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胡哥啊!
我们不派秘密警察来抓你,
我们是要和你做兄弟。
我们这里没有秘密警察,
我们这里只有兄弟。

你看这滚滚的长江水,
她已奔涌了亿万年。
万流终归大海,
哪怕曾经住在雪山之巅。
生命如此短暂脆弱,
会在瞬间凋零。
逝者如斯,
何以挽留?
唯有这滚滚长江
仍将奔流不息。

你可见过那开花的铁树,
千年的期待,
只为一朝绽开。
这脚下的土地,
她的期待比那千年铁树还要殷切千万倍,
而你的秘密警察却在蹂躏她的儿女。

胡哥啊!
一年一年四季轮回,
你我终将老去。
你脸上的皱纹,
化妆师能给你填平,
可你心中的皱纹,
只有兄弟才能替你抹去。

人若是苟活,
要那皇冠又有何用?
你看有人,
宁愿当个木匠
也不要做那皇帝。
哪怕你有惊天的才华,
能比得上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说过:
我愿用我的皇冠,
去换取一个对因果的解释。

那庞大的大帝国,
与人的心灵相比,
不过沧海一粟。
你的秘密警察们在行动,
他们抓捕、殴打。
他们在折磨这脚下土地之灵,
他们毁掉的也是你自己的魂魄。

胡哥,亲爱的胡哥。
要是哪一天你累了,
我可以陪你下棋。
麻将就不陪你打了,
打麻将我只会输钱。

只是现在还不行,
我很忙,
我得去找老婆,
去给给妈妈祝寿,
还得养活自己。
你先小睡一觉吧,
也许醒来时,
你我的心
已随着那天色已渐行渐明。

民主论坛2006-01-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