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在接受英国电视四台的采访时,我转达了境内藏人对达赖喇嘛的深厚感情:达赖喇嘛作为藏人的宗教领袖,让我们从信仰上皈依他;作为藏人的民族领袖,他在全世界的影响让我们深感自豪!当时,我刚结束在安多和康地的旅行,有足够的事实这么说。在整个多卫康,无论走到何处,无论见到的是市民、农民和牧人,还是僧侣、教师和学生,甚至体制内的许多藏人,每每说到流亡中的达赖喇嘛总是热泪盈眶。

可是中共对达赖喇嘛的诋毁和歪曲,从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西藏之后,就没有停止过。最初出于“统战”的需要尚未如此,但在毛泽东的心目中,显然把达赖喇嘛视为一个不幸走上宗教之途的年轻人,否则他不会对一个宗教领袖说什么“宗教是一种毒药”。1959年以后,在中共强悍的宣传攻势中,达赖喇嘛被赋予“最反动的分裂主义分子”的形象,而且被固定、被强化、被灌输。多少年来,无论文革时用漫画丑化,还是今天动辄斥责世界上凡是欢迎达赖喇嘛的国家和领导人,中共从未放弃过对达赖喇嘛的攻击。

不同的是,过去还会连带藏传佛教一并唾骂,似乎藏传佛教也是产生“旧西藏”所有罪恶的渊薮。这是因为中共从来都以所有宗教为对立面,藏传佛教也不例外。但如今似乎获得了赦免,当然前提必须是“爱国”。然而将达赖喇嘛与藏传佛教剥离开来,恰如将血肉相连的一个人割裂开来,本身就不正常,如同一种谋杀。将全身心奉献给佛教和西藏且众望所归、民心所向的达赖喇嘛,怎会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呢?而这样的污蔑,一方面反映了占领者的强横,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它的愚蠢。

今天的世界已不是过去那种封闭的世界了。达赖喇嘛的真实形象并未因为中共的扭曲而扭曲,相反正如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佩洛希所言:“对于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人们来说,达赖喇嘛陛下是他们的精神寄托,是内心和谐平安的源泉。达赖喇嘛周游世界各地,致力于不同宗教信仰间的沟通。他利用他的国际威望,推行佛陀的智慧、慈悲与非暴力的力量,来解决包括西藏在内世界各地的冲突。”

虽然藏人不幸,在于生为藏人而不是别的什么人;但藏人有幸,在于藏人因为有了达赖喇嘛,世人才知道了藏人的苦难和善良。从一个民族的角度来说,达赖喇嘛的伟大,在于他表达了这个民族最深厚的慈悲和坚忍。这是我们共有的因缘赐予我们最大的幸运和恩情,感谢三宝,从未放弃我们!

谨以此文,衷心恭贺西藏民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美国国会金质奖!

2007-10-9,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胸口的达赖喇嘛

图为在北京学习的一位年轻藏人的胸口上,达赖喇嘛在微笑着。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October 19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