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无愧于诗人的光荣称号

Share on Google+

最近从网上看到了一条让我颇感意外的消息,那就是以沈浩波(诗人)、尹丽川(作家、诗人)、巫昂(诗人、作家、原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等“下半身”派诗歌代表人物,发起了一场“关注南都案”??文化界公开签名信活动。关于“下半身”的诗歌观点,在此不做评述,因为那是一个“过去时”,我自己在上海工作期间也曾写过《沈浩波们的遗憾》等几十篇外行评论。

他们的诗歌观点我不苟同,他们的无聊炒做我很反感,他们的江湖行为我很不以为然,我原先以为,他们肯定就此“堕落到底”、“无聊到底”、“无耻到底”。若干年以后,当他们再次以这样一种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却引起我的好奇、引起我的惊讶、进而引起我对他们的另眼相看,也引起我对他们的尊重。我可以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我有义务捍卫他们的表达言论的自由,他们对人生权利的维护,以及他们对社会不公的最起码的反应。诗人可以不是民主战士,可以不是自由先锋,可以不是社会公平与正义的代言人,但诗人首先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公民,是一个不必为自身及周围人群最基本人身安全感到恐慌的最平凡的写作者,是对于血腥与暴政有着最本能敏感与抗争的自然人。今天,当我看到他们为“南都案”所做出的最为基本的反应和最为平和的抗争,都令我感动,令我振奋。我想到的是,连这样一群本以为只关注自身的狭隘派文人都会做出如此举动,恰恰说明,我们面临的言论自由的压力究竟有多大,我们知识分子抗争的空间究竟有多大,我们将要面临的生存挑战究竟有多大。

用“沈浩波们”的话说:“在这九天的时间里,我们共收到470个有效签名;这些签名代表了公众的声音,同时也给我们信心和勇气,而那些签名背后的血肉生命更令我们感到温暖;然而,另一种现实却令我们感到压抑和痛切。三天前,我们为签名所设的论坛《后海茶馆》被封杀;我们在各论坛贴出的签名信息也被删掉;我们发布新的信息越来越困难——空间益小,渠道益窄;我们曾以为享受过的网络自由已不复存在。由于消息封锁,我们并不了解案情的具体进展,只是听到可信任的判断:此案目前已到了最坏的时候;这个消息更加让我们不平和难过”。难能可贵的是,“沈浩波们”也同样表达了铿锵有力的心声:“但我们没有犹豫,也并不沮丧。因为这样的现实只能使我们更加明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处境,和喻华峰、程益中是多么的相似;它就在此刻发生;它的形式似乎不那么酷烈,只因无数的人,包括你我,在共同承受;因此我们需要共同努力,传达我们被压抑的声音;我们必须站在一起,获得继续行动的力量。”

为了表达我捍卫“下半身”言论自由的决心,表明一个写作者对自身基本权利的尊重,同时更清醒地明确作为一个诗人对“诗人”这一光荣称号的自觉维护,我毫不犹豫地在签名信箱里签了我的名字,使自己的声音汇流到“众声喧哗”之中。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是的,是抉择的时候了!

(2004-4-27)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6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