:乡长来村里和他商量投资土地庙的事情,他借机会大肆宣扬,说乡长主动给土地庙投资来了,可是究竟乡长投资没有,谁也不知道。

幸子也让二水找过青皮爷,商量给土地庙投资的事情,并拿出了他的远景规划。按照二水的规划,土地庙要扩大三倍,里面的神像都宿成金身。搞成这一带最高级别的庙宇,香火肯定最旺盛。可青皮爷就是不吐口。二水也和瞎妈商量过,瞎妈说:你要是弄的了青皮爷呀,他就不叫青皮爷了。二水一想也是,在这白沙湾,只有一个人能和青皮爷抗衡,那就是自己的母亲。二水没办法,眼看着白沙湾的这两块肥肉,一块也吃不到自己嘴里。一块他母亲叼住不松嘴,一块被青皮爷死死的抱住不撒手。你二水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而母亲却说:你就别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了。

继祖回家,把想请父亲去土地庙装扮神像的事对奶奶说了,心里发跳的等奶奶的反应。瞎妈想了想,马上就答应了,让他去和大水商量。谁想,大水不愿意去,他嫉恨青皮爷和春芽的关系。继祖把自己在那庙里当主持的事情一说,大水才说考虑考虑。春芽不愿意继祖当主持,更不愿意大水去青皮爷那里装扮神像。但当她听说瞎妈已经同意的时候,她也就不言语了,因为,瞎妈同意的事情,必然有她的道理。

春芽来到母亲的房间,把继祖的意思和瞎妈商量,瞎妈说:继祖跟我说了。我看这两年这青皮爷越来越精明了,我孙子给他当主持,大水给他装扮神像,我们家人出力,他赚大钱好呀。二水前两天回来,说的有理。这白沙湾这两年,经济开发搞的红火,该开发的都开发了。将来这个地面上,核心就是这两座庙,也是各方面争夺的焦点。我们这里谁也插不进来,他青皮爷那里就不行了,也就是说,他那里是唯一争夺的焦点。他怕顶不住,所以,紧把我们往里拉。胃口大呀,设计到我的头上来了。说着话,她拉起了春芽的手,春芽每每到这时候,心里都会感到一些紧张。她此时又感觉到瞎妈又要有什么计划要出来了,而且是和她有关系。

大水和青皮爷签定了半年合同,青皮爷想,等半年以后,我的人气也旺起来了,你也该回去了。大水每天到土地庙里来上班,有客人的情况下,他就装扮神像,没有客人的情况下,他就刻木雕。结果,时间不长,他就把人气给带起来了,大家听说大水在这里,就都来土地庙烧香,然后求一个大水刻的物件,图个吉祥、平安。大水给他们物件的时候,都留一句话,半年以后再找我一次,我给你续一下法力。四乡八里的都知道河神庙的主持在土地庙作法呢,大家都老远的奔过来烧香。

大水来到土地庙后,土地庙的人气突然旺盛,这是青皮爷,没有想到的,他连连夸奖继祖的主意高。照这样下去,这全乡的经济收入也没有他这里高,乐得他晚上睡不着觉,每天都在张丽那里混。转眼之间半年的时间到了,大水来找他算帐辞行。青皮爷按照合同,得给大水一笔钱,心里怪心疼的,可还得给。他就是到这里来装扮一下神像,就给他这么多钱。大水也不在意,那了钱就走了。大水走的头几天,没什么,后来就显现出来了,来烧香的人越来越少,两个月以后,又回到了大水来之前的状况。这时候,青皮爷心里才发了毛。他赶紧把大家都召集来,让大伙拿主意。二混蛋和胖子歪这段时间心里不痛快,原因就是青皮爷对于以前说的条件一直没有兑现,如今这二人想打退堂鼓。山虎也借口老婆每天都和他打架,要他回去,不让他干了。

青皮爷问继祖这事可怎么办?继祖说正式招收工作人员,实行岗位工资制度,公开象社会招聘,本村人员优先。青皮爷把这计划一公布出去后,全村的人都响应起来。青皮爷把村里地占的占,卖的卖,村里人正没事干呢。好不容易有个挣钱的事情,就都来看看吧。大家一个意见,要是到庙里当职工吗,就干,要是真的当什么和尚、老道的,就没办法干了。不管青皮爷怎么说:这是装扮的,不是真的。可大伙就是不信,他们让青皮爷给骗怕了,来的时候心气挺高,看了之后,都说回去商量一下。

继祖认为村民之所以大家吃不准,就因为怕真的把他们给弄成和尚。再家上那几个不愿意干的人,跟着瞎说,什么正式工就是正式的和尚,没看我们都不敢干了吗?什么庙里工作是自愿的,哪有工钱呀?等等……所以,最后的结果,还得是青皮爷向二混蛋他们妥协。

土地庙的不景气,加上人员的流失,青皮爷这才看到这庙不好开。他这几天一直就琢磨瞎妈是怎么开起开来的,眼看着瞎妈把事业干起来了,而且干得那么稳,自己怎么就不行呢?他又把继祖叫来。晚上,他把继祖约到了张丽那里,给继祖也安排了一个洗脚女孩儿。二人一边做着按摸,一边喝着酒,就聊起来。青皮爷问起了河神庙当初的情况,继祖说:听奶奶说河神庙也是经历了几年的时间磨练才站住的。青皮爷知道实情,他点着头问: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继祖说:还得把我爸请回来。青皮爷说:理是这个理,可这回可不一定请的动了。继祖却说:有第一回,就能有第二回。青皮爷听继祖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可就是再请回来,请多长时间?总也不是长事呀。继祖也觉得青皮爷说的在理,可有什么办法呢?继祖举言又止。

青皮爷示意两个洗脚工出去。他给继祖的杯里倒了一些酒,看着他,那意思是说:讲呀?继祖说:您看啊,我们白沙湾现在是两个庙,占据着白沙河两岸,目前是我们村的主要经济资源。两个庙两种风格,来往的人员相当频繁,而且以外村人为主。您说能不能把两个庙和在一起干呢?这话一出口,就让青皮爷一惊,这要是别人他还不惊奇,这话出自继祖之口,真是让他想不到。他越发的认为继祖是他的儿子了,怎么和他这么通心呢?

二人说了一晚上,最后话头儿就落在了由谁去和瞎妈谈的问题上。继祖觉得这事他不好和奶奶谈,青皮爷觉得这事要是他青皮爷和瞎妈一说,瞎妈非把他给哄出来不可。继祖说要不找我二叔去说?青皮爷不同意,因为他怕二水起负作用。最后,还是决定先由继组回去和春芽谈。

继祖把青皮爷的想法和母亲和奶奶一起说了,瞎妈说我早就料到他会这么想的。可这总得有个基础呀,这么平白无故的就合在一起,算什么呀?继祖说我回去再听听他的意见吧。继祖回到村里,把自己和母亲谈话的意思说给青皮爷,青皮爷觉得这事有商量,到是个好事,就是不知道瞎妈是什么意见?二人又商量了一阵,继祖说我感觉这事问题不大,因为我奶奶年事已高,该考虑她身后的稳定问题了。再说了,那样的话,收入只能增加,不会减少。青皮爷也觉得继祖分析的有道理。

几天后,春芽把继祖叫回家,告诉他奶奶找他。继祖来到奶奶的屋里,瞎妈直截了当的说同意合并,但我们要当董事长。继祖回来把奶奶的意思对青皮爷说了,青皮爷一想,谁当董事长还不都在我这村里,归我管着,就说没问题。下来他又和山虎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董事长的位置还是不能让出去。可青皮爷已经答应继祖了,怎么往回圆这场呢?山虎说:您看这国英公司待死不活的,不如我们把它先改组了,一就事把土地庙给套进来。青皮爷问:怎么个套法?山虎这小子是比以前强多了:我们干脆把国英公司先改成土地庙开发有限公司,然后再拿这个公司去和河神庙合资去。青皮爷拿眼睛翻着山虎:行啊,山虎子,我说这几天不见就长本事了。这国英公司是林凡当初搞的公司,和二水合资以后,就一直搁置着。本来这段时间,青皮爷就因为林凡的死,心里在别扭。今天山虎这么一说,正和他的心意,所以,一拍即合了。

没几天,白沙湾土地庙开发联合总公司就把国英公司给替代了。青皮爷还举行了一个公司更名改姓的仪式,继祖问他怎么回去对奶奶说这事?青皮爷翻着白眼说不影响我们以后的合作,我有了这个土地庙公司,也是为了将来更名正言顺的和河神庙公司合作。继祖感觉事情复杂,晚上回家后,完完整整的把这事情向他奶奶做了汇报。瞎妈当着春芽的面和继祖说:你们看见了吧?不是我们不仁义,是这年头的人心太坏。你不吃人,人家要吃你。继祖也说:是呀,本来说得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春芽说:听奶奶的就不会错。继祖又问:奶奶,那我们怎么办?瞎妈说:他不讲信用,我们不能不讲,还照原来说的做,继续合作。但是,我们要有来有往,春芽,明天你去县里注册白沙湾河神庙开发联合总公司,法人是大水,继祖,注册公司这事,先不要对青皮爷讲呢。

青皮爷本来以为继祖这次回家和瞎妈谈合作的事,会有难度。没想到瞎妈又轻而易举的答应了,他感觉瞎妈是真心的想合作。可心里又有些个不安,因为和瞎妈共事,总是让你意想不到,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可你又说不出什么不好的理由来,这也是让他最为担心的。继祖总归是个孩子,经验少,又是瞎妈那边的人。总之,他和瞎妈共事,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双方经过几个回合的谈判,有继祖在中间协调,很快就到了签定合同的时候了。双方把合同内容都谈好后,选定了一个时间,定在白沙湾举行签字仪式。青皮爷看完合同草案后,还问继祖:河神庙用什么名头和我们签合同?继祖说:那就是河神庙吧。青皮爷心里琢磨,河神庙?我看你到哪去弄这个章去。最后,你还得以个人名义和我签约。只要是以个人名义,你瞎妈一签字,这河神庙,连这白沙滩都得充公了。

签字那天,青皮爷换了一身西装,让秘书小玉给他拿着公文包,耀武扬威的来到河神庙。到了河神庙给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河神庙已经不是从前的河神庙了。这里哪来的那么多人呀?他自己都觉得奇怪。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瞎妈居然让继祖在合同的乙方位置上用钢笔填上了白沙湾河神庙开发联合总公司的字样。就在他还没有弄明白的时候,就被春芽引领到了后堂里的宴席上。接着,就喝酒庆祝。瞎妈说了,签字不着急,先庆祝一下。

今天的春芽是格外的引人注目,她丰满的身姿,比以前更家诱惑人了。青皮爷这眼神,从他一坐下,就没有离开过春芽的身上。从头到脚,从胸部到臀部来回的看着,真恨不得赶快把她搂到怀里。今天的春芽脸上也是满面春风,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就没见过春芽这么高兴过,还和他一下一下的瞟媚眼儿,青皮爷的筋骨都酸麻了。最让他得意的是,春芽今天一直陪着他,一杯一杯的喝酒,喝得他新花怒放的。天知道他今天喝了多少杯酒,天知道他的脚在桌底下和春芽多次的碰在一起了。他心里清楚,春芽的心里是有他的,他心里清楚,今天两个公司合并,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这就象征着他和春芽的合作的正式开始,他们之间是有希望的。他想象着以后他们要长期的在一起工作,经常的耳鬓斯磨,经常的出入各种场合,参加各种活动,他的心又飘起来了。眼见得春芽那举着酒杯的玉手,那叫一个秀气,那叫一个白嫩,要不是他神智还清醒的话,他真想马上摸一摸。可现在不成,因为他又看到了大水那双眼睛在盯着他,他又想起了自己的拿条瘸腿在隐隐做疼。但是,他决心更加坚定了,今生今世一定要把春芽娶到家里来。

天知道春芽让他喝了多少酒。双方盖章的时候,春芽居然拿出了公章。从盖章,到拿着自己那份盖完章的合同从河神庙里出来,这头都是大的,直到回到家里,他才决清醒了一些。但心里没有一点欣慰的感觉,反而到有一些不踏实。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