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是对多年来从事民主运动的刘晓波最高的赞赏,也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极大鼓励,令海内外所有关心中国民主改革的志士仁人激动万分,奔走相庆。

刘晓波获奖还有一个深远的意义,那就是它确立了“零八宪章”的历史地位。刘晓波是和“零八宪章”联系在一起,也是因为“零八宪章”而被捕入狱的,授奖给与刘晓波的一个重要依据,也是因为他和“零八宪章”的关系。“零八宪章”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纲领和政治宣言,这次授奖,实际上是通过刘晓波,赞扬了“零八宪章”的进步意义,肯定了“零八宪章”的历史作用,由此使它具有了类似著名的英国“大宪章”那样的重要地位。

英国“大宪章”出现在1215年,由当时的国王和贵族共同签署,是英国最早对专制权力进行限制的文件。它规定皇室放弃部分权力,尊重司法过程,王权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大宪章”虽然不很完备,但却是英国建立宪法政治漫长历史过程的开端,是英国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大宪章”也对西方政治法律产生了深远而具体的影响,因此被认为是人类走向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和世界宪法政治的里程碑。

随着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零八宪章”在中国宪政史或中国民主运动史上的历史地位已经确立。它将因此而成为中国的“大宪章”,或成为类似美国“独立宣言”,法国“人权宣言”那样的历史性文件。在今后的中国民主进程中,“零八宪章”将会作为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团结和引导中国人民,共同努力去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

“零八宪章”的出现也意味着中国的社会变革从此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几千年以来的中国政治历史,始终充满暴力和杀戮,帝制时代的改朝换代流血征战姑且不论,即使号称代表人类未来的中共,也是以“暴力推翻现存制度”以及“枪杆子出政权”著称于世,历经血战以后才夺得天下,甚至在打下政权以后,仍然频繁发动政治运动,以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为名义,伤害了大批平民,至今未有反思。“零八宪章”虽然也号召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但它并未主张改朝换代,推翻中共统治,更未号召人民武装造反,只是要求当局顺应民意及历史潮流,遵守国际人权公约以及普世价值,真正从民族和国家的利益出发,与民众一起,共同进行渐进式民主改革,实现国家的全面现代化。这就足以证明,“零八宪章”主张的绝非传统的以暴制暴式变革,绝非以一种专制取代另一种专制,而是以一个全新的民主体制,采用非暴力的方式,取代中国数千年的专制体制。这就使得“零八宪章”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

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百余年,偶然也有可议之处,如1973年曾授予越共外交高官黎德寿,翌年越共就违反协议武力占领了南方,但是总而言之,该奖对于推动人类进步,伸张社会正义,推广普世价值,扶助弱势族群,所起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如美国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前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政治改革家戈尔巴乔夫,南非的反种族歧视领袖图图主教,曼德拉,德克里克,缅甸的民运领袖昂山素季,波兰的独立工会领导人瓦文萨,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等,都曾获得过该奖,而他们所献身的进步事业,也都昭彰于世,永垂青史。在现代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上,诺贝尔和平奖因为其巨大的影响,实在功不可没。

发表于2010 年10 月10 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英顺:刘晓波获奖奠定“零八宪章”的历史地位》有8条评论
  1. 當時機尚未成熟,條件尚未滿足狀態下,明確真偽,從不認可,不承認的“非暴力,不合作”,進而以各式各樣合“法”方式,主動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以此覺悟淪陷區民眾。即便時機成熟,爆發革命,在革命戰爭過程中同樣是以覺悟民眾,使得民眾懂得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爲第一目的,獲得民眾普遍認同,猶如將鐵塊兒燒紅,這就是辛亥革命後,各色帝制復辟都不可能,即便“人在黨上,黨在‘國’上”,同為沒有民眾授權的“黨天下”非法偽政權匪酋的習二胖,都不敢公然支持“家天下”的金三胖非法偽政權。

  2. 補充: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
    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不配自詡爲中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已然不配做中國人。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沒有民眾授權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只能是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
    文化傳承,民族大義,以及現代政治概念兩個層面,足以徹底否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

  3. 首先明確“‘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個部分各個都是欺世盜名,名實不符,不是中國,不是合法國家。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所謂“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只能是奴役壓迫淪陷區民眾而存在,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以現代政治分別,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沒有公權力分置,共匪政府只是禁止民眾選擇,盤剝民眾的非法偽政府。非法偽政府不是政府,犯罪團夥搶劫民眾獲得贓款不是稅收。
    貨幣,法定貨幣是以國家主權信用背書,偽政權沒有主權,不存在主權信用,所以人冥幣只是有價印刷品,不是法定貨幣。
    明確一系列現代民主法治政治概念,從被動狀態的“非暴力,不合作”,變成主動狀態的和平唾棄,并將如此唾棄偽政權,偽政府与覺悟民眾,提高民眾認知相輔相成。明瞭大義所在,不計利益,承擔風險,換取美元現鈔,清空賬戶,打擊共匪偽政權經濟金融。
    當時機成熟,在民眾遭遇共匪有組織暴力侵害時候,被迫實行集體武力自衛,制止罪犯傷害民眾,打擊有組織犯罪,推翻共匪偽政權,顛覆共匪偽政府,捉拿匪酋頭目,獨立司法予以公開公正審判,使得受壓迫,被奴役民眾,重獲固有自由權利,得解放,這就是革命。

  4. 所謂“九二共識”只是汪辜二人代表共匪与國民黨達成的協議,因為沒有民眾授權認可,所以不具備法律效應。蔡英文總統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予以否認,當然正常。
    “一中各表,互不否認。”不僅反邏輯中排中率法則,更重要的是与中華傳統文化中“漢賊勢不兩立”相矛盾,所以“九二共識”加上引號不僅僅是引用,而是表示所謂的,非法的,不合邏輯的。
    別誤會,不才身在北平城郊,是中華民國大陸淪陷區居民。不民主,無法治,淪陷區民眾被剝奪了一起政治權利,毫無自由可言,故而沒有公民,只有居民。

  5. 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覺悟民眾的方式方法多種多樣,應以靈活運用,不可拘泥。
    法定貨幣簡稱法幣,必須以主權信用背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權不存在主權,也就不存在主權信用,所以人冥幣只是有價印刷品,不是法定貨幣。在人冥幣上給毛賊澤東頭像上畫出衛生鬍再消費,不但合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狗屁“法律”,甚至不違反“‘人民’‘銀行’”的狗屁規定,屬於可流通“貨幣”。商家倘若拒絕接受如此畫出衛生鬍的人冥幣卻是違“法”行為。既,以此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合“法”行為,阻止唾棄非法偽政權,卻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与人冥幣相關的狗屁“法律”。
    沒有業主委員會,拒繳物業費,采暖費,乃至抗拒物業公司限定購買水電,拆除水電表具,連水電費都免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狗屁“物業法”,“合同法”,“消費者保護法”,屬於合法行為。連費用都拒繳,共匪偽政權,偽政府還妄想物業“稅”?做夢去吧。
    出行自由被剝奪,將唾棄非法偽政權變成生活的一部分內容,不才近年如此而為。

  6. 曬太陽去
    當愚蠢的白癡自欺欺人地説:“茉莉花革命不會在中國出現。”
    我們不反駁,沒表情,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當內定的代表以外國人的身份通過刑法修正案,罪犯已然可以合法綁架民眾,
    我們不反對,不抗議,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看到利比亞革命成功,敘利亞血流殷殷仍在繼續,
    卡紮菲奴役民眾的日子結束了,綠色的旗幟連同綠寶書被當作垃圾,利比亞再次飄揚起曾經民主共和的三色旗幟,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與其臨淵而慕,與其永遠做無聊的看客,仿佛從未來過這個世界,我們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看啊,那是青天,那是白日,加上我們身上片片猶如鮮血凝成的烈燄——青天白日滿地紅;
    看啊,那是青天,那是白日,加上我們內心湧動好似岩漿流淌的火光——青天白日滿地紅。
    金瓜擊頂,炮烙酷刑,未曾維係殷紂王的酒池肉林,
    做為皮鞭棍棒下的奴隸,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曰“有兵在”,行“結列強”,未曾扼殺辛亥革命出現,
    做為謊言欺騙中的順民,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恐嚇,誰怕?堂堂正正做個中國人,冷眼觀瞧蘇聯偽政權垮臺;
    殺戮,誰怕?坦坦蕩蕩做個中國人,不屑唾罵黃俄狗漢奸醜態。
    做為淪陷區的苦難民眾,我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誰敢説中華民國不是中國,你們觸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請先廢棄九二共識,否定一個中國原則。
    誰敢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你們危害國家安全?請先實施憲政,讓我們的選票能夠決定未來。
    為了證明自己活著,為了證明自己是頂天立地的中國人,拿出我們的勇氣,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即使烏雲遮蔽了太陽,即使黃沙瀰漫了天空,但是我們卻知道在烏雲、黃沙之外,永遠都是青天白日應和着我們流淌鮮紅血液的中國心。
    為了爭取孩子們的將來,為了爭取民族國家的前途,拿出我們的勇氣,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換上一襲紅衣,曬太陽去。

    孫鷹,北平淪陷區
    民國一百零一年,三月十四日,
    數年年前所做文章,一併送出。

  7. 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
    美國羅斯福總統提出的四大自由——信仰之自由,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將二者對比,不難發現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族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信仰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權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言論之自由与免於恐懼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生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三民主義並未過時,三民主義救中國並非僅僅是標語口號。站起身,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深明民族大義,尚且無懼日本鬼子,俄國鬼子的刺刀槍口,更何況黃俄二鬼子們綁票,“審判”,“關押”?暗殺好了,誰在乎呢?生,無愧天地鬼神;死,無愧列祖列宗。
    子曰: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朱熹註釋——智足以燭理,故不惑;理足以勝私,故不憂,氣足以配道義,故不懼。此學之序也。

  8. 以合法性,傳承性,普遍性而言,劉曉波先生草擬的“《零八憲章》”与《中華民國憲法》,可以比較嗎?只要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不是中國,不是現代政治意義上的國家,“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只是奴役壓迫民眾的非法偽政權,那麽一個中國必然是中華民國,是全體華人的祖國。“零八憲章”也只能加以引號,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狗屁“憲法”同樣是毫無法律效益的偽憲。
    延續“非暴力,不合作”,所以劉曉波先生被世界認同,“零八憲章”只是唾棄,抗拒共匪非法偽政權的方式方法之一,而非繼承共匪分裂中國,繼續存在狗屁“‘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在中華民國大陸淪陷區,比較冒風險“摸石頭過河”聯繫學界簽署另一個版本的偽憲,用以顛覆共匪非法偽政權,當然借助狗屁“九二共識”陷共匪於二難,正大光明光複中華民國當然更為安全,更為合法,更具代表性。如此認知需要過程,不才當年也不知道。
    著重說明,不才很尊重劉曉波先生,認可劉曉波為國為民付出,但事情要講清楚,道理要說明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