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被习王打翻,海内外舆论沸腾。

说起来,周老虎之大,并不算当今之最。活着的顶级老虎自不必说,前不久才被打翻的薄熙来算起来应该在其之上。打薄的舆论效应之所以远不如周,显然是周老虎在民间吃人太多。仅此一点,就引起舆论高度兴奋,对习的赞誉充满了遐想,仿佛体制将为民变,宪政就在眼前。

我却以为,把打周与体制变革联系在一起,实在太过牵强。如果说贪腐是体制的产物,但要以为,反腐就预示变革体制,乃是错误。君不见朱元璋皇帝打贪官之狠,远胜今朝,可到头来,却只能自叹:“奈何朝杀暮犯”。朱皇帝反贪,多少有点为“社会公正”,偶而也将贪官搜刮的民脂民膏返还民间,但仅止于此。朱反贪是为他的江山社稷,为皇室独荣独贵。今天习反贪,更是为了红色江山,为了不“亡党亡国”。周永康如果识相一点,只是闷声发大财,不去争夺红二代的最高权力,则会平安无事;反之,周威胁到了习的政权,这才招致痛打。习新政的这种选择性打虎,对保卫红色江山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但于国于民又有何益处呢?与社会公正和人类正义又有多少关联?

要想辨识习的反腐打贪,就应看其用意和用器。如果其用意只在剪除党异,而非匡扶正义;用器只是权力大棒,而非宪法和法律,那么,这只会强化威权专制,民众也必将更受其害。如此,我们何从期待体制有变、宪政法治有望?

从习上任伊始,反贪口号甚浓,民间就跃跃欲试,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可这微小的民意,立即就被当局冠以“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之类罪名,诸多人士为此锒铛入狱。

更有人出于习仲勋的名望,陶醉于虎将无犬子之说,以为习近平将拨云见日,中国的曙光即将显现。他们向习大谈普世价值,妄图用近代文明理念开导他,哪知习却当头一棒,直接回绝:宪政、民主、人权都不得讲,中国绝不走西方邪路。

贪官搜刮的本是民脂民膏,反腐本应将民脂民膏返还民间,人民因此也可获得一点打贪“红利”,但在今天的中国,打贪没收的财物全归“国库”,中国的国库就是党库。

想当年,朱镕基夸下海口:为改革,准备一百口棺材,其中留下一口给自己。在他一手策划实施的国企改革中,红色官僚集团通过贱卖国有资产,大肆掠夺全民财富,而几千万工人却被赶下岗,两手空空,两眼泪汪汪地面对堂上老母和膝下幼儿。

在威权体制下,红色家族为所欲为,官员们贪欲无边,反腐如何不会越反越贪!今天周老虎被打,人们为此欢呼,却不知打死一只吃饱撑足的老虎,就会有更多饿虎下山。人们应该明白,只要丛林法则依然,弱肉强食规则就不会改变,一党专制就是社会版的虎啸山林。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9期 2014年9月5日—9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