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请倾听“六四”死难者亲属的心声

我们都有一颗良心。良心总是在寻求安宁。但是,除非我们敢于正视这个不安宁的世界,否则我们的良心永不会安宁。

——文章摘录

本刊全文登载了丁子霖女士给联合国世界人权会议的书面发言。我们请每个读者都认真地把这篇发言读一读。在这个每天要倾泻出几万吨文字的信息世界,忽略掉篇把文章,即便对于性好阅读的人来说,也是太容易、太情有可原了。唯其如此,我们才特意敦请读者不要错过这篇发言。

“六四”事件过去四年多了。我们没有忘记。我们也不可能忘记。但是,我们也越来越少地想起。人类的记忆似乎有一个特点,它不情愿频繁地回顾那些令人心碎的事件。这可能是一种保护性本能。否则,生活就未免太沉重了些。有时侯,这种本能竟会发展得如此之强,以致于当别人重新唤醒我们的那番痛苦的回忆时,我们倒会对别人不高兴,因为他破坏了我们苟且的幸福。都说人类社会是有机体。此话也对也不对。无孔不入的商品交换,无远弗届的信息交流,早把世界联成一个息息相关的整体。但是,人类社会又并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有机体。眼睛里落入一个细微的砂粒,牙齿里长了一个小小的洞穴,内脏中混进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病菌,你就会全身不自在。然而在人类社会呢,当一些人遭枪杀、一些人受酷刑、一些人被监禁,其余的人却未必都有切肤之痛。这就是为什么罪恶可以发生以及并不都能得到适时的制裁的一个原因。无怪乎瓦文萨要向我们引用这样一段箴言:

不要恐惧你的敌人,
他们至多杀死你;
不要恐惧你的朋友,
他们至多出卖你;
但要知道有一群漠不关心的人们,
只有在他们不做声的默许下,
这个世界才会有杀戮和背叛。

我们都有一颗良心。良心总是在寻求安宁。但是,除非我们敢于正视这个不安宁的世界,否则我们的良心永不会安宁。

墨子主张摩顶旋踵以利天下。杨朱主张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在这救世与遁世之间,对于许许多多的平凡者而言,至少我们应该做到“拔一毛而利天下”。人权的保障、自由的确立、民主的建设、法治的实行,离不开英雄的献身;同样地,它也离不开千千万万的人基于正义感而做出普普通通的事情,并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在读了丁子霖女士的文章后,我们大家都应当想一想:为了“六四”烈士的英魂,为了死难者的亲属,为了那些至今还陷身囹圄的勇士,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海外民运人士尤其需要把这项工作列为日常性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在极权统治下争取自由,好象挖凿隧道。在黑暗中,你常常弄不清楚已经推进了多远?还有多远才能凿通?于是,你可能焦虑,可能失望,甚至可能无意之间放下了手中的铁镐。这就需要培养起一种耐性,一种和消极忍受压制的那种耐性完全相反的耐性。在培养这种耐性的过程中,我们也就塑造了自由的民族精神。

丁子霖女士的书面发言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献。它再一次提醒全世界注意到中国大陆压制人权的现状。它也会帮助那些由于看到国内经济形势的发展从而对争取人权与自由的事业产生怀疑或动摇的朋友们进一步反思。毕竟,象发言中所披露出的劣行,无论如何是不能以任何理由所辩解的。因此,一切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们,不管我们在其他方面有多少不同的意见,我们应该、也必须在保障基本人权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其余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1993年)

《从自由出发》(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1994年12月)

胡平网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