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北京出版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三月一日的报道说,全国政协花了9个月时间完成了一个报告,那个报告里面说目前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里面有26个存在欠薪问题。河北省有136个县的官员发不出薪水。那么地方干部为了筹钱给自己发工资,就拼命地增加农民的税收。而由于1997年以来农产品供过于求,价格不断地下降,农民的收入已下降了几年了。所以增加官僚的薪水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更加没有活路了。

这份报告反映的问题,实际上已出现好几年了。我们在海外也了解到,拖欠工资,发不出退休金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普遍了。最先听到的是不给教员发薪水,接着是国营企业的工人也拿不到工资,后来就连干部也发不出薪水。至于政协报告里所说河北省的136个县拖欠薪水。我早在很久以前就听到河北省有些县连县委书记都拿不到工资。当时我就很吃惊,因为县委书记是县里的最高权威,连他都拿不到工资。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情况不是发生在经济萧条的困难时期。十几年来,中国的经济每年都是以高速度在发展。这就特别值得我们疑问了。那么既然经济发展,国家的税收当然每年都在增加,何况老百姓送进政府垄断的银行里的存款已达到七万多个亿。那么政府手里不应该没有钱,可是钱都到哪里去呢?

问题还不仅仅是全国普遍拖欠的工资、退休金,这当然是国家欠下的一种债务,但是国家欠下的债务还远远不止这些方面。比方近几年发行的国债券,已达到五千多亿元,这是公开的债目。银行里面的呆帐、死帐高达几万亿,这是老百姓七万亿的存款,其中恐怕至少三分之一到一半已经被国家花掉了。此外还有各级政府欠下的债务,这是一直保密的。据我了解,农村里面的乡一级政府欠债二千多万元的不在少数,村一级,据说平均在40万元到60万元,有的到90万,100万元。至于十几年来各个地方所谓的集资活动从民间收刮的大量的钱财,恐怕也超过了几千亿了,大部份都被吞走了,或者被亏损掉了。用湖北省一位前乡党委书记李长平的话来说,那就是巨债是定时炸弹,一旦爆发就会带来经济的总崩溃。之所以还没有爆发,一方面是当局把真实情况始终隐满着;另一个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今天把这个经费拿来补发那个地方的工资,明天再把那个的地方的经费拿来补这个地方拖欠的工资。因而普遍发不出工资和退休金的问题不过是全国数目大得惊人的各种债目的小小一角,它决不是能够轻易解决的问题。

那么全国政协副主席扬汝代看了我刚才所说的政协报告之后的反应是什么呢?他说欠薪的问题假如不解决的话,以薪养廉的政策就不能实行了。他把发不出薪水的问题和所谓的以薪养廉联系起来,好象发出薪水干部就不贪污腐化了。这个想法很可笑,尤其荒唐的是国家背着那么大的债务,根本原因就在于干部太多了。同时很多干部搞腐败又受不到惩罚,大部分农村里面的农民每年缴的苛捐杂税还不够发干部薪水。河南省某些地区的乡一级的党政干部数目在1987年以来十几年中间增长了7倍,湖北省的乡政府的县干部还把贪污来的钱,回过头再借给政府、借给农民,其高利贷利息是30%、50%,甚至于70%。至于更高级的干部,就把党政经费挪用起来去搞投机,攒了是自己的,赔了由国家负担。每年有几百亿美元的资金,被这些人携到国外。

中国经济的繁荣,假如把它比方成大楼的话,那个大楼下面的地基有两个大坑,一个是永远填不满的那些官僚的贪欲;另一个就是我们子子孙孙恐怕都还不完的各种债务,不要很久,那些债务的大大小小的定时炸弹就会爆发,那么经济繁荣的纸糊的房子就会瘫塌下来,变成一片灰烬。

(自由亚洲电台)(刘宾雁3/25/2002 3: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