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因为好奇心,我不知道多少次当面问小徐他是如何认识他的干妈,又为什么把关系保持的如此的好。小徐听了我的问话后总是嘻嘻笑着装聋卖傻,仿佛嘴边上有铁将军把门似地不给予回答。不得已,我不得不寻找另外的途径了解小徐底细。这所谓的另外途径就是我的同事和朋友了。我挖空心思找啊,寻啊,竟然没有一位同事或朋友过去曾认识小徐的,或和小徐有过交情的,没有一位对小徐的过去耳濡目染的。就这样,我心里的迷团不得不搁浅在一望无边的荒滩,一时间得不到解决其实本身就是一种解决,把它抛在脑后也是一种解决。

时间不知不觉像大雪无痕似地过去了,而且竟然一晃就过去了几年。那时候,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的,都为了自己有个好生计,有个好前途,有个飞黄腾达的机会准备着。所以就有了辞职或下岗天南海北到处乱转当倒爷的;有了闭门不出焖着头学习考研究生的;有了一天到晚嘴里念着洋码子考托福和GRE准备出国闯天下的。我哪?受父母的影响天天都在死记硬背着英文单词,为出国做准备。而小徐早就摇身一晃成了倒爷,一天到晚不着家,几乎见不到人影。就是见到了也会使你大吃一惊。那是小徐吗?过去弱不禁风的骨架怎么变成了个小黑胖子了,浑身上下肉嘟嘟的。穿着和走起路来的派头简直就像一位大老板。脚下是一双亮闪闪尖鼻子的皮鞋,西服西裤胸前还打着彩色领带,头是一分为二的阿飞式,又黑又亮的,一看就知道每天至少用半斤头油,嘴里不是往上翘着就是叼着雪白色的烟卷。

有一次我闲事生非竟然打电话找小徐钓鱼。你别说那天我运气好,小徐的电话还真让我打通了。我兴致勃勃,说:“小徐,咱哥俩很久没见了,今天能不能一起去钓鱼?”

小徐开玩笑地说:“兄弟,我劝劝你该干点正业了。别像小孩子似地动不动就钓鱼。如果想钓鱼也要学哥哥我,到商场上钓大鱼,到电影界钓美人鱼。知道时间是什么吗?”

“什么?”

“金钱!”

“那么今天钓鱼的事就黄了?”我还不死心,继续央求。

“当然是黄了。再过几个小时我要乘火车到广州。这样吧,下个月初我有空,你来找我,咱哥俩聚聚,到时间我请你吃正宗的西餐。”小徐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我就在心里想:“都是他妈的钱惹的祸,把我们兄弟俩生生地分开,见一次面都这么难。”我摇了几下头,感觉身上掉了些什么,心里少了什么,便小声唱起了费翔的歌曲《冬天里的一把火》。

说来朋友们可能都不相信,没过多长时间我的好运来了。我竟然用书信做诱饵,钓到了生长在美国,正在活蹦乱跳的一条特大的鱼。美国一家非常大的肿瘤研究中心给我送来了通知,让我去报到,越快越好。没想到咸鱼翻身的好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当时把我给美得仿佛一夜之间人高了两尺。眼睛大了一圈。昨天和同事们聊天还推心置腹的,过了这一夜我那瞧人的眼光怎么就变得高高在上了呢?怎么就狂得心高气傲了呢?等我把签证办好了便趾高气昂地来到院长室,当时院长不在,院长办公室主任接待了我。我见到主任后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年为了一件小事他竟然添油加醋上纲上线差一点给我记了一次大过。在单位里每次我见到了他总是笑脸相迎一口一个主任叫着,而他总是待答不理的,总是仰着他那麻子脸目不斜视地哼了一下鼻子。简直让人厌烦透了。如果他单单对我这个样我也认了,谁让咱没钱没势不着人待见呢。他对我身边的几位朋友也是不理不睬的。可是他见他的上司,办公室里的院长和几位副院长可不是像对待我那样不讲礼貌,简直变成了孙子辈,满脸堆笑地像见了亲爹亲娘似地,嘴倾刻间竟然变成了冰糖嘴还是蜜口的,一口一个院长排山倒海般甜蜜蜜地叫着,就差跪下来抓痒挠背按摩喊着亲爸爸了。我出国办护照时他也处处难为我,开个单位证明一拖就是一个星期,嘴里总是胡说八道地说什么“忙啊!没有时间啊!”我看他见了漂亮妹妹怎么就有了时间,怎么就拔不动腿打情骂俏地一聊就是半天了呢。想到这里我的态度变得出奇的生硬,心想:“终于可以不受气了,不低三下四了。”我把辞职信似乎是摔在他的办公桌上的,还不耐烦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辞职!”没想到平时耀武扬威的主任竟然对我笑脸相迎,甜蜜蜜地说:“是不是要去美国了?”“是啊!”“出国了可别忘了兄弟我啊!”“怎么会哪!”我嘴里说着心里在想:“还真他妈的会见风使舵啊!平时那个待答不理的官样子上哪去了?怎么今天开始称兄道弟了?我出国后第一个要忘的人就是像你这种溜須拍马的人。”

出国前我大摆宴席,一连几天都是在灯红酒绿中度过的,都喝得醉醺醺的。都说“人生能有几回醉”,我一生中还真就醉了几回,而且醉的那几回都发生在我出国前的那段日子里。接下来是朋友们的回请。在一次朋友的酒席上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在酒后闲聊之时才发现原来世界是如此的小。在场的一位朋友的朋友竟然是小徐的发小。得知后我如获至宝,如遇知音。我借着酒劲壮着胆把那位朋友硬硬地拉到身边,求着他把小徐的故事告诉我,尤其是小徐和他干妈干爹的故事。没想到那位朋友几杯酒下肚后竟然也拿我当朋友,还是一见如故的那种,便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地把小徐的故事讲给我听。当我知道了真情,酒劲竟然醒了一半,仿佛整个人被几十包水泥压着,心里沉甸甸的,连呼吸都困难,悲惨凄凉不停地抓着我的心。我那么硬的汉子听了小徐的故事后,眼里的泪珠满满的,我那原本铁石样的心脏竟然变成了豆腐软软的,我确实被小徐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于是,以后的那几天,我脑子里都是小徐,小徐的爸爸妈妈,以及小徐干妈干爹的身影,嘴子居然还不停地哼着南斯拉夫民歌《深深的海洋》——深深的海洋你为何不平静,不平静就象我爱人那一颗动摇的心……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