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原上 我总是急急奔走
奔走找寻童年遗失的的那只鞋子
和早年祖父丢失的那把斧头

那在风中轻舞的遍地的青草
如同我遍地的情人
她们总是使我俯下身来 亲吻土地

生在平原 爱在深秋
周身之爱
让我难已舍弃生养我的平原土地

有一天谁都会知道
在平原深处我是一棵难已枯死的青草
有着一颗难已入土的灵魂
再生之根 使我在大地之上
同我遍地的情人
边 歌 边 舞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