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民主和人权是现今世界上发达国家的政治模式,这种模式实际上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所接受,人民所为之奋斗的就是实现民主自由。可是大多数中国人民并没有民主政治的觉悟,即使在知识分子阶层,真正为民主自由斗争的也不是多数。共产党虽然专制,虽然腐败,但社会的能够取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在哪里?没有。中国不是俄罗斯,中国不是罗马尼亚,任何以为中国共产党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想法是幼稚的,任何以为中国老百姓会起来造反的想法更幼稚。在中国,不管共产党如何专制,如何腐败,只要共产党不断进行改革,不断采取行动消除弊端,坚持实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会长期进行下去。为什么?因为有中国社会基础,也就是人民的基础。

西方国家几百年来一直在为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进行不懈的斗争,到今天欧美建立比较完善的政治制度,是有其历史发展的延续性背景;而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封建专制统治,就是鸦片战争以来,西方的军事经济入侵也没有改变中国传统的政治制度,尤其是民主自由思想并没有被中国百姓接受,不管是国民党统治还是共产党统治,都是独裁统治。民主自由是什么?对于老百姓来说那只不过一个新鲜词语而已。一切基本上还是老一套,老百姓还是按照传统意义上的理解来理解政治新术语。中国也有宪法,但宪法赋予老百姓的权利,你问问中国农民有几个知道,就算少数知道的,也认为那是说说而已,没有实际用处,政府把宪法作为门面,老百姓也不认为自己真的有宪法赋予的权利。

满清政府被推翻以来,中国基本上是处于战乱和独裁专制统治之下,几千年来培育的满脑子封建思想的中国老百姓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没有民主自由的念头。

有政治觉悟的首先是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国历代王朝对知识分子的政策都是两面的,就象是胡萝卜加大棒,一方面用科举考试的仕途之路控制知识分子,让知识分子完全按照统治者的要求行事,大多数知识分子沦为御用文人和统治者的吹鼓手;另一方面对异端反叛的知识分子进行无情镇压,甚至以文字狱形式让知识分子小心说话、小心写文章。中国的知识分子经过几千年封建统治磨练,加上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洗礼和六四镇压,哪里还有什么锐气。知识分子过去主要修习的就是孔孟之道的四书五经,“忠孝节义”是其中心内容,毛泽东让知识分子也要“三忠于,四无限”,都是封建社会的一套,难道会让你知识分子有独立思考的机会,难道会让你知识分子有有违于统治者意愿的独立观点、思想。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胡萝卜就是让知识分子走入社会赚钱,避免知识分子在政治上有所关心。象李慎之这样的知识分子中国有几个?“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历史上造反的都是贫苦农民,知识分子常常敲边鼓,又是太平盛世,中国知识分子哪里真正敢于为民主自由斗争。

只要有饭吃,老百姓就不会造反。“民以食为天”。翻开中国的历史,历代皇朝都懂得这样一个基本道理,只要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天下就太平;如果由于统治者的残酷剥削压榨,使得老百姓活不下去,就会“官逼民反”,就会出现暴乱和起义。中国老百姓现在有饭吃,而且大多数比过去的生活更富裕,为什么一定要反对共产党?共产党专制腐败与我老百姓有何干系?就是蒙古人、满洲人、日本人也可以统治中国,因为中国老百姓不管谁统治,只要有饭吃,就不会造反,所以亡国奴才是中国人的特征。当年提出“反清复明”、“驱除达掳,恢复中华”等口号,广大老百姓并不响应。不响应的原因就是老百姓有饭吃。中国老百姓所追求的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平平安安就行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是皇上的天下,谁统治,怎么统治与我老百姓无关。中国老百姓到现在也不理解“人民国家”“共和国家”“人民政府”等洋概念是什么意思,甘愿接受统治是中国人民的伟大传统,任劳任怨、忍辱负重、忠心耿耿、惟命是从是做老百姓的美德,老百姓没有选择统治者的权利,只有被统治的义务。

现在的天下是共产党的天下,人家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凭什么让你以民主和多党制的方式夺权?——老百姓就是这样的想法。

中国老百姓对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感谢的是上苍,感谢的是“皇恩浩荡”,从来不认为自己能发挥什么作用,所以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要感谢邓小平,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改革开放,中国人民也从来不奢望自己有什么权利,更不会追求自由民主,中国老百姓依然冀望于“清官”、“包青天”,盼望的是明君。

“莫谈国事”是中国老百姓必须遵守的操行。国家的事是统治者的事情,老百姓不能插嘴。过去在国共斗争期间,茶馆饭肆会贴出“莫谈国事”的警告标语,意思是谈国事会招若是非,国家大事不是老百姓可以随便谈论的。现在的中国大陆,一般老百姓对国家大事尤其对领导人的评价是不允许的,即便斗胆谈,也要小声说悄悄话。如果文革时,敢议论毛主席、林副主席是非,那是要杀头的。其实,中国老百姓几千年来一直在遵守“莫谈国事”的守则。大家都看到,对六四事件,当年的广大农村老百姓根本就不理会你,城市里的人、知识分子等也早就忘怀,什么平反不平反,大多数老百姓认为那是中央的事,老百姓都懒得去谈论。中国老百姓能够谈政治的时代也就是毛泽东时代,当年你不想谈也不行,天天开会逼着你谈,不仅谈国家大事,还要谈世界大事,不仅要学马恩列斯毛的书,还要让哲学成为人民群众手里的武器。那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畸形时代。

中国人信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和“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信条,坚持“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原则。现在的中国人大多数都在为钱奔波,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般是仁人志士的事情。当我们看到英国老百姓为被闷死的中国人蛇自发地哀悼,作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谁去管它?别人的命与自己无关,何况那偷渡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就是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等国家大事,老百姓也认为是政府的事,知识分子、青年学生闹事,许多老百姓会说那是“吃饱了饭没事干”。

所以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是有社会基础,是有人民群众基础的。也就是因为如此,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共产党的自身改造,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批评共产党的统治弊端,共产党在社会舆论和不断发展的经济物质力量面前,只能认识到不断进行自身改造才能生存。如果我们盼望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那一定是有中国特色的戈尔巴乔夫,他不会导致共产党立即垮台,他只能是明智的、勇于政治改革的领袖。有一天中国人民的文化素质能达到前苏联的水平,自身的封建迷信思想真正得到改造,才能真正实现政治革命。没有外在的力量直接推翻共产党统治,能够分化瓦解共产党并推翻共产党统治的正是共产党本身。

2000/7/2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