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31

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1

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2

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public domain)

金华街头独腿大叔

金华街头独腿大叔(public domain)

近日,读过题为《金华街头独腿大叔用粉笔画名人肖像惊呆路人》的文章,禁不住感慨,据浙江在线1月13日报道,2017年1月10日傍晚,正是寒冬腊月。凛冽寒风中,在金华市区解放东路人行天桥的桥头,一位“独腿”的大叔坐在地上,用粉笔、炭笔在地上作画。他画的“撒切尔夫人”、“科比”等名人肖像,惟妙惟肖,引来路人围观点赞,大家都夸他是“街头画艺术家”。但并未详细谈及围观路人对他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显然,他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对他的同情和安置,这一点是令人寒心的,故此,彰显了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对弱者的冷漠和保障系统的缺失。

文章引述街头艺人的话说,我不是艺术家,我画画是为了养活自己,最多算个懂点艺术的乞讨者。他叫丛兰桂,今年54岁,来自山东临沂。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务农。16岁那年,因左腿长了骨瘤,根部以下都被截肢了。他想养活自己,开始自学书法,之后就在街头卖艺。这就是说,他没有得基本的生活保障,与媒体经常自夸的官员的政绩形成巨大的落差,我很不理解,国家经济形势好,已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诞生数以百计的亿万富豪,企业上缴不少税,政府却不能出点小钱,养活这些残疾人,逼迫他们走南闯北,沿街乞讨,饱尝辛酸,而官员一点也不觉得丢脸,政府高官外出动辄装逼,四处撒钱,被骂为“大撒币”。

我仔细看过上述文章配发的照片,这位街头艺人还有些灵感和才华,他即兴创作或临摹的画作,比有些职业画家的东西还要好,报道说,他书法学了六七年后,丛兰桂开始学习画画。为节约画笔和纸张,他经常用煤炭在地上画。从21岁出门,丛兰桂已在外漂泊30多年,几乎走遍了中国。丛兰桂说,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到当地的博物馆、艺术馆等艺术殿堂去参观,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都去过。他把每次参观都当成一次学习。1992年,他流浪到广州,那里正举行书画艺术品博览会。一连十几天,丛兰桂每天去观摩学习。“这段时间,正是我画画进步最快的时候。”这些生动的情节都说明,他不是那种造假骗钱的“残疾人”,也不是一点能力没有,按照他的特长,政府官员只要有心,就很容易为其找到工作,比如,各个县乡镇都有文化馆,都需要美术人材,搞几个名额就能造福一方,就能给类似这样的人以温饱与园地,或者直说吧,山东省临沂的官员少吃几口大鱼大肉,少喝几口酒,就能养活丛兰桂,可惜,现在很多贪官污吏都姓“钱”,心肠是黑的,眼睛是红的,而且是朝上翻的,真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也许有人会说,加拿大也有很多这样的乞讨者,凭什么指责中国。你看Dundas Square每天都有手捧盒子要钱的老外,这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我问过一些人,也请教过官员,这些人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只是两类人,一是精神有问题,难于治愈;二是喜欢这种乞讨的生活方式,政府安置他们也不去。每当冬季,政府都会派人劝说街头流浪者,住进Apartment,以免他们冻伤。就吃饭来说,在加拿大,只要做点事,就能裹腹,如果挨饿,可以去“食物银行”领取,听说唐人街有一家免费吃饭的地方,他不问来人身份,只要进去就给饭吃,如果浙江金华也有这样的好地方,大概丛兰桂就不会在年终岁尾,坐在街头,耗费才能和时间作画了吧。

再看一些所谓先富起来的土豪,近年来潮水般涌向世界各国买房安家,出手大方,一掷万金,但鲜有资助公益事业的,对类似上述的“街头艺术家”也少有顾及,我读过有关王某某的连篇累牍的报道,有的还称他为“国民老公”,要我看,女孩爱他的目的可能大都是为“圈钱”,他自己太小也不懂事,他们家如何致富的,他应当知道忌讳所在,当然这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我只想说,你拿点钱多帮助这些“街头艺术家”,比那些虚情假意的红男绿女要好得多。其他的富豪,也不要抱怨自己缴足了税,而政府不作为,其实,生命的有限性与因果报应的规律,已经提示人们,过多地贪婪和聚敛钱财,不能给任何人带来精神上的快乐和幸福,只有用钱赞助有意义的事业,才能化解一切矛盾,令人敬佩。

就我个人经历的事儿也可以作证,见过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长者,他对任何人,不论什么阶层,不论远近,只要他碰上了感觉好,就立即赞助,出手非常大方,他身患重病,一次次被护士推进急救室,一次次神奇地死里逃生,真的令人不可思议,后来细心琢磨,我悟出来道理:他太好,太仁义,上帝不希望他过早地离来他的朋友。因为人们需要他。同样的,对于上述的残疾艺术家,假如哪一个官员,不计个人辛苦,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帮助他解决温饱,一定会有好的前程,家人也会幸福平安的。

当然,彻底解决类似问题,还得靠社会保障制度,不能过多责怪企业老板,据说中国企业每年上缴的税不少,关键是没用在刀刃上,国家法规也不错,但落实到每一个弱势群体的个人身上,还得靠各基层官员,现在当官的,从村乡镇,再到县市省,有几个人关心老百姓的?何况是没有条件请客送礼的残疾人,除了贪污受贿玩女人,他们啥也不感兴趣。对山东临沂来说,国家花那么多的钱,养着监控类似陈光诚的警察,还没看住呢,自然也不会帮助“街头艺术家”了,因此,制度的弊端造成了官员的冷漠和自私。观赏这些美丽的图画,忍受力不从心的煎熬,目送丛兰桂远去的背影,只能一声叹息,不知道这种惨状还能持续多久,只感到自身人微言轻,老之将至。

2017年1月13日于多伦多。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