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运动经历了1989年波澜壮阔的一年以后,经过二十多年的相对沉潜平淡,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标志,伴随着一系列其他的重要事件,中国民运在2010年再次激起波浪,以更大的势头和更理性的方式,向独裁制度发起又一波冲击,朝着中国民主政治的最后实现,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无疑是2010年中国民主运动最为突出的事件,也是民运人士奋斗多年来取得的一项重要成就。中国民主运动一向得到各国进步力量的关注与同情,而2010年全球再一次高度聚焦中国,彰显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声援已经达到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必将极大地振奋和鼓舞海内外的民运人士。此奖也使得刘晓波成为具有国际声望的中国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其理性精神和非暴力路线已经逐渐得到公认,而零八宪章也更加为人所周知,中国民主运动因此有了自己的精神领袖和政治纲领,即将大步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在2010年,大陆民智日益觉醒,公民意识开始出现。比如广东在亚运会前夕有政协委员提出一个取消电视粤语节目的议案,官方积极响应,但是引起当地民众很大不满,自发串联走上街头集会抗议,最终迫使当局放弃该项提案。又比如在上海大火以后,死者头七之日,十余万市民自发汇集现场,献上鲜花挽带,表示沉痛哀悼。这些事件说明了现代公民意识和市民精神正在大陆萌现和扩大,而在欧美各国早期,正是这种意识和精神的出现,孕育出现代的民主政体和公民社会。

在海内外愈来愈大的压力下,2010年中共高层在政治改革问题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分歧,特别是总理温家宝多次发表公开谈话,大力提倡政治改革和普世价值,呼吁保护公民尊严和鼓励自由发展,令人为之振奋。虽然由于缺少党内有力人士的响应,近来温氏又趋消沉,但是中共高层再也不是铁板一块,已是不争事实。近代新型民主国家的转型,很多就是缘起于上层开明人士的推动。中共内部下一个出现的上层改革人士,很有可能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或者大陆的蒋经国。

2010年西方国家外交政策中的理想主义开始抬头,在人权问题上对于中共的态度逐渐趋向强硬。美国等国在过去一向采用柔性的方式,劝导说服中共进行民主改革,但是成效不大,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出现倒退现象(例如重判刘晓波),现在则开始转变态度,向中共施加正面的压力。比如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甄选,授奖过程中,西方国家不顾中共威胁,展现空前团结,公开抨击大陆专制,要求释放政治人犯并进行改革。而主要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在刘氏获奖以后,无论是访问中国或者是接待中国要人来访,也正在受到越来越大的本国公众和舆论压力,要求当面提出和讨论中国人权问题。西方国家的这种转变,无疑对于中国民主运动具有重要的意义。

2010年因为上述的积极变化,而将会载入中国民运的史册。虽然中共在2010年内政外交屡受挫折,今后可能更加蛮横无理和一意孤行,中国民主运动因此仍然任重而道远,但是,如同登山一样,2010年的中国民运已经向上迈出一个很大的台阶,距离顶峰又进了一步,它决不可能再退回原处了。

发表于2011 年01 月02 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