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官陈用林出走快两个月,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动作和大的风波了,就像台风一样由高气压变为低气压,如果再来一次台风就必须换了名字,叫张用林、王用林什么的。事情过去了,局外人可以比较客观、比较心平气和地看待这个事件整个过程。

虽说陈是外交官,但实际上他也是一介平民,普通人。他向澳洲政府提出庇护,居留的申请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个人行为。澳洲每年接受各类移民十几万,各种类别的都有,澳洲移民的类别多到连移民官也未必搞得清楚,陈只是其中一类而已。澳洲的移民条件只分合格和不合格两种,从未有人分过卑鄙类和高尚类。任何动机,任何目的,任何情况,任何原因生活在澳洲这块土地上的人都有,卑鄙、高尚只是那些并不高尚的人想出来,无实际意义。

陈的主要焦点在于提供“一千间谍之说”。不管他提供的这份材料是真还是假,就像所有的想移民进入澳大利亚的人一样,必须提供能証实留下的理由﹑文件﹑材料,如财产証明,婚姻証明,亲属証明等,这些証明只提供给澳洲政府的,这种档的特点是对申请人本人有利的﹔其次是能让澳洲政府相信的,第三者以外的人对材料的真伪和材料本身没一点关系。政府信,移民官信,这是答案的全部,陈的“一千间谍之说”达到了这个目的。他的移民个案不能不说是成功的。

很遗憾,我对陈直陈的“间谍”一词是持否定态度的。就像中国驻澳大使说的中国养不起这么多的间谍。陈用林是政治外交官,可能每天面对众多打小报告的人,造成了陈的错觉,以为有了成百上千。其实这只是一些人喜爱说好话,拍马屁之辈而已。路过,顺便,并非刻意,因为这样不花一分钱,不浪费一分钟,成本最低。通常华侨们赚钱不易,掏一个子儿都会出汗,说几句谗言就容易多了。这些谗言无非是“某人写了什么文章,”“某社团开了什么会,”“某人坐在那里,眼睛发直,看样子在练什么功”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连中国政府未必对这些东西有兴趣。因为实在没什么价值,它只是邻里街坊的流言,市井小民的恶习罢了。我敢断言﹕在陈用林的外交官生涯中,象007中的间谍,他一个都没见过﹗

说陈用林事件在澳洲主流社会引起了对华人社会的负面影响,甚至影响到了中澳经贸关系,然后墨尔本的“五百侨领愤怒了”。真是怵人听闻,令人发觉是否吃错了药,睡错了床,掏错了钱包。不信你随便在马路上逮一个OZ来问问,陈用林何许人也,凭着他们的智商,即便提醒他十遍也未必想得起二个月前的中国外交官陈用林是何许人,他们关心的是MCG(澳洲橄榄球联赛)的战况﹔BIG BROTHER(大哥真人秀)的输赢,更没有一个澳洲或中国爱国商人愿意为陈的事件去放弃一个商机或少赚一分钱。华人的社团因“爱党”、“爱国”之分,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陈用林的出现和华人社团的分裂既不是因,也不是果。区区一个小官,他没有本钱也没有这种能力,把这功劳归于他,实在有高估之嫌。

有人说陈用林的道德有问题,偏偏选了四年期满出走,目的是想留在澳洲。那么如果我们假设陈用林上任第一天就出走,陈用林的道德就没有问题了吗﹖还是有问题。大家会这么说,第一天就出走,是早有图谋,策划已久,从根子上是道德败坏的人,一有机会,马上发作。可怜的中国人啊,永远在这似是而非的情况下生活。陈用林不出走,同样的一批人会举行隆重欢送晚宴,称赞陈用林在任职期间为华人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现在骂他“叛国投敌、无耻、卖国贼”的海外侨领还会满怀热情地送上锦旗,上面绣着“外交新丁,前程似锦”。就是这种周而复始的轮回中慢慢耗尽了海外华人对祖国真正的爱。

陈用林来了,陈用林走了,这只是一个个人行为,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移民案例,实在不必大动干戈。和十五年前四万个陈用林一样,陈用林的出走不是第一个,也决不是最后一个。澳洲的天多么蓝,水多么清,外面阳光明媚,没事出去走走,“一千个间谍”和“五百侨领”都是一文不值的东西,无须挂齿。如果在路上碰到陈用林,或长得有点象陈用林的人,高兴说“Hello”,不高兴的丢个白眼,千万别骂人,千万别动手,千万别吐唾沫,一旦正义过了头,法庭上的被告绝对是你。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