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番禺建筑学会专家库的专家成员,番禺建设工程交易中心的工程项目要评标的时候就要从专家库里随机抽取成员进行评标。好长时间没有参加评标了,看来近年来的建设行业很萧条,也是整个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一个表现吧。

今天上午接到一个评标通知,要我下午去评标。这几天我都在写一篇重要文章,心思都在这上面,加上很久没有参加评标了,以前形成的接到通知马上就设闹钟提示的习惯也丢了,结果后来就忘了评标这事。到时间了交易中心见我没去就打电话给我,我才急急忙忙叫了个出租车赶过去,这事可耽误不得,否则会取消专家资格。

赶到那里,其他几个专家早都已经做完功课了,在聊天,我没到,他们也不能走。我赶紧做功课,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项目,我很快就做好了。这时一位老专家对我说:“听说你现在成了作家了,写了很多文章?”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个年轻的专家就说是啊,大作家,大作家,很厉害。言语、神情中带着一种赞许的味道。这个年轻的专家是我的微信好友,肯定是看过我朋友圈里的文章。虽然他并不一定完全接受我的观点,但至少不是抱以反感、鄙视的态度。之前他们在等我的时候说起我,他就跟他们简单地说了我的情况。那个老专家还有一个女专家对我写文章的事很感兴趣,问我发表在什么地方,我说主要是在境外网站上,微信上也有,不过大多都被删了。他又问我境外的要怎样才能看到,我说要装个翻墙软件。他问什么是翻墙软件,怎么用,我都给他作了解释。还让他加了我的微信。他说哪天我也去装一个翻墙软件,欣赏一下你的大作。

看来我的微信还是发挥了一点启蒙作用的。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之前我在大学同学群里发一些启蒙帖,结果被踢出去了。后来一个跟我关系不错的同学告诉我,说有一天一个同学说:说不定哪天真的政局变了,那老徐就成了功臣了。这说明他们内心并不是真的死心塌地地拥护、看好这个黨,只不过是因为恐惧而不敢议论。尽管我被踢出群了,但能让他们产生这种心理,也算是一种启蒙效果。甚至,让大家看到我这样一个政治反对者能平安无事地存在,不断发声,就是对大家的一种鼓励。当然,也许哪天我会被抓,毕竟我做的太多了,而且太尖锐,但是,能这么长时间逍遥法外,也很不错了,已经能唤醒不少人了。那些被唤醒的人,想必他们会自己逐步走向成熟,消除恐惧,做他们觉得应该做的事。我自己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很多人是由于当局的掩盖、欺骗以及忙于赚钱、生活而没能觉醒,只需要轻轻的点拨一下就能朦朦胧胧地醒来,然后逐渐清醒,这是缘于人的追求真理的本性和基本良知。如果这个社会没有足够多的人具有这种追求真理的本性和基本良知,那这个社会是怎么都没得救的。我不包打天下,也没那个本事,我做好我能做的事情就行了。

启蒙真好。

2017.3.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