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很聪明的生意人,在一个繁华的街面上,开了一家饭店,店名叫“兔脑袋火锅”。生意人之所以把店名取名为“兔脑袋火锅”,决不会因为是兔脑袋有什么好吃的原因而起此名的。生意人一定认为兔的脑袋比一般能吃的动物的脑袋要聪明得多,恐怕“狡兔三窟”这句成语就是对兔子的充分论证。试想一下,在当今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中国社会里,谁不想让自己变得聪明过人,以便立足在由骗子和傻子组成的世界里叱咤风云。生意人由此异想天开的用自己的商战逻辑推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人要是吃了聪明兔子的脑袋,那么人的脑袋就会也聪明起来,至少不会比兔子笨,那么不用说,消费者也一定会象生意人这样想,既然如此,“兔脑袋火锅”饭店就一定会火得不得了。

至于生意人开的“兔脑袋火锅”饭店是否能火起来,暂且不论。但生意人自以为是的生意经──既消费者的行为也一定能按其商战逻辑进行消费达到门庭若市的程度的想法,让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近期甚嚣尘上的“三个代表”。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生意人的想法和江泽民的提法有某些共同之处,都自以为是认为不论是消费者,还是广大的人民群众也会像他们那样异想天开的跟着他们的思路跑,一个是高朋满座,另一个是谢主龙恩。然而不幸的是(对生意人和政客而言),消费者在假冒伪劣产品的洗礼之下,消费意识已经有所解放,不被商品广告彻底的奴役了。在政治舞台上,中国也已不再是“党指向那里,人民群众就奔向那里”的愚昧时代了。尽管江泽民不时的高喊着所谓的“与时俱进”的口号,但他还是在腐败之风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达到肆无忌惮、前所未有、登峰造极的程度之时,不合时宜的一相情愿的将“三个代表”粉墨登场了。

实际上无论是生意人推出的“兔脑袋火锅”,还是江泽民造出的“三个代表”,如果不是强制让消费者或广大人民群众接受,那到也是无可非议。比如说,生意人不管把“兔脑袋火锅”说得天花乱坠、神乎其神,但消费者毕竟还有选择的权利,即使是上当一次、两次,毕竟还能有退避三舍、敬而远之的机会。但江泽民所造出的“三个代表”,似乎就强人所难的味道,一天到晚在各种媒体上狂轰滥炸,让人们无处可躲,更有甚者,如果有人对此有批评之意,那么就会被投入监牢,品尝铁窗之苦、牢狱之灾,哪怕象网络作家罗永忠这样的一个残疾人在互联网上发表对所谓“三个代表”的见解也不放过。如此“三个代表”,却成了思想者入狱的敲门砖。喜哉!悲哉!不言而喻。

在共产党那个伪共产主义理论还没有实现之前,人的品德达到忘我的境界还在彼岸──也就是人的私欲还在支配人的行为的社会还在存在的时候,不妨借用一下中共的同类伏契克的一句话:“善良的人啊,要警惕呀!”是啊,在现实生活当商品的信誉程度及政权的制约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善良的人一定要对那些无论是把自己的“兔脑袋瓜火锅”向消费者说得天花乱坠的生意人,还是把自己的所谓的“三个代表”宣传的冠冕堂皇的政客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事实上,无论是生意人,还是政客,他们的主要目的,一个是“守株待兔”想从消费者的兜里获取更多的金钱。一个是以“太阳的名义”想捞取双重利益──一方面在政治上保证自己的威权不受染指,另一方面在经济方面捍卫特权阶层的地位不受动摇。

最近,笔者再次路过那条繁华的街道时,那家“兔脑袋瓜火锅”饭店的店面招牌不见了,不知道是生意人捞了一把走了,还是消费者根本就不买“兔脑袋瓜火锅”饭店的单的原因,反正那个“兔脑袋瓜火锅”饭店是不见了。至于那个“三个代表”是否还在畅销,笔者就不知道了。因为家里小孩要学习,电视不能看,想到外边了解一些情况,又怕被“代表”了,只好模仿鲁迅一下“躲在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冬秋。”

(2004年3月18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