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中国人越来越热衷于过圣诞节。商场和酒店的门前长着一棵棵张灯结彩的圣诞树,酒吧和餐馆的橱窗上贴着红扑扑、笑呵呵的圣诞老人头像,走到哪里都能听到那首庆祝圣诞的著名乐曲,人们的手机里塞满了祝福圣诞的短信。谁都知道,这样的圣诞气氛是各个商家制造的,为的是刺激消费。也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在平安夜戴着小红帽,拿着荧光棒,通宵达旦地狂欢,借机释放与圣诞内涵无关的激情。

同样的情景也在拉萨上演。近年来,拉萨的圣诞气氛也越来越浓郁,但同样是被商业包装。事实上,拉萨圣诞气氛的浓郁算得上是“援藏项目”,随着进藏“淘金”的移民源源不绝,为了“淘金”而使出的招数也是多样,包括利用各种外来的、本土的节日进行商业营销,以至使这些节日看似热闹,实则变味。

虽然大部分中国人并不信奉基督教,却也失去对共产主义的忠诚,普遍信仰缺失,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和乡村,有各个阶层的人转向佛教、基督教,这是很自然的精神需求。有意思的是,在有着千年佛教传统的西藏,如今也出现了一些改变信仰的藏人,虽然极少,但确实存在。也许这个话题比较敏感,其实许多藏人在私下里常有讨论,网上也有一些局部范围的讨论。比如两年前看见一个帖子透露一些外国传教士在藏人学生比较集中的大学传教,据说有的成功者已建立藏人学生中隐蔽的基督徒组织。而“这些藏人学生基督徒,有的是为了学习英语,有的是为了得到经济上的资助,有的是为了出国,总之真心信仰者应该在少数。”

无论是否信仰真的转变,作为佛教徒的我,在此需要表态的是,宗教信仰是个人内心深处的精神经历;对宗教信仰的不同选择,从普世的观点来说是个体选择的自由,从佛教的观点来说是因缘的不同。但多少遗憾的是,我在基督徒的网站上看到一些帖子,如“为西藏基督教同工祷告”的帖子中说“西藏,是黑暗势力最强的地域之一”,在西藏传教,“那里绝对是属灵征战的地域”。又如“西藏各地基督教发展情况”的帖子中说“长久以来,西藏一直是基督教最大的挑战之一……‘在西藏改变他们的信仰,就像钻进狮子洞偷走母狮的幼仔一样难。’”

基督徒素来具有传教热情,传则传矣,对方信则信矣,可若将另一种宗教视同黑暗而决意奋战,如此强烈的类似于政治正确的“宗教正确”,令人想起历史上西方传教士在西藏传教屡遭失败的原因,当时那位曾经支持过基督教的摄政王颇罗鼐劝诫固执的传教士:“我们尊重你们的宗教;我们也要你们尊重我们的宗教……”。是的,除了相信自己的宗教,也应该对其他宗教予以尊重。我赞同一位年轻藏人对未来西藏的设想——“依然拥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依然能够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并且还是“一个与世界接轨的西藏……一个保障个人选择自由的多元的西藏”,人人各得其所,岂不乐哉?!

2007-12-25,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在藏地传教的西方人在藏地高山上竖立十字架1

在藏地传教的西方人在藏地高山上竖立十字架2

在藏地传教的西方人在藏地高山上竖立十字架3

图为在藏地传教的西方人在藏地高山上竖立十字架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8, January 2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