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的六月四日,为争取民主自由和反腐败的学生运动终于又被涂上了“血染的风采”。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高举反帝、反封建大旗,为国家和民族的独立,为建立民主共和制度,进行了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斗争。中华民国也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好,都象征着中华民族取得了集体的自由。但这种“集体自由”从来也不代表个人的自由,就象F.A.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中写到的那样,“……从而它赋予了人们一种集体的自由(collective liberty)。但是,此一意义上的自由民族(a freepeople),却未必就是一个由自由人构成的民族(a people of free men);此外,要成为一个自由的个人,亦毋须以享有这种集体自由为前提条件。”长期以来,民主自由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一个名词,执政者都是都是打着民主的旗号而实际建立的是独裁专制制度,完全剥夺了个人的民主权利和自由。中国只有在台湾岛基本实现了民主自由,那也是在蒋经国之后的事。

记得小时侯,一个农民对我说,“你知道毛主席每天吃什么吗?可能是大葱炒鸡蛋。”一个农民的愿望就是能吃饱饭,吃的质量如何那无所谓,而如果能吃上“大葱炒鸡蛋”那简直是做梦的事。当时广大农民在饥饿中挣扎,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吃,民主自由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是遥远的事情,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也就是为了吃饱饭。所以,中国的人权状况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时,都是用解决十二亿人民的温饱问题才是中国首先的人权来搪塞,其实也不算搪塞,对于广大中国农民来说的确是最基本的人权,尤其对三亿文盲半文盲,不仅吃饭问题,就是最基本的受教育的权利都在争取之中。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整体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大大提高,“大葱炒鸡蛋”已不成问题,但广大农民依然处于贫困状态,城市里不断增加的大量的下岗职工,他们的生活也日益艰难,深刻的社会矛盾在激化之中。共产党的腐败和继续实行独裁专制,是深刻的社会矛盾的根本原因,它不是社会先进生产关系的代表,而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代表。中国呼唤着新生,呼唤着民主自由。民主自由的力量一直在酝酿着、聚集着,暴风雨即将来临。但中国发展的不平衡性,使得中国的民主自由争取也处于不平衡状态之中。富裕的东南沿海地区与贫困的西部地区差距越来越大,城市和农村的差距越来越大,这种差距也意味着人民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前几天,看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说四川农村有一个镇强迫农民种烟叶,这种行为并不是中央政策所为,承包土地的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什么农作物,本是农民的自由,并且是政策法律保护的。但地方共产党官僚机构却以种种借口,强迫农民种烟叶,甚至用武力将农民种植的其他农作物铲掉,更无法无天的是对个别反抗的农民实行罚款、殴打、拘禁,结果导致农民一年的口粮无法解决。在上海或广州郊区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有这种强迫行为,农民一定会反抗,而实际上官僚机构再腐败,也难以作出象强迫种烟叶的事来。从这里可以看出,在农村实行民主自由制度东南沿海地区和西部有多大差异。这种差异已经让人发觉,富裕地区的人们不仅渴望自由,而且试图实现自由的权利,而贫穷地区的人们需要温饱,对自由的权利不甚理解,在专制下默默忍受。这种差异说明了在中国对民主自由有不同层次的需要和追求。

民主自由不排除法治,恰恰只有法治才能保障人民民主自由的权利。可是中国大多数人法治观念淡薄,当然也就谈不上对民主自由的正确追求。受教育程度的不同,常常更能说明这个问题。比如说在城市里,过马路爬栏杆的大都是从农村来城市打工的农民;交通事故受伤或致死的大都是农民;随地吐谈和乱扔垃圾的大多数是农民等等,不胜枚举。不受基本法治约束的农民,怎么能正确的追求民主自由?当共产党官僚恶霸欺压他们时,他们怎么会用法治手段来保护自己?可见在农村呼唤民主自由还需要教育的普及,尤其是将法治观念融于人们的头脑中。

在中国,节制生育的确是限制了生孩子的自由,但计划生育国家作为法律制定下来就必须实行,人民也必须遵守,违反计划生育法律,就要受到法律制裁。但是,我们知道,在城市里这项法令没什么太大阻力,但是在农村就受到了顽强的抵抗,生三个孩子以上的家庭司空见惯,为限制这种无节制的生育,农村出台了许多地方性的土政策,罚款是次要的,许多农民再穷,甘愿受罚也要多生孩子。很多农村妇女是被用武力捆绑,强行拉倒医院做流产、绝育手术,有的家庭被迫以游击战形式对付,到处躲藏,避开政府的“追捕”;有的由于不执行计划生育,遭到毒打和拘禁。这些强迫的行为是违反国际公约的,是违反人权的,也是违反中国宪法里规定保护妇女权益的,本人也坚决反对。但是你有什么办法执行计划生育法吗?李瑞环在访问智利时谈到了妇女生孩子的权利时说,生孩子是妇女的自由,中国有十二亿五千万人口,如果不控制,随便翻一翻就是二十五亿,再翻一翻就是五十亿,再翻一翻就是一百亿。他强调,中国的计划生育不仅是对中国而且也是对世界的贡献。李瑞环的说法,我不知道谁可以反驳。印度人口很快就会超过中国,对于妇女生孩子,他们也已经实行限制的法律,但它是一个民主国家,只能通过宣传教育来实现,但如果效果不明显,印度的人口问题一定不仅给本国带来深重灾难,也会影响世界的安定。贫困的非洲人口出生率高,由于饥饿、疾病、战乱造成的死亡率也高。有时我想,是贫穷造成了人口的增长,还是人口的增长造成了贫穷?为什么越是贫穷的国家出生率就越高,出生率越高的国家越是贫穷?

网上论坛所看到的网友对民主自由的观点经常有差异,甚至差异很大,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与生活在台湾、香港、欧美的华人在观点上显然不同,尤其大陆人经常将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海外华人经常将人权放在首位。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接受了自由民主的教育和熏陶,沐浴着自由的阳光,民主自由的思想自然扎根在他们的头脑里;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依然在共产党专制统治下,人们没有民主自由的权利,好在有了互联网,也只有上网的那些人可以自由的在网上谈论不同意见,这点自由是科技赋予的,虽然对民主自由非常渴望,但大都没有深刻理解,更谈不上理性思维,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在大陆,人们只有在私下表示对政府政策的不满,但媒体绝对不可以公开报道或反映;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不能传播,人们还不能接受到正确的引导;就是在网上发表不同政见,也是“偷偷摸摸”。毕竟是有个网,上网的大陆人也会在网上逐渐了解和接受民主自由理念,大陆中国人与海外华人在民主自由观念上的差异会越来越小。

(2000年5月30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