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神明的渴念
来自脚下这片神圣的土地
我撮土为杯 掬水为酒

这溶血的酒
我来祭奠哪一片热望的厚土?!

大地,在你痛苦的手掌上
人们努力睁开双眼
眼望我披挂火焰
立于干渴绝望的中心

已有多久啦 爱我的人们
我晃着这颗燃烧的头颅
胸怀这颗破碎的诗歌心脏
彷徨地走在这片无有生机的土地上?!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