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妹发誓,她拼了命也要找到当日的祸主,那个撞死薇薇的骑自行车的恶人!

小九妹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警察同志向她保证马上立案认真调查,争取早日破案,还请她回家休息静养,一有消息就会通知她的。她不甘心在家坐等,一定要自己帮着寻找线索。

小九妹妹几次三番上学校向学校里的老师,同学,工友打听事发当日的情形。一开始,大家都陪着她抹眼泪,说着薇薇生前的种种,多么好的小孩啊,越说越伤心,同情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后来,小九妹去的次数多了,人家的耐心渐渐耗尽,每天也有事要处理应付,一看到小九妹来大家就躲。

小九妹到出事地点寻找事发目击者。她带着军用水壶、干粮,烈日下一站就是一天,一个个地询问过往行人。她随便抓一个和她对上眼的过路人就问,你前天早上在这里看到一个小姑娘被自行车撞死吗?人家说不知道,她叹一口气,就要告诉人家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从薇薇从小受的苦,说到一丁点大就乖巧懂事带着弟弟做家事,一直说到学校里成绩优秀,当班干部,刚刚入了少先队,不知不觉连带着说起自己家庭出身不好十七岁丧父文革中家里遭的难。一边说一边掉泪,引来众人围观,活脱脱一个祥林嫂再世。

水壶

派出所来通知她,说是虽然找到了几个目击者,可惜每个人的描述都不一致。骑车人的体格身高,长相特征,自行车车的型号,当日自行车从何方来又往何方去,众口纷纭,依旧没有准确线索。最后的结论是所里决定结案。小九妹连着几个月到派出所希望见到派出所的领导申诉,请求不要结案继续调查,还写了一封封信给区级领导和市级领导,皆石沉大海。

娘劝痛不欲生的小九妹:人死不能复生,你找到祸主也不能从阎王爷那里换回来你的小囡。各人命,各人生。投胎做人就是来受苦受难的。做人要往长远里看,你没了女儿,还有儿子呢!好好把心思放在儿子身上吧。把儿子养大了,你就有福了。

娘的话提醒了小九妹,是啊,我还有南南呢。这几个月,谁照顾的南南?沈少是怎么过来的?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