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220000513894-0220_05411_001_01p

阿帕酒店只肯在北海道亚洲冬季运动会期间,才在酒店房收回那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

上周我已经谈了阿帕(APA)酒店的问题,但至今这个问题还没解决。2月4日,约300名居日的中国人在东京举行了“反阿帕酒店游行”。他们批判阿帕酒店把主张“南京大屠杀明显是中方捏造”的书放在每间客房内。中国和韩国的网民展开“不订阿帕酒店”等抵制运动。对此,阿帕酒店表明只在北海道亚洲冬季运动会期间才会在酒店房撤回那本书。

上次我主张无论那本书所记述的内容是否正确,按对游客的文明礼貌的观点,日本的连锁酒店集团,尤其像阿帕酒店那样以中国大陆的游客为主要宾客之一的酒店,都不应该展示关于两个国家之间敏感的问题,主张只是一部分人的看法的书。因为这样行为不但展现出“日军侵华期间从未发动过南京大屠杀”的主张,而且会展现出“我们不重视你们中国人”的主张。我认为我们应该主要从职业伦理的观点来考虑这次阿帕酒店问题。而历史问题和中日关系在此并不重要。

所以可以说中国和韩国的网民所展开的“不订阿帕酒店”运动会有一定程度的意义。中国人不愿意住在不欢迎中国人的宾馆,这就是很自然的反应。

但是,目前关于阿帕酒店问题的议论偏于职业伦理以外的论点,即中日关系、南京大屠杀的真伪和表现自由的问题。这三个论点都很重要,又是很难解决的难题。所以,一旦开始谈论这三个论点,很多人开始轻视在职业伦理上考虑阿帕酒店问题。结果展开了关于历史问题和言论自由问题等之上没有意义的争论。

例如,在2月4日的“反阿帕酒店游行”中,一些中国人高举了“中日友好”的标语牌。我们在东京往往看到“中日友好”的标语牌,即在举办与中国民主化、六四天安门事件、少数民族问题有关的大会的时候,一些爱国主义中国人往往高举这种标语牌。所以现在日本人的印象中,“中日友好”只意味着“中共万岁”。我认为在考虑阿帕酒店问题的时候,“中日友好”的词语不会给日本社会带来什么正面影响。

加之,对这个“反阿帕酒店游行”,一些日本网民反驳说“日本国保障言论自由;阿帕酒店可以把该书放在客房内;中国人的主张没有道理”等。在法律上,他们所说的也许是对的,但是如果日本国保障言论自由的话,居日的中国人也应该享有批判阿帕酒店的自由。关于言论自由的问题,大家的论点不能吻合。

上次,我指出了中国政府的介入会招到没有意义的争论,即通过中国政府的介入,阿帕酒店的职业伦理的问题变为两国之间的政治问题。但是,实际上导致混乱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阿帕酒店的姿态。只在亚洲冬季运动会期间撤回该书,这样模糊的反应与该书内容很断然的语调很不一样。无论该书的主张是否正确,我不得不认为其思想基础很薄弱。

东网02月20日(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