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中国大报《南方都市报》上有一则消息,介绍一位新近出名的女演员下一部参演的电影,可能是武侠新片《唐卡》里的文成公主。对这个女演员的消息我并不关心,但关于唐卡的说法吸引了我。是这么说的:“作为藏族文化中独特的绘画方式,唐卡兴起于松赞干布时期,也有传说是文成公主发明的:文成公主进藏之时,怕在高原不易携带佛像,于是用含有矿物质的颜料在画布上绘制佛像。电影《唐卡》就是以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传播中原文化为故事脉络的一部武侠电影。”

唐卡会是文成公主发明的吗?若真如此,至少应该在中国古代的绘画史上留下证据,可是为何没有?不知是那个记者胡说八道,还是这部电影的编剧胡编乱造,但这么堂而皇之地以讹传讹,有必要予以澄清。

几年前,为了写有关唐卡的文章,我在拉萨采访过诸多唐卡画师,有的是传授唐卡绘画的大学教授。回顾唐卡的历史,他们认为可追溯到佛陀释迦牟尼时代,画师们为了给世俗人间留下度化众生的佛陀形象,对着佛陀在水中映下的倒影进行描摹,然后制成画卷。西藏每个受过传统训练的画师都会如数家珍一般讲述这美好的传说,包括西藏的第一幅唐卡是图博国王松赞干布用自己的鼻血画的护法女神白拉姆。也有说法认为唐卡源于图博时代的文告和僧人讲经说法时随处悬挂的布画,历史长达1400多年。还有说法认为唐卡早在更为久远的象雄古国便已出现,用以传播最早的宗教——苯教。不论何时,唐卡的形式必定与游牧部族的生活经验相关。西藏人赶着牲畜在辽阔而荒凉的高地上逐水草而居,裹成一卷的唐卡成为漫漫长途中随身携带的庙宇。

关于唐朝皇帝把宗室之女当成公主嫁往西藏,中国作家王力雄在他关于西藏研究的著作《天葬——西藏的命运》中说得很精辟:“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文成公主的神话认识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似乎中国把公主嫁到哪,哪就从此属于中国了。这是一种有些可笑的逻辑……固然,正经从事史学研究的人还不至于把嫁公主当成国家主权的证明,但是过份夸大文成公主对西藏的重要性,却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似乎是因为文成公主进藏才使西藏有了文明,包括医疗知识、技术工艺、烹调知识、蔬菜种子,甚至西藏的佛教都是文成公主带去的。就算这中间有若干真实,然而过份强调,就成了一种民族自大的倾向,似乎只要汉民族嫁出去一个女儿,就能改变另外一个民族的文明和历史,并且成为两个民族世世代代不可分割的根据。事实已经证明这不过是一相情愿的神话。”

然而这个神话从来没有消停过,现在看来又要变成电影了。对此,一位藏人在网上幽默地笑说:“唐卡又成汉人发明的了,过一阵,藏人也会成为汉人创造的,哈哈。”但我认为光是幽默无济于事,我们更应该直截了当地说:“你们错了。历史不是你们修改的那样。”

2007-11-30,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藏人唐卡画家在绘制唐卡

图为藏人唐卡画家在绘制唐卡。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December 18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