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城市,这个消灭清纯的灵魂与矫健体魄的地方,我已深深地由衷地感到城市的恐怖和可怕。

在我的眼中,城市已不再是文明的象征、一道精致的风景线。

相反,城市到处散发着物与肉发霉的荤臊气息,已熵变为灵魂的垃圾箱、魔鬼的竞技场。

那高耸入云的城市大厦,不再是予人以温暖馈人以安宁的地方,而是一个个张着巨口吞噬生灵的潘多拉匣子;它也不再是城市流行曲中和谐的音阶,而是金石俱损藏污纳垢的最佳处所。

在城市,我的心灵永远难以空灵自由地呼吸。我的思想之羽永远飘浮在水泥森林灰色的天空,既不能平稳地升翔,又不能安逸地沉落……

那匆匆而来形态服饰气质目的各异的人群呵,是我将终生为伍又将终生为敌的伙伴;

那飘闪倏忽的眼神、模糊诡谲的嘴脸,是同我何其相近相似而又难以彼此相亲相容的同类呵!

无数个晓晨残夕,当我们不再怀着一种近乎虔诚近乎愚沌的心态对待城市,我们不能不痛苦地意识到我们的正直与善良正遭受着城市步伐的践踏;我们的良心在日复一日地被阴险和狡诈强奸……

我们的良心趋于麻木,麻木到需要注射毒剂,才能在城市踩着别人的呻吟挺起胸来!

我们都需要发泄,疯狂地发泄一次,将这城市蹂躏我们灵肉时强加给我们的羞耻感发泄清楚。

否则,我们的激情只是一种毒素的作用,它使我们日益偏离正义、侮辱同类、损害自然!

城市是显贵们操纵世界的游艺园、恣意享乐的烟花巷、屠戮生灵的演武场……

我们要么附从大户的权威钱势,要么抗争!

让我们作一次心灵的忏悔!

在这阴霾晦暗的城市风景里,寻回那一抹曾失去的清纯笑颜……

否则,在躯体还来不及僵硬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已经在为自己举行安葬弥撒!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