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北大、人大、北师大、北京科技大学等校校园相继出现一份大字报,呼吁学生到《北京日报》社抗议。下午2时,以上述四校为主的近千名学生骑自行车游行。下午4时许,游行队伍到达《北京日报》社。学生们将一份份6月1日的《北京日报》集中在《北京日报》社门前点火燃烧,抗议该报6月1日刊登《天安门广场啊,我为你哭泣》一文。学生们呼喊“北京日报,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死路一条”、“北京日报,诬陷造谣;长此下去,人民不要”等口号。

上午,邓小平、李先念、彭真、杨尚昆、薄一波、王震等中共元老和留任的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姚依林一起开会,共同就“迅速制止动乱,恢复首都秩序”,并对天安门广场清场做出决定。

下午,杨尚昆主持召开中央军委组成人员和戒严部队指挥部负责人会议,根据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共元老的决定,命令一部分尚在北京郊外的戒严部队于6月3日零时(即6月2日晚)进入北京市区,向警戒目标开进。

27集团军奉命秘密进驻人民大会堂,从晚9时起,该集团军官兵穿便装、分批沿虎坊桥、珠市口路线向人民大会堂开进,被民众发现,遭围堵。李锡铭、陈希同下令北京市人武部、宣武区政府、街道办事处全力协助27集团军。

65集团军奉命在晚上12点前以秘密行进、分散潜入的方式,进驻人民大会堂。该集团军官兵穿便装、分批抵达中南海,经地下通道进入人民大会堂。晚10时,逾4千名官兵全部抵达人民大会堂,武器弹药则用挂地方车牌的车辆运抵人民大会堂。

下午,63集团军187师官兵穿便装从石景山地铁站出发,分别抵达北京火车站、崇文门、前门等地铁站,然后从地面分批向人民大会堂进发。武器弹药则用挂地方车牌的车辆运抵人民大会堂。

午夜,24集团军乘车从北京顺义县临时驻地出发,悄然抵达北京近郊半壁店,然后徒步向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公安部机关大院进发。在崇文门区广渠门立交桥附近被民众发现,摩托车队(飞虎队)快速传递消息,呼吁民众堵截。部队一路受阻。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截至2日凌晨3时,已有25000人进入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人民大会堂、西侧的公安部大院、北侧天安门与午门之间,在南面,北京东站也有先期从沙河到达的3000兵力,已形成四面对天安门包围之势。

下午,中央军委关于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命令下达到戒严部队军一级,该命令的保密等级为最高等级的“绝密”(中国保密等级分秘密、机密、绝密),只能传达到师一级指挥官。

16时,刘晓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等4人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北侧举行记者会,宣布开始48——72小时绝食,发布《6.2绝食宣言》。万余人围观。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安排政法大学青年教师陈小平作为当天刘晓波等人的新闻发言人。侯德健当年从台湾到大陆定居,与东方歌舞团高知名度的歌手程琳相爱结合,知名度相当高。他在广场绝食引起轰动,成为新的热点,广场出现人潮,流传一句话“先看女神后看猴”。

《6.2绝食宣言》称:我们绝食,我们抗议,我们呼吁,我们忏悔。我们不是寻找死亡,我们是寻找真的生命。在李鹏政府非理性的军事暴力高压下,中国知识界必须结束只动口不动手的软骨症,以行动抗议军管,以行动呼吁一种新的政治文化的诞生。

新华社发出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撰写的《认清动乱的实质和戒严的必要性》文章,称:极少数人制造动乱是早有预谋的;目的就是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极少数人制造这场动乱是周密策划的,是有国内各种政治势力插手的。

22时55分,一辆无牌照的三菱牌吉普车疾驶经过复兴门外大街,撞倒一辆三轮车后冲上人行道,造成行人3人死亡、1人受伤。市民从肇事车内发现武警服装、警棍、刀等物。事件目击者说此前已有多辆吉普车高速驶过。

李鹏《六四日记》记载:下午.我请江泽民同志来,共同审查了常委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报告。晚上。江泽民同志和我一起听取丁关根同志的汇报。(这证实本人曾在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江泽民不仅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也是责任者之一。)

四川。成都一些高校出现署名为“成都高校自治联合会“的《空校运动》,称:”1989年6月2日,成都高校自治联合会集体表决,全数通过了空校决议,决定‘提前回家,提前开学‘。

江苏。“南京高校联合民主长征队“的先遣队到达安徽滁州。江苏省政府、教委及有关高校的干部跟随队伍做工作,劝回40余名学生。

中国官方统计称(数字显然大为缩减):5月20日至6月2日,我国在国外留学生先后参加游行、集会的约两万多人次。其中,在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日本等国各有数千人,在联邦德国、挪威、瑞典、爱尔兰、丹麦、荷兰、意大利等国各有几百人。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