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未出阁的姑娘的做派小九妹是越来越看不下去了,生怕她们把南南带坏了。记得有一年夏天,南南的一个女朋友来家里玩,胸口的两坨肉称称起码有两斤重,砧板上切切足足有一大盘,还穿着细细的吊带小背心,袒胸露乳一点不害臊,神色自然地挽着南南,让她恶心的想吐。还有一位,一双尖头皮鞋头尖得好像詹姆斯邦德007的秘密武器,一条喇叭裤走到哪里就拖到哪里。小九妹临送客的时候说,谢谢侬今天帮我们家免费拖地板啊。一个个都画皮似的往脸上涂脂抹粉,小下巴削的尖尖的,好似一个模具里刻出来的,让小九妹分不清谁是谁。有一次南南带了一个新女朋友来,小九妹就搞错了,以为还是上一位呢,搞得南南很尴尬。

现如今三十多岁的剩女和自己当时是不一样啊,都三十了还玩清纯装嫩,穿花花绿绿小女孩的衣服,一拍照就是剪刀手,还青蛙似的鼓腮瞪眼嘟嘴巴,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嗲得实在是和年龄不相称。

LV

物质上的虚荣就更让小九妹胆战心惊了,担心她们把南南的钱骗光光。有一个特别喜欢名牌包,她托南南到欧洲出差时顺便为她买包包,南南手握娘娘圣旨——一张印有图片和型号的购物单,几乎跑断了腿,正品店直销店都看过了,她还不满意,因为南南没有买到她最心仪的包包。每天上班下班背进背出,生怕没人看见她的包包。里面装的又不是金银珠宝,不过是一个午饭盒一卷草纸,至于嘛,小九妹心里讥诮道。

这些年,南南带回家的女朋友都毫无例外地成为了小九妹的假想敌。条件比南南好的,小九妹怀疑对方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致命伤或不可告人的难言之隐。她需要彻底调查对方的背景,仔细盘问,即使对方回答得滴水不漏也很难打消她的疑虑。真的遇到对答如流八面玲珑挑不出错的,小九妹又不免自卑和嫉恨起来,担心婚后南南不是其对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条件比南南差的,小九妹怀疑对方一心要来吞她的钱——因为她的钱终究都是他的,对方要吃定我们娘儿俩的钱了,还等着南南养家,以后南南累死累活做牛做马都是对方和娘家的了。

南南现在的这位弱不禁风爱做小鸟依人状,凡事支使南南鞍前马后屁颠屁颠地孝顺。上回割个盲肠都要南南请假陪着在医院里跑上跑下,手术之后就更不用说了,又不是生小孩,让南南给她坐月子当舍姆娘似地伺候。南南带她来见小九妹,娇里娇气的,不肯吃小九妹精心做的菜,还说对鱼敏感吃了会出疹子。小九妹心里接口道,我还对你敏感呢。姑娘家里的人小九妹只见过一面,那做派哪能和当初的沈家比,要家世没家世,要教养没教养。晚饭后还要南南陪着余兴节目,去按摩房做马萨鸡唱卡拉OK,这种肮脏的风月场所哪是我的儿子去的地方!

小九妹托以前师院老同学老同事帮着找。可是,南南根本对她们不感兴趣,说他这次认定了小雪。要找到令小九妹满意又让南南喜欢的难于上青天。

唉,思前想后,看来看去,除了自己这个和南南有血脉关系的女人,如今的世上哪里还会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南南,保护南南,生怕南南吃一点点亏的女人!现在网上什么都有卖,要是我可以在电脑上照着自己的模版再加上南南的要求专门网购一个称心如意的儿媳妇就好了,小九妹胡思乱想。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