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混蛋晚上请胖子歪喝酒,胖子歪对二混蛋的做法表示非常的佩服。胖子歪表示要向二混蛋学习,与二混蛋共同进退。二人一直喝的很晚,走的时候身子都打晃了。胖子歪是二混蛋这些年结交的唯一一个朋友,他们是在清皮爷办公司时候开始结交的。原来他们虽然就很熟悉,可是一直是相互看不起,直到一块工作拉一段时间后,才相互有了理解。

胖子歪和二混蛋一样,心里恨青皮爷,但从来不在嘴上说出来。他知道二混蛋也恨青皮爷,那是因为二混蛋的妹妹出去打工的事情。二混蛋的妹妹小霞要出去打工,找青皮爷开外出打工证明,青皮爷把小霞给睡了。小霞临走的时候,抱着二混蛋哭,要哥哥给他出这口气。二混蛋为此恨父亲无能,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对父亲感情冷淡。他又找他的舅舅乡长,可还没等他说话,乡长就把他撵走了。原因就是乡长对于他父亲气死乡长的亲妹妹,心里还在记恨,发誓永远不人他们这门亲戚。为这事,二混蛋也和他的舅舅乡长结下了怨恨,相互之间老死不相往来,都等着看看对方的笑话。

而在二混蛋与胖子歪交往中,他也是看出了胖子歪和青皮爷有仇。经过交往得知,那年青皮爷在村里搞房地产,二水赚了钱,说给他盖别墅。他看中了胖子歪表叔家的祖宅基地,要胖子歪表叔搬家。胖子歪表叔不搬,青皮爷把胖子歪表叔家的门口挖了一条深沟,让他表叔家里人都出不来。最后,气得他表叔和表婶为躲避青皮爷,带着他的表妹拿上拆迁的补贴钱出去打工去了。而胖子歪和他的表妹,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起来的,相互间在玩的时候,就海誓山盟了。表妹这一走,就是十几年,天涯海角的,没了踪影。为此,胖子歪从心里发誓,要惩罚青皮爷。

胖子歪在土地庙是负责劳务、人工的。所有土地庙里的对外劳务、施工都由他负责。所以,他在用人用工的时候,非常仔细,每项工程他都是对于施工队选了又选,挑了又挑的。当然,他主要是为了拿回扣要稳当些。用人用工也是算计的及其仔细,每个用工他都不亲自接手,总是在工人里面找一个临时带头人,然后他直接对那人说话。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从中拿到回扣。这几年,胖子歪为了和表妹结婚,把什么都置备齐了,可就是不见人回来,空房独等。青皮爷曾经给他算过一笔帐,按照他的收入,胖子歪的房子是盖不起来的,他屋里的家具是买不起的。所以,青皮爷看出了他在公司多次大的施工方面,吃了不少的回扣,可青皮爷没有直接证据。虽然他早就想换掉胖子歪,可是他一直没有机会,这回借修庙的机会,好不容易把他从公司里弄出来了,可在几次寺庙大的修缮方面,他还是吃了不少的回扣。新公司这回又注册回来,他又是公司的正式职员了,还是整治不了他。

胖子歪有一阵还打过槐花的主意,后来由于知道了槐花和德全的事,就此罢手了。因为胖子歪可不能要一个二水货,就算你是大学毕业,在城里当干部也不行。如今他在青皮爷这里干事,说白了就是找机会挣钱。他才不给青皮爷正经干呢,你青皮爷也不是什么正经人。这次两家寺庙联合,他想肯定又要有大工程动起来了,心里在一阵阵的欣慰。可谁想,满不是那么回事,合同签定了以后,什么动静就都没有了,很让他扫兴。对于青皮爷这人,他是又恨又离不开,离开了青皮爷,他还真没地方挣钱去。可给青皮爷干事,他又不甘心。所以,别有机会,只要一有机会,他就急着往自己的口袋里捞。捞是捞,可他还是讲究方法的,不会给自己捞来麻烦。另外一方面,他也在等待着整治青皮爷的机会,好给自己出口恶气。

在第一次修整倒座庙的时候,他就在材料费和人工开支上捞了一笔。原来定的柏木梁柱,他都给换成杨木的了,反正一刷上漆谁也看不出来。多用十几年和少用十几年谁知道呀?到那时候还不知道谁干什么去呢。接着就是招牌又换成倒座观,又接着是换成土地庙,就这几次折腾,就把他家原来的几间大瓦房,给折腾成小二层楼了,这还不算,又重新换了一套西式家具。而土地庙的装修呢,外面水泥一包,再刷上鲜艳的油漆,青皮爷一见,只要让它耀眼,就全都遮挡过去了。至于里面是不是偷工减料,是不是使用了劣质材料,反正都包在里面了,谁还能打开看看呀?反正验收的时候,青皮爷挺高兴。

自从大水来了以后,他看着大水挣钱那么容易,心里就不痛快。这工作也太好做了,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容易挣钱的呢?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可这事就是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吧。后来眼见得生意起来了,人气旺了,他又有些服气了,觉得这事确实不是谁都能干的。可是,时间一长,他又觉得没有什么,即使现在大水不在,这人也会照样来。现在这情况,就是自己坐在那里,人也一样的会拜我。根本就没有非谁不可,离了谁就不行了这一说。

所以,他看着大水每天都坐在宝座上装神,心里就琢磨,请这样一个人每天来装扮神像,一天好几十块钱,再加上吃喝的,这一年下来也不是个小数呀。不如跟头儿说说,塑个泥的,每天不吃不喝的,还省钱。他找地方打听了一下,做一个泥像,几千块钱的事,他还能每个泥像拿几百块的回扣,何乐而不为呢。可是他和继祖、青皮爷说了几次,都没有奏效,谁也没拿他的话当回事。

但他还是等来了一个项目。继祖了解到每一座土地庙门前都要竖一个旗杆,至于为什么竖,那他就不清楚了。和青皮爷一商量,青皮爷马上就同意了。于是,立项、拨钱,这事就定下来了。具体的项目实施,又落到了胖子歪这里。胖子歪找到施工队,把这项目的意思和他们一说,有活干谁不高兴呀?于是,施工队长过来看图纸。胖子歪说:哪有什么图纸呀,听我跟你说,就这地方,下面砌个方台,旗杆就立在当中,知道了吧?多少钱你说?施工队长把材料费、出工费、运输费包括税收、回扣一算,报了一个数,胖子歪连价都不压,就说定了。

胖子歪安排施工队长和继祖见完面,拿了定金,施工队长说晚上请他们喝酒,唱歌,继祖说有事。这胖子歪心里就装着他表妹,对什么的娱乐活动根本不感兴趣,可是喝酒他得去,因为要把回扣拿回来。

他不拿大水当回事,可最近出了一档事,他还是得非供着大水不可。大水每天雕刻那小物件,每雕刻一个,他就要把它挂起来。这天,他为了摆放方便,就想在墙上钉个钉子。大水找了块木板条,又找了几个大钉子,抡起榔头就往墙上钉。谁想这墙皮是水泥的,可里面是土坯,他一钉,就把墙皮给砸下来一大块。大水找来胖子歪,想让他给收拾一下。可胖子歪来了一看,就吓了一跳,这是给他穿帮了。他赶紧找人又和了点儿水泥,把那地方给补起来了。然后,对大水说:以后再有这活,你说一声就行了,不要自己做。大水答应了他,但感觉他的神色怪怪的。胖子歪又对大水说:这事最好也不要对继祖提起。大水也答应他了,但心里总感觉这里面是有什么不踏实的事情。

从这天起,胖子歪一改以前对大水的态度,对大水格外的好,生活上照料的也非常到位,每日里是嘘寒问暖,沏茶倒水的。就是二混蛋也都看出来不正常了,可他就是猜不透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大水是一个非常不好接近的人,二混蛋顶多是猜出来胖子歪有什么事要求大水的,很可能是要大水给他雕刻个什么神像之类的物件,可那也不至于这样呀?胖子歪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山虎的注意。山虎就是负责规章制度的,胖子歪康土地庙之慨,用公家利益套私人感情,这使山虎就对胖子歪又注意上了。当然,胖子歪也不是轻易就能让山虎抓住把柄的,因为让山虎抓住之后,那不仅仅是批评的事,那是要接受经济处罚的。山虎的经济处罚很简单,就是既得利益,要分给他一半,这已经是他在自己心里早已经形成的规矩了,二混蛋就曾经被山虎处罚过。

然而,胖子歪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琉璃球,要想抓着这家伙的把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最近山虎对于大水的关注,胖子歪心里很清楚他想干什么。可他又清楚大水可不是随便就能接近的,更不是随便就能聊上天的。但也要防备万一,所以他才对大水下工夫的。一方面对大水下工夫,另一方面也要防微杜渐,别再弄出大水那种事来。于是,他就向继祖打了一份报告,说要把大水的房间再装修一下,因为直接和水泥墙接触,阴冷潮湿,对人的身体不好。继祖觉得有理,就和青皮爷商量了一下,决定全土地庙的房间都重新装修一下,于是,就批下一笔施工费。

胖子歪自然高兴,这回的装修费又不是个小数,他心里又盘算着怎么花这笔钱。预算报告是一水的松木板材,他为了克扣资金,在进货的时候,他买的是华木板材。木板一运回来,在卸车的时候,山虎就一直在旁边看着。等卸完了车,山虎指着那堆木板问:这就是你进的货?胖子歪感觉今天要有麻烦,就反问一句:是呀,怎么了?山虎说:我可记着应该是松木板材吧?要不然咱们去看看计划?胖子歪知道这回是要栽了,赶紧就说:那好呀,晚上我请客,咱们好好聊聊,山虎哥不会不给面子吧?山虎一听他这话,就等于对方投降了,于是,也就见好就收:那咱就喝两杯去?

晚上,胖子歪请客,二人在酒馆里喝够了后,就来到了张丽的洗脚房。每人做了一个保健按摸,完了后,又在歌房里唱到了后半夜。都闹够了,胖子歪说:山虎哥,您看兄弟今天怎么样?山虎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要说正事了,就说:还看不出你是什么意思。胖子歪看他的胃口不小,就说:那咱再找地方折腾去?山虎说:算了吧,这地方是青皮爷的眼皮底下,你也知道,别再整出事来。你把我叫来,折腾了一晚上了,也该说正事了吧?胖子歪见山虎把话扯到了正题上,就赶紧接着说:那好,山虎哥,咱明人不说暗话,您就说今天这事怎么办吧?山虎说:那还得你给个章程呀?事是你做的,我怎么知道你这里面的事呀?胖子歪说:二成怎么样?山虎一听他这话,起身就要走:要是这样的话,咱这一晚上不就瞎折腾了吗。胖子歪赶紧把他拦下:山虎哥,您看您这是干什么,咱不是商量吗?山虎把眼一瞪:你要是真有诚意,那咱就商量商量。胖子歪赶紧给他倒上茶,自己也满了一杯。

二人心里都清楚,青皮爷的钱你是不挣白不挣。山虎的工作只是行政管理,平时摸不着钱,所以,他不得不直接抓人。别管他是谁,只要让他逮着,那就是死咬一口。平时你们吃香得喝辣的,我管不着你们。可你们别犯再我手里,犯在我手里,就是死咬一口。胖子歪心里很清楚,今天是让山虎给咬住了,不出血是不行了。可出血得有个度呀?真象他说的那样,见一面分一半?那这不是在割自己的肉吗?

二人沉默了半天,胖子歪这这里胡琢磨着,山虎打破了僵局:你可以不考虑,我们也可以什么都没接触过。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平时你是吃独食吃惯了,这一有人掺和进来,还有些不习惯是吧?那你就再想想,我先回去?胖子歪说:那还想什么?山虎哥你就划道吧?山虎也不客气:二一添作五,怎么样?想得开吗?心疼呀?心疼下回就别让我逮着。

胖子歪一咬牙:山虎哥,你够狠的。山虎却说:狠什么,我狠?你们平时吃独食吃惯了,我不就这么一回吗?胖子歪一伸手:山虎哥,今天兄弟就算栽了,我全都听您的,明天我就把钱给您送来。山虎说:还等什么明天,这都早上了,走,拿钱去吧。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