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总把视线拉得更长
一直延伸到
那些发黄的书页里。
而尘埃中的枯草
即使已听见死亡的鼓角
也不松懈向下扎根的力量

草际间那简陋的颜色
和李白一样,也在寻找放歌的方向
但要守护尘土:
即使霜冻已经来临
游人的脚步仍杂沓如常

无法测量春风吹度的边界
但由于你的等待
我一站上这条虚线
便能读出典籍中缺角的那页
历史,和遗忘

和你一样
我不能看见大海,我不能在黎明接续那
蔚蓝色梦境
但自由如绿,在我永不老去的心里
守护岁月和耕作的锄头

因此,我宁静地承受一个朝代
试图与你一样顽强:
在看不见大海的地方
我将搀扶不朽的终生和我自己──
以仰望苍穹。

(2006-10-20)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