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赵紫阳找胡启立、芮杏文谈话,特别强调了他的关于处理学潮的三点意见,并说,“对于这次学潮,新闻舆论一定要坚持正面报导为主的方针。”下午,赵紫阳按既定方案乘坐专列出访朝鲜,李鹏、乔石、田纪云到北京火车站送行。

14时许,人民大学校园贴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宣言》:一、完全支持北京高校学生提出的7条建议,坚决支持学生及社会各界人士的爱国民主运动。二、即日起博士生全部罢课。三、“集体领导、集体决策造成的失误(李鹏语)应以集体辞职,来表示“集体负责”(李鹏语)的诚意。四、强烈要求75岁以上党政军领导全部辞职。五、反对暴力,保护人权,军队不应参加和干预国家事务。六、中国共产党活动经费不得由国库负责。七、解除报禁、新闻自由,允许民办报刊、电台和电视台。八、由社会各界人士成立廉政委员会,清查党政领导层中腐败现象,立案审查高干子女亲属的非法经商活动,并将结果公布于众。

由副总编辑孙长江主导,《科技日报》在第一版刊登了该报记者集体采写的“风一程雨一程壮歌送君行”,报导了21日晚、22日学生游行、悼念活动情况。这是官方媒体首次突破禁区的举动,得到学生及各界好评。

北大、北京科技大学等校一些青年教师宣布罢教。一些高校的大字报提出:“全市高校实行总罢课”,“不达目的决不上课”。有的还提出,“实行全国总罢课”。

10时,清华少数学生试图抢占校广播站,遭到校方阻止。北大学生也抢占校广播站,遭到学校领导的严厉批评后退出。晚20时,人民大学学生占领了校广播站,由于校方提前转移了广播设备,学生无法播音又退出。北大生物系学生沈彤在他邻近北大三角地的宿舍拉起了广播线,建立有史以来学生运动的第一个广播站。

晚,由刘刚联络的北京21所高校数十名代表在圆明园开会,成立了学生自治组织“高校临时委员会”,后改名“北京市高等院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简称“北高联”)。详情见刘刚《1989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http://is.gd/bv9zgf 圆明园会议选举政法大学政治系学生周勇军为北高联第一任主席,常委有王丹、吾尔开希、马少方(北京电影学院夜大剧作班学生)、臧凯等。

下午,刘刚由政法大学研究生龚自忠带到我的宿舍,刘刚知道我在政法大学学运中的情况,我当时不认识他,也不认识龚自忠,刘刚请我出席圆明园会议,参与学生组织,,我说我是教师,身份不合适,名不正言不顺。学生自治组织在成立之初就有教师参与,容易被当局抓住把柄。

我教的研究生浦志强出席了圆明园会议,刘刚动员他担任主席,浦回答能力不够。浦的养父母在农村,年事已高,只有他一个孩子。浦说我曾叮嘱他不要出任主席,我记不得了。但我叮嘱过他,为了父母,注意自身安全。

《科技日报》突破禁区的报导在北京各界引起极大反响,早上起就有许多人打电话到该报,认为说了公道话。但孙长江表示,他们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一种职业道德的表现,尽了新闻传媒应尽的职责。该报记者亦表示,并不感到自己报纸的报导特别好,只感到有些报纸的报导特别不好。事件是真实的,他们的态度是真诚的。

《李鹏六四日记》称:上午11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打电话给李鹏,说北京各学校学生情绪激动.酝酿明天罢课,希望赵紫阳主持听汇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也给赵紫阳打电话,要他推迟访问朝鲜。赵紫阳告李铁映,已委托李鹏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工作,向他汇报吧。(李铁映、李锡铭与李鹏一样,都主张对学运采取严厉手段。)

晚8时30分,李鹏去杨尚昆处,分析形势。杨尚昆也认为形势在发生变化,鼓励李鹏去找邓小平。李鹏要杨尚昆一起去,杨同意了。

晚上,李鹏在批阅大批文件和简报的同时,不断接到公安,安全,教委负责人关于各地学生动态的电话,电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