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超呼字

——古人习惯朋友亲密者皆互呼其字。如孙中山,姓孙,名文,字逸仙;杨度,姓杨,名度,字皙子。孙中山称杨度为“皙子”,杨度称孙中山为“逸仙”。因为他们是好朋友。(五楷)

明·冯梦龙《增广智囊补》中有“马超呼字”一段妙文。说的是西凉人马超被刘备收为帐下后,官封都亭侯,刘皇叔待他很仁义,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北方回族人马超一根肠子通屁儿,以为刘备“忒够哥们”,故人前人后称皇叔为“玄德”,显得十分亲热。这个不太懂“中国文化”的家伙做梦都想不到,为此差一点就掉了脑袋。

于是这天,忍无可忍的关二爷约了三弟张飞去见刘备。关二爷气冲冲地说:“大哥!那马超不是东西,以为自已是个啥子了不得,竟然开口闭口呼大哥的字,简直无礼之极,无教养之极,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依我所见,干脆把他虾子杀了算球!君威事大,大哥切勿大意!”刘备心想,君威固然重要,但现在还要打仗,正需用人,好不容易弄来的一员虎将,岂能因他不识中原礼义而轻率杀之?但二弟所言,全为帝业作想,忠诚可嘉,不能拂其热情。这事不好表态了。于是默不作声,面微露难色。此时,心细如发的张飞早将刘备心思读透,逐温言曰:“大哥!二哥所言极是,一国礼义不可因一人而废。但马超是北方蛮子,罪非自觉,现在杀他,恐天下人误解,以为借故找茬,坏了大哥仁义召贤大事。何况现在等着用人?我看还是以教育为好,使之知礼知义,感恩戴德。”刘备问:“那如何教育他呢?”张飞便将计谋如此这般细说了一遍。刘备大喜。

第二天刘备召开核心军事会议。众将军早早分坐左右,专候珊珊来迟(其实是提前了十分钟)的马超。马超一进帐,觉得气氛不对,一个二个马起脸,超乎寻常,再定睛往上一看,妈妈耶,刘备身后一左一右立着执刀的关张,如护法神一般目光炯炯满脸杀气。当他战战惊惊以君臣礼见过刘备,正要坐下那一瞬,他膘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赵云,象触了电一样,他终于悟到了中国文化的精髓:“日他娘也!老子这才懂啥子叫兄弟,啥子叫君臣!你看这个跟老子杀了五百回合不分胜负的赵云,刘备明明称其为‘四弟’,这虾却从来一口一个‘主公’执礼甚殷。别看这个乡巴佬放牛娃,这方面他狗日的先天就比老子强得多。老子毕竟也不赖,向你学习就是了嘛,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从此,蛮子马超被汉文化彻底同化,成了礼义中人,对上下左右皆执礼甚殷,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了。

所以,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旷世逸才杨度在大庭广众之下仍呼其为“逸仙”,革命元勋竟也“面露不悦”。

所以,旷世诗才柳亚子当毛都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后还一口一个“润之”叫得天响,怎不令毛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呢?“还敢写诗发牢骚要挟老子!还想当部长,做梦去吧!你以为老子的江山是捡来的?随便哪亇都可以来分一坨?臭老九可恶之极!”结果柳之热脸贴上了毛之冷屁股,从此只有在边边上吞口水的份。而旗人老舍则深悟此中奥妙,故在大庭广众之下领导全国知识分子首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终以无功之臣,居文坛之首。至于当年知识分子打出“小平您好!”横幅,以为跟领袖间是平等的,亲切的,殊不知老军头王震见后大骂道:“‘小平’也是你们喊的?!老子革命几十年也没得这份资格!真他妈给你好脸色,你就要认亲戚了!”说不定后来知识分子拿给机枪扫坦克辗,正是当年把“明规则”当了真,严重伤害了这些革命老人的面子,才埋下这段祸因。

所以,纵然美国有万般不是,或者简直就是他妈的人间地狱,就凭它的纳税人可以任把总统拿来丑化漫画戏谑调侃挖苦讽剌开涮,竟不会掉脑袋进班房,我就免不了向往美国,赞美美国文化。

2001·3·21

(二)拉人同陷和墙头着粪

明·张和仲《千百年眼》中有唐伯虎故事一则。

唐伯虎小时跟许多天才一样,既调皮捣蛋,又聪明机灵,每每撞了祸,皆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其精灵善变跟韦小宝差不多)。只是这盘偷邻院李子,没有防着邻院主人这般阴险,算栽了个不大不小的跟头。原来邻院有好李,他去年就率领几个哥们偷了不少。今年那李较去年更好更多,他遂约了最铁的莽娃和偏花去偷。岂料当他首先翻墙跳入时,双脚却陷在了主人为他们准备的大粪秽物上盖之以树叶草皮的陷阱之中。当他情急之下正欲呼救时,双眼一转,生生地将“救——”字咽了回去,改以激动语调呼曰:“莽娃!偏花!快来!快来!遍地皆熟李也!”待莽娃翻墙跳下也陷其中,尚未开骂,乃急捂其口,仍唤“偏花快过来!”待偏花也陷了进来,二人怒责他唐虾扒不落教,你一人遭困可呼俺二人救之,何苦拉人同陷哉?

唐伯虎笑道:“第一,我呼救我,你二人未必不闻声而遁,故我将陷你二人于不义也;第二,纵你二人果真援手,奈何墙高粪臭,也无计可施,说不定惊动主人,告之家严,我三人都要遭屁股打肿;第三,万一你二人真把我救出,便有恩于我,我将从此在二位面前抬不起头,说不起硬话,一想到将来二位随时可拿此事踏我谑我欺我嘲我,我还活得出来?我还有何颜面在江湖行走?故骗你二人同陷,今后大哥不说二哥,都球差不多矣。”

毛始皇深谙此心态乃一大中国特色,故从“延安整风”起,搞起“群众运动”(群众斗群众)来可谓得心应手,从来没输过。可怜无数唐伯虎拉人同陷,一次次充当了英明领袖的运动成果。

春节期间,塔子山公园梅花怒放,遂有成群结队附近农民省时抄近翻墙逃票冒险赏梅。名为公园,修筑高墙,此本荒谬;门票价高,且园中套园,要主人翁们掏钱复又掏钱,此更荒谬;农民惜钱,男女老幼纷纷爬墙,实在危险,实在不雅,又不是看什么三头六臂之怪兽或太空人,而是欣赏高洁之梅花,何苦如贼一般?此更更荒谬也。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公园管理当局竟令该园工人挑来大粪,泼于墙头。电视台录播了泼粪全过程,镜头跟拍泼粪工人,该同志难掩一腔怒火,对着镜头义正辞严地谴责(骂)曰:“这些人吃国家的欺头,太不要脸了!”(这组短短的镜头可获“人类丑恶”金奖,真太具中国特色了!)

纵然美国有万般不是,或者简直就是他妈的人间地狱,就凭它的纳税人可以随便参观白宫,进公园不买门票,更用不着为赏花翻墙而“不要脸”,我就免不了向往美国。当然,美国保护私产入了宪法,未经许可进入私人领地便违了法,要吃官司。故也有栅栏也有高墙,有恶狗也有报警器电子眼,但绝对没有阴整闯入者的伪装之大粪陷阱。美国法律重证据,一人做事一人当,用不着拉人同陷,——拉也白拉。美国没得“群众运动”,只要你照章纳了税,管你革命不革命,爱国不爱国,管你信仰什么教,管你性交用什么姿式,政府统统不管。他们政府重来不“统一思想,统一认识”,从来不树典型学标兵,要求人人灵魂革命斗私批修,故从来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邻为壑的意识,进而也就重来没有“要烂大家烂,要穷大家穷,要倒霉大家都倒霉”的拉人同陷的丑陋心态了。就凭这点,我免不了要赞美美国文化,而从心底厌恶我们自己的颇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象“墙头着粪”那种以大丑恶对付小丑恶,以大价值遮蔽小价值的“集体无意识”。

2002·3·1

(三)明规则与潜规则

明·张和仲《千百年眼》有《李广杀人》一则:

汉将军李广,长期守边关,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多有斩获,匈奴甚畏之,号为“飞将军”。后从卫青击匈奴,因失道,被卫青怀疑,故愤而自杀。李广神勇,猿臂善射,故唐·卢纶《塞下曲》颂曰:“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旧羽,没在石稜中。”当然这是艺术夸张,没得人能够将箭射进石头中去。不过借此我们可以看出后代多推崇敬仰这位“飞将军”,并对他战功赫赫而终身未能封侯,以及受倾轧而自杀深表遗憾与惋惜。如陆放翁诗曰:“李广不生楚汉间,封侯万户宜其难。”

作为将军,杀人乃其职业,“一将功成万骨枯”嘛。然而李广在战场外仅杀了一人,竟使其一世英名黯然失色,尤为现代人所深恶痛绝。

有段时期,李广被削职,闲居灞陵,每天便游猎饮酒,至夜始回城。这天玩得实在太晚,城门已关,手下人就对守城门的小吏喊道:“故将军李广要进城,把城门打开一下!”门吏回道:“现将军也没得特权深夜入城,何况过去的将军?不开!”李广一行人不得已宿于城外亭下。

就在这年,匈奴又来犯境,皇帝再次起用李广。李广勉强受命,但提出唯一条件:“请派灞陵门吏随军!”皇帝当然满口答应。谁知第二天那门吏刚到李府报到,就被李广杀了。真可谓“一朝权在手,杀人如踩蚁。”

试想这个门吏何错之有?纵然当初得罪了你,伤了你的面子,可那是他的职责所在呀!退一万步说,他是狗眼看人势利恶侩,打他一顿也就算了,他毕竟罪不至诛啊!民族英雄飞将军何小肚鸡肠如是?

我们设想一下,倘若那门吏是个聪明人,是个深谙“潜规则”,随时用手中那点点权力将大门变后门的人,他就是个从来不得罪人的人,是个未来可能官运亨通的人,官场中如鱼得水的人。但他的确是个以权谋私玩忽职守破坏“明规则”的人。所以,自古以来,“中国社会在正式规定的各种制度之外,在种种明文规定背后,实际存在着一个不成文的又获得广泛认可的规矩,一种可以称为内部章程的东西。恰恰是这种东西,而不是冠冕堂皇的正式规定,支配着现实生活的运行。”(吴思《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故李广在战场外拥权杀人,开了一个极坏的头,无形中他让人们认可了一种厚黑的处世之道,即人人为其生存皆口不离明规则而实际奉行着潜规则。

这五十多年来,中国的问题是独裁和极权统治将所有利益集团中人都改变成了大大小小的李广。它不是没有制定《宪法》,但国人上下谁也将其视为一纸空文,它也制定了几百部各式各样的《法律》、《草案》、《办法》、《通知》以及无穷无尽的《文件》,可事实上这些明规则除了装点门面,根本被现实生活的趋势所长期悬置。所以才有强烈的“法治”和“以法治国”的呼声。譬如《收容遣送法》,原是民政部门的救助法,原是体现“优越”的社会福利措施,对象仅限乞丐、疯子、老弱病残或无力返乡者。后由公安部门接手,就成了专政工具甚至敛财途径之一。发展到九十年代后期至今,变成公安机关“最来钱”的机构。因为公安机关有权将任何无罪的进城农民关进去,逼其以钱赎身。而这一切又是公安假所聘之保安来完成的,而且差不多全国所有收容所都自然产生“抓人、收钱、放人”一条龙流水线。所以,大学生孙志刚因无暂住证,明明不属收容对象,居然被强行拘押了;因其是大学生,把所学的明规则当了真,遂与警察“理论”了几句,警察认为“顶撞了老子”,伤了面子,“非教训教训不可”,竟然将孙活活打死。

我想,我们的教育当局如果把现实生活中“警察专门收拾嘴嚼(即与之辩理)的人”这点处世基本经验教给学生,也可免去这些刚入社会的秀才白白挨了多少打,白白丢了多少年轻的生命啊!潜规则盛行总是标明:奉行明规则的人处处碰壁孤立无援,甚至梦里梦董就断了生计,糊里糊涂就丢了性命。无数灞亭吏、孙志刚以及遇罗克、张志新的鲜血教育了所有趋利避害的人,使之虚伪化、厚黑化,形成一种生存智慧的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左右人们行为的“场”。这“场致效应”终于让独裁者把《宪法》变成了一纸空文,让“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公仆们掏空了国库、被坏了生态、草菅了人命、刮尽了地皮,还封严了所有人的嘴!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难道为了活命人人都必须顺从潜规则的控制?!

前不久在网上读了东海一枭的《遗书》,真使我老泪纵横,唏嘘不已。老枭者,一介书生也,在网上发了点异议,就必须付出进监丢命的代价?一一足见这个“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所在一一政权,自始至终发扬光大了潜规则,并唯潜规则是生,如人体中之癌。癌者,正常细胞排列组合规则之反也。这最具中国特色之大恶瘤通体长满,如何能去?我为老枭们呼唤明规则的不谙世故的真诚悲哀,也正是为这个无可救药的中国悲哀。

所以,纵然美国有万般不是,或者简直就是他妈的人间地狱,作为一个自我感觉特别不适应潜规则生活的我来说,就凭它只有明规则而无潜规则,我就免不了向往美国,赞美美国文化,而诅咒我们自己的这个该死的传统文化!

2003·5·31

(四)地老鼠·猫毛疯·与美国狗

宋·周密所撰《齐东野语》中有《御宴烟火》一则。

说的是穆宗初年,也就是耶律璟刚坐上龙椅那年,为了庆祝,在上元节这天,宫中大排宴席,百官同贺,并恭请了皇太后来赏灯观烟火。可就在上下欢乐无比时,忽有一火鼠,即俗称“地老鼠”的鞭炮,不知怎么搞的,竟窜上宫阶,直奔太后的御座而去,直吓得太后失体尖叫。好在没有伤到人,但惊魂初定的太后此时怒容满面,也不言语,拂袖而去。弄得新皇上兴致大败,且忐忑不安,盛会于是不欢而散,草草收场

第二天一早,穆宗就令人将宫中买办官及几个施放烟花的太监抓了起来,打入死牢。然后诚惶诚恐地去觐见太后,瞌头谢罪,并告之肇事官工等已下狱,听凭母后处置。谁知太后笑道:“你有没有搞错喔?他们又不是成心来惊吓我的,何罪之有?快把他们统统放了!”

倘若这太后的心理心态如后来的慈禧,非但权欲极重,且长期性压抑患有严重性变态症,那这几颗人头早就落地了。而且,说不定连皇上的权力也要被其收回,只配当个帘子前的傀垒。那这枚小小的地老鼠,一次偶然的方向失误,就有可能导致全国人民的命运完全改変。

这就是“人治社会”最本质之特征——牧者个人的道德修养意志情趣心理素质生理健康都直接影响羊们的命运!

故运气好,碰到仁君明主清官廉吏,尚能大体上安居而乐业;否则,人祸烈于天灾,独裁者猫毛疯一发,山河都要变色,生民必然涂炭。就连他昨晚性生活不太爽,今天都有可能有几个语硬直臣要倒大霉,况他感觉(!)他之威望受到损害,他之至高无上的权力受到了挑战,那天下就休想再有好日子过了。

可惜中国人的运气从来都不怎么好,而且愈到后来愈糟糕透顶。我们这几代人深受猫毛疯的瞎折腾,折磨得死去活来,洗脑换心抽筋剥皮蔽目软骨灵魂癌变人性扭曲,人治社会的所有灾难似乎都让我们尝遍了!

譬如一现任某派出所所长的老同学曾向我述苦道:“本来我们警察跟圈圈功并没得啥子仇,当初也睁只眼闭只眼,可后来上头忽然命令全体总动员,以头等大事来抓,而且规定——凡所管辖区域有一个圈圈功上京,全所干警全年奖金扣完!你晓得,没得奖金意味着什么,那还活得出来么?所以,我们的屁儿比他们夹得还紧,详细调查,落实人头,严加看管,恩威并重。可是,哪怕你好话说了一箩筐,利弊交待得很透彻,有些死硬分子就是油盐不进,还阴朵搞串联、散传单,还妄图上京闹事。对这种死硬分子,你不仁,我们也就不义了。既然你想把我们的奖金戳脱,我们不修理你修理谁呢?所以抓朵这些死硬分子就朝死里整,反正整死了我们无罪反而有功,又出了心中恶气,还保障了全年的奖金。”

无疑,圈圈功就是偶然窜上宫阶的地老鼠,它无意中掠了驾,引得上之猫毛疯大发。由于人治社会的权力结构是金字塔式的,所以只要塔尖那块发了猫毛疯,便会迅速传染到下面,下面之下面,……直到底层。其形式也颇具中国特色,那就是“通知精神”:《关于转发关于转发关于转发关于转发关于xxx的通知的通知的通知的通知的通知》。在如此重重迭迭高压威慑作用下,各级官吏要想不得猫毛疯都难,而且一多半一级比一级更左更凶险更疯狂。当然,得了猫毛疯,也就由不得你了——一方面你会在官场拼搏,拉邦结派阴谋阳谋冒功构陷邀宠献媚以继续享受权力者所有的既得利益与甜头,另一方面权力也让你放任自流地不受监督地干了些丑事恶事,甚至于两手沾满鲜血而暗室亏心头悬报应利剑。

可见在人治社会,受害的远远不止普通百姓,官吏工具本身也未能幸免。只是他们身陷其中,或曰骑虎难下,不识不愿识不能识“庐山真面目”而已。近来官场中流行一句警世恒言:“让谁去主肥差,意味着不久将拿你祭刀!”这虽谈不上是什么“是非成败转头空”的浩叹,可也算得上是点点起于青萍之末的黑幕反思了。

因此,我们一旦把视野放到历史的维度,则身受其害的恐怕还包括独裁者本人。因为他们最终会象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卡扎菲、萨达姆一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除了骂名,什么也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带走。而且最不幸的是:要么他们的后人死绝,要么他们的后人以是他们的后人为耻。

在网上,新左派和愤青们骂自由主义者为“美狗”或“美国狗”。读了肖雪慧发在《野草》89期上的《假如SHEP在中国》,我想,我将以变一条这样的美国狗而深感幸福与自豪。肖文说得好,“围绕着SHEP发生的一切巳经成为小城全体居民的一种宝贵的精神资源。”在中国,自由主义正是医治猫毛疯的唯一的精神资源。为了使此资源共享,我们才写文章,才发议论。虽然我们清楚地知道,SHEP在中国必“召至嘲笑和奚落”,甚至“被人诱捕”遭人屠杀。但,我仍改不了吃屎的本性,我还是要努力当一条美国狗(虽然我目前还无资格自称是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所以,纵然美国有万般不是,或者简直就是他妈的人间地狱,就凭它“人总会感染猫毛疯,因此总统是靠不住的,唯靠法治,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怕你是在任总统”这点,我就免不了向往美国,赞美美国文化,而无比仇恨我们自己这比CHARS病毒更难消除、更无可奈何的传统人治猫毛疯!

2003.6.4

(五)后废帝==权力腐败

无名氏《宋琐语》一书中,有关后废帝的“故事”有五、六则之多。综合起来看,后废帝是这样一种人:

后废帝乃南朝刘宋政权第七代君王,姓刘名昱,在位五年,距前废帝刘子业仅八年,中间夹了个宋明帝刘彧(他的父皇),在位七年。后废帝之后,就是刘宋最后一位皇帝,在位三年,刘宋朝就垮杆了。刘宋朝共五十三年,八个帝王,除第三代皇帝宋文帝刘义隆(著名《世说新语》的作者临川王刘义庆的兄长)执政三十年外,其余皇帝都是走马灯似的几年一换。皇位更替频繁,说明争权夺位斗争残酷。文帝后二十年,就废了两个皇帝,诛灭了一个篡位称帝的刘劭(竟加谥封为“元凶”,登位仅一年),开了历史的特例。故“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是文帝后几个皇帝的普遍心理;一旦登上宝座,一个比一个残暴,一个比一个没得人性,一个比一个的猫毛疯发得厉害。

后废帝就出生在这病态时代,而且他的出生本身就是病态,带有伦理病态的心理变态基因。

他的祖父孝武帝刘骏+分荒谣,除三宫六院外,还养了几十个娈童。他特别宠幸一名叫“主儿”的崑崙奴子,连上朝议事都带在身边。更有甚者,随时狎侮群臣,令主儿以棒乱殴群臣,群臣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则畅怀欢笑,以此为乐。他还与其叔刘义宣的几个堂姊妹淫乱,气得刘义宣密谋杀他于舟中不成,最后举兵谋反,手刃他于御花园中。他的堂弟刘子业(前废帝)才趁乱夺权,坐上皇位。当初,他一次路过一陈姓杀猪匠家门,见陈屠夫有一女长得十分漂亮,就强抢入宫。玩了两三年,厌了,就把她赐给患有严重性功能障碍症的儿子刘彧作妾。刘彧无能为力,就请李道儿帮忙,一年后等她有了身孕,重被召回,就生下了这个孽种后废帝。所以,后来后废帝常自称李将军或李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这种礼崩乐坏道德沉沦的环境下成长的后废帝,其心理病变,可想而知。

他的父亲刘彧也不是个好东西,性变态狂。自已不举,偏喜观看淫秽表演。常令嫔妃宫娥在宫中裸舞互淫,皇后以扇遮面不忍卒观,竟遭其逐出宫廷。为此,惹恼了几个皇舅,几个带剑入宫,逼其逊位。这样,才十八岁的后废帝糊里糊涂就提前登上了权力的最高点,从此可以为所欲为了。

天生就是“整蛊专家”的后废帝大字不识几个,当然不晓得国家该如何治理,也压根儿不感兴趣,朝廷大事自有几个舅舅撑着,他落得清闲。于是天天带上一邦人在城内狂驰,从者都执戈矛,全副武装,唯他不着衣冠,穿着亵衣小裤,所经之处摊翻担覆鬼哭狼嚎,更有不及回避的老弱病残,死于奔马之下。如此不到一月,竟使京畿繁华之地,家家关门闭户,几乎路断行人。

宫中人无论贵贱老幼男女,谁顶撞或忤逆了他,他就叫人用铁椎椎入谁的生殖器,叫他活活痛死(女性用预制粗细不等的白桎)。刑时,左右若有闭目不敢看、或敛眉面露悲悯者,则让此人当众脱光,以矛从其肩胛锁骨中穿过。而他每于施虐时,就特别兴奋,特别快乐。他一天不整人,就不舒服;一天不见血,就寝食难安心烦意乱。

他将他的父亲和几个伯父囚于殿内,因他们几个都很胖,他忽然心血来潮,要定个胖子大奖赛的冠亚季军。于是他把他父亲伯父一个二个用竹笼装着,用大秤称之。结果他父亲最重,得冠军。他就封他父亲为“猪王”,伯父休仁为“杀王”,伯父休裕为“贼王”,伯父休褘为“驴王”,……为奖励“猪王”,他令人挖坑放水,和为泥浆,然后叫人扒光其父的衣裤,推入坑中,名曰“肥猪滚泥”。又令人抬来木槽,盛以潲食,强迫其父以嘴就槽而食。他父亲大骂他“杂种”,他嬉皮笑脸反骂他父亲是“骟猪”“,气得他父亲口吐白沫,当场昏死过去。他又令人将其”四脚传蹄“捆住,抬往厨房,然后逼”杀王“亲自操刀,说”今日大喜,要杀猪宰驴,以示庆贺“。杀王见他动了真格,这才对他说:”听说皇后娘娘快给您生皇太子了,到时我保证杀了这头肥猪,取猪肝炒了给您下酒,岂不妙哉!“他才罢休。

无疑,他是个心理变态的虐待狂。

他做这些事,令他母亲心中极为难过,有时忍不住也要说他几句。时间一长,他厌烦透了,就叫太医拿毒药来要把他亲娘毒死。左右无人敢劝,还是平时跟得最紧的那个太监头,此时才硬着头皮对他说:“陛下万万不可!您想,皇太后一死,举国都要吊丧,到时您要披麻戴孝,跪三天三夜,哭一百多场,还不能喝酒吃肉跟女人睏觉,更别说天天出去跑马游玩了。划不着!划不着!”他这才作罢。

他当然另有许多怪癖,皆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结舌。如他在供奉祖宗牌位的跃灵殿内养了几十头毛驴,臭气熏天,驴鸣一片。他觉得是天乐天香妙不可言。而他自己所乘的那匹御马,则养于他的寝宫之内御床之前。他的同父异母姐姐山阴公主是个超级大淫娃,一次对他说:“我跟你都是先帝血精所化,不过男女不同而巳。你有权力三宫六院嫔妃上千,我则只有驸马一人,这不是明显不公平么?!”他觉得也有道理,就赐给她三十个身强力壮的面首。后来山阴公主被吏部郎褚渊的美貌所迷,硬要让他将褚郎赐给她,他说:“朝廷命官怎能赐人?你若实在害了他的病,那就暂借予你使用十日吧!多一天也不行!”谁知第二天褚渊碰死于公主府,他大怒,令他姐的面首们用绢将他姐活活勒死,然后厚葬之,并将三十个面首活理于墓中。

为什么后废帝竟能如此这般非人性地为所欲为呢?

答案只有一条,那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果然,后废帝之所作所为,引起诸王不满,才瞎折腾几年,诸王联手,起兵讨逆,就把他给“废”了。一个二十多点的小青年,就这样自己把自己给毁灭了。可见“腐败之权力”永远都是双刃剑,既害人,也害己。

所以,西方文明的全部智慧可归结为这一点上,即:权力必须用制度加以有效制衡!因为拥权者既然是人,是人就靠不住,是人就有可能心理病变,是人就有可能被诱惑,是人就有可能受情商主宰而流放理性。因此权力不受制约与监督,好人也要变成恶人,恶人变得更恶;倘恶人组成利益集团,他们则有条件造成千年不遇的大灾难!——当然他们也必然毁灭于其中。另一方面,从后废帝身上,我们可以认识到绝对权力不仅具强腐蚀性,也具强致幻性。它让拥权者高烧不退,自欺欺人地经营一种附身光环,以为自己呼风唤雨让众人下跪忒伟大忒光荣忒正确。——这恰拾是西方智慧最看得透的地方:人性之天生局限,宁可自欺欺人走向灭亡,也绝难幡然醒悟。所以在“共产即共毁”文化中戈尔巴乔夫才可堪称划时代的英雄。

中华民族是令人万分失望的民族,都21世纪世界民主自由第三波了,仍任后后废帝们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仍任其盘剥、奸污、凌辱。所以,纵然美国有万般不是,或者简直就是他妈的人间地狱,就凭它三权分立、两党轮流执政、司法独立、民选总统、议会否决制、弹赅制、舆论监督完全在民等对权力的有效制衡机制,使之过去现在未来都不可能产生后废帝这点,我就免不了向往美国,而衷心赞美普遍尊重人权的美国“共和”文化。

2003.7.2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