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轻了,每次扶娘上马桶的时候,小九妹都不无担忧地想。娘还说,已经连着几夜,后半夜看到爹爹来看她。

冬天终于过去了,春寒料峭。清明快到了,这一日娘看上去气色红润,兴致不错。小九妹坐在床前陪着娘话家常,说到寒食节的来历和吃食,小时候在家乡祭祀的风俗,娘突然想吃乔家栅的艾叶青团,馋得孩子似的,急着催小弟去买,还叮咛着要带好家里的锅子,装的时候要小心分开,芦叶垫底,千万不要拿回家来粘成一个大绿疙瘩。小弟笑道,娘放心,你托我办的事我哪一件没办好。等着我,我快去快回,让娘吃上最新鲜的艾叶豆沙青团。

小弟走了,娘叫小九妹把一只深红色的樟木箱子搬到床前,让她仔细摸摸。小九妹摸了好久才摸着娘说的一个暗格,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娘过去珍爱的首饰和叠得整整齐齐的旗袍。娘示意小九妹取出来收好,特别指着其中一枚簪子嘱咐她好好保存不可送给外人。

簪子

小九妹万分疑惑,小心得捏着簪子拿到太阳底下细看。簪子是几十年前的式样,东洋风情,虽然有些褪色仍清晰可见粉红粉黄的花样,簪头垂着亮晶晶的珠子,手一晃珠子互相碰撞叮咚作响。

小九妹的心狂跳起来,颤声怯怯地问:“娘,这,这是什么?”

抬头殷切地看娘,只见娘一脸的潮红,绽出孩子般调皮的笑:“老爷,诸事已妥,我来了。” 眼神放空,头一歪,就过去了。

“娘!”小九妹扑在娘身上,恸哭:“娘,你别说走就走!这些年我能活下来都亏了你啊,你走了我害怕呀!”今生从未和娘挨得这么近,小九妹喊出了心里的话,可惜娘已在黄泉路上走远,听不见了。

楼梯口传来蹬蹬的脚步声。小弟兴冲冲的端着一锅刚刚出笼的青团, 艾叶清香扑鼻。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哭喊道:“娘!你怎么不等等我!你还没有吃上我买的青团呢!”

颗颗青团滴落,色泽鲜绿娇嫩可人,如同娘年轻时的俊俏模样。

青团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