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给历史人物戴上汉奸帽子,似乎成了一种时尚。汉奸帽子满天飞,飞来飞去居然飞到孙中山的头上!

这种境况,令人心忧。本来,评价一个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看看他有没有推动历史进步已足够了。丑化孙中山卖国,好比美化秦桧该杀岳武穆,有此居心者,其心可诛,其人可恨。

笔者认为:当下,对孙的批评固然正常,伟人也须走下神坛,但评价他除了要有雅量、要诚实与宽容,更要有平等、客观、公正、规范的求实精神。存在任何附加值的意识形态及个人好恶,是万万要不得的。如此现象,倘若不逐条廓清本原,势必会对正在成长期的青少年及下一代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有人说孙中山反清时期和日本黑龙会频繁勾结,称“汉奸”恰如其分。事实上,孙中山一生的革命历经多次转型,结合那个时代,他早期的革命活动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局限性。他要的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要的是维护大汉族利益的革命政权。毕竟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满人,握有实权,他与伊藤博文等人的关系也只是私交,也只是日本一部分政治家或同情进步势力,或有个人政治目的,看不出孙文本人具体落实了哪些口头承诺。

政治家搞活动,无所不用其极。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更深谙机变之道,说一套做另一套,只要能推翻晚清政府就足够了。这毕竟是他的早期政治活动,身单力薄,形势窘迫,足可理解。

如果因这一问题而上纲上线,那圣雄甘地、真纳他们岂不都是“印度奸”了?华盛顿联合法国打击英殖民军及本土势力,他岂不也成“美奸”了?

有人说他出卖东三省是为了和袁世凯争权,我们研究历史找不出史料上任何蛛丝马迹。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势必触犯不同政治集团或个人的既得利益,甚至上升到情感恩怨。成王败寇,虚虚实实,每一个英雄的谢世后,反攻倒算活动,便纷至沓来,这样的史实,屡见不鲜。

有人讥讽说“三民主义”,仅口号而已,民族是袁完成的,民权被和谐了,关于民生部分全是扯淡。这论断实在偏激,民族乃是南北合力,民权得到了尊重,谈及民生,这不是一个人,一个伟人一刹那就能完成的,那不过是经济水平发展的一个阶段的必然产物,得有所探索,有所尝试。再说,这个汉奸帽子,有何关联?

有人诬陷孙后来不再提及民族主义。难道孙在《临时约法》里没有赞成五族共和吗?后来的新三民主义不是做的更好吗?

有学者居然认为日本人入侵中国,也是孙之过。说孙给中国留下一个“共和不共和、封建不封建、中不中、西不西的四不象”中华民国。这样论断荒唐可笑,孙能保证自己的自然寿命永不停息,中华民过的未来岂能由个人所左右的了?

有人大骂孙欺师灭祖到处找人借钱闹革命。孙欺侮了哪个师又灭了哪个祖?如果你没有财力,仅靠嘴皮子就能积蓄力量吗?哪个英雄不吃饭?哪个英雄的肉体已百炼成钢?何况“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没法与老袁比,人家是个改良派,家大业大。他为了反清也为了吃饭,当然找财阀了,甚至为了条件交换,孙卖房子没了房子,卖自己的地没了地。

可以这么说,孙中山先生是近代中国唯一为实现真正民主政治而终身奋斗的革命家。他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尝试,他没有进行小修小补的所谓改良改良,而进行真正的波澜壮阔的实质性革命!为此,他奔走不息,殚精竭力,乃至积劳成疾,过早离世……

秦穆公曾叹曰:“吾不以一眚掩大德。”论功绩安能细论小节?唐太宗弑兄屠弟,不照样可当天可汗?一部分人吹毛求疵,以博哗众取宠之娱,焉不悲哉?

国父遭骂,实乃国家蒙耻,民族蒙羞!

国父泉下有知,情何以堪?

(凤凰博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