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四日晚,刚刚往包里塞进了几小时前在浦东机场书店买的《沿着青藏铁路去旅行》在新加坡机场转机,只见候机室气氛异常,大多数旅客立足止步,睁大眼晴看着巨型屏幕,新闻被反复播出,全世界,除中国之外都起惊讶地看着当天在中国西部上演的一出历史连续剧——西藏又发生了暴乱。

随即给国内几个朋友打电话问是否知道这个新闻?回答是否定的。两天后新华社以最少的字眼告诉了十三亿中国人,有那么回事,并声明在西藏事件中,中国的新闻是透明、自由、公正的。可此时此刻,在拉萨的港澳和西方记者正在被当局押解出西藏的途中,在历史的布景还没搭到导演满意之前就来采访是不合适的,过几天再来吧。

没错,大量的资讯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这是一次示威,这是一个针对中央政府和汉人的示威,这是一次以非和平手段进行的暴力示威。不管从中国官方的媒体和西方的媒体我们都看到藏人在砸商店、烧汽车、扔石头、打汉人,一切表明,在西藏和中国西部的藏人对汉人政权表现出极大的不满和愤慨,僧人甚至放弃出家人心中应有“慈悲”,发泄无比的仇恨,一群群披着红色袈裟的僧人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和宽容,瞬间成了中央电视台和正在迎接奥运的全国人民眼中的“暴徒”。全世界的汉人们都感到了委曲和气愤,深深地感到西藏民族的确是一个忘恩负义,过河折桥,不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是“劣等”,甚少是不怎么的民族。

1950年中国共产党“解放”了西藏,藏人曰为“侵略”,1959年,毛泽东签发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事后达赖喇嘛说这是刺刀顶在背后的交易,不能算数。很明显,藏人对汉人在西藏地区搞“民主改革”怀有敌意,不放心,汉人对藏人事务的关心远远超过了藏人自己关心的程度。从唐蕃联姻开始,元藏、明藏、清藏、直到中华民国和西藏的关系一直维持“帝师”“宗主国”的水平,既没有独立,也不像一家人,婚丧喜事,人到礼到,理到情到,两千年来,两个民族基本相安无事。照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继承中华民国光辉遗志,将藏汉人民的传统友谊进行到底,问题是主政的毛译东偏说不。

睡在中南海的毛泽东,明正言顺的成了西藏自“三大领主”后的另一位救世主,他把达赖喇嘛赶到印度后,1966—1968年,毛一声令下,红卫兵砸掉了西藏99%寺院,命令所有僧人还俗,尼姑嫁人,“西藏的汪精卫”们满怀深情唱起了《北京的金山上》,汉人强行在藏人的血液中推进“社会主义好”“共产党好”的维生素,可惜藏人对这一切天然排斥,基因不对。当他老人家流着口水,手脚开始发直发硬时,他的继承者认为“内补”不行,汉藏关系应通过另外一种形式进行修补。胡耀邦开始修复寺院,扔了大把的金钱,连续十多次访问拉萨,细心倾听藏人在“物质”上的需要,结果,佛像被一遍遍贴上金箔,灯火被一次次灌满香油。西藏在外貌上好像恢复到以前并有所超越,藏人的生活在“次意识形态”下好象变得安定了一点,为此,汉人也感到只要在物质上能够满足藏人,这个离太阳最近的民族是不难被征服,不难被同化的。

据新华网报道:自1994年以来中央发出全国沿海发达地区支援西藏建设,10年共有18个省市1698项目在西藏上马,累计资金64亿,2004年产值超过200亿人民币。今天的西藏,有肯德鸡,有麦当劳,有牛仔裤,有星巴克,有迪厅,有卡拉OK,机场修了,火车也到了,西藏变了,西藏人也变了,汉人们自以为藏人能和他们一起在“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的带领下奔小康,总该高兴了吧?

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无法理解一个有信仰的民族的,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却还自以为给有信仰的民族带来信仰,中国的历史就是这样继续写着。藏人心中有个神,这个神你知我知,他不是共产党,更不是毛主席,他们血里面对神的敬畏,由祖辈通过他们传给子孙,用藏传文化的形式牢牢地固定下来。可汉人们不管,我给你吃,给你用,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得报答我,长期的汉藏人格上的不平等,导致把自已的意志、文化、思想强加于藏人,尤其可恶是把共产主义价值观强加于藏人。汉人对藏人也是一百个不放心,号称自治区的西藏没有一个党委书记是藏人,哪怕是最小的书记,几个汉人凭什么要当百万藏人的家?藏传佛教四大教派领袖逃掉了三个,还有一个在北京学习“十七大”,藏人的心结在哪儿,共产党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才怪呢!

外交即发言人秦刚说这是一次暴力示威,西方任何一个国家也无法忍受暴力示威。说得太对了,的确是一次暴力示威,一次非常暴力的示威。但是,话说回来,中国政府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给过西藏人和平示威的机会,和平示威的权利?1949年到今天一次也没有,一点都不给,不但不给,而且坚决消灭在萌芽之中。可怜的西藏人在吃饱之外有点自己的信仰,有什么不可以呢?国家不允许暴力示威的前提是,应该充分允许有和平示威的空间。和平的表达,和平的申诉,和平的要求全部被禁止了,你能想象要求西藏人能做出比暴力更文雅的事?其实西藏人并不特别,全国每年八万件示威抗议事件中,大部分都是以“暴力”这个可爱的形式来表达的,中国的媒体上何时报导过一次人民的和平的示威,和平的抗议,人民何时能和政府进行和平的对话,是政府自已堵死了和平路,是政府自己走进了以暴制暴的新时代!

3.14暴乱不是第一次,也决不是最后一次,经常给压力锅放放气,它反而不会爆炸,中国领导人应该懂这个简单的道理。给西藏人一次和平示威的机会,仔细听听他们除了物质以外,还需要什么!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