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曾遭到过中共的批判,他1976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片子《德尔苏·乌扎拉》被中共指责是一部勾结苏修的反华黑片。但今天这部电影却获得很高的评价。为什么?

黑泽明与苏联合作拍摄的《德尔苏·乌扎拉》的海报。

黑泽明与苏联合作拍摄的《德尔苏·乌扎拉》的海报。

乌苏里江,中国疆域最东边与俄国之间的一条界河,江的西边为中国,江东岸直到北太平洋海岸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原本也属于中国满洲,1858年中俄瑷晖条约划给了俄国。因此这条界河也是触动两国民族主义者神经的一条弦线,上世纪60年代大陆一首悠美动人的《乌苏里船歌》:乌苏里江来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唱遍大江南北。在唱着这首抒情民谣之时,乌苏里江两岸的对立已极之紧张,终至1969年爆发了争夺乌苏里江中一个蕞尔小岛珍宝岛的大规模武装冲突。两岸硝烟浓浓,这时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与苏联合作,拍摄了一部关于乌苏里江河谷地带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剧情片Dersu Uzala(中文德尔苏·乌扎拉),又引发中国狂轰猛炸般的大批判,指责影片是勾结苏修的反华黑片。日本电影大师不幸被波及。

影片主角赫哲族猎人德尔苏·乌扎拉。赫哲人为乌苏里江流域的原住民

影片主角赫哲族猎人德尔苏·乌扎拉。赫哲人为乌苏里江流域的原住民。

自然之子赫哲族猎人德尔苏

日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部曾获得197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片子。我的感受第一是黑泽明这部伟大的影片以前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大师片子被遗忘如此,是否与中国当年对此片的批判立场有关?第二是这个片子因为国际政治的风波竟然被误解到面部全非,现在看来匪夷所思,但在当年那个荒诞时代,则是常发生的事。

电影讲述沙俄帝国时代一位著名自然地理学家阿森耶夫二十世纪之初两度到乌苏里江流域东岸冒险考察,经历许多艰险,与他的向导——一位土着居民赫哲族猎人德尔苏·乌扎拉有了深厚友谊。影片从阿森耶夫的视角,观察西北利亚荒野原始之美,原住民赫哲人的淳朴善良天性,和他们对自然满怀热爱和敬畏的依存关系。影片最后是,阿森耶夫将年老孤身的德尔苏·乌扎拉接到他在苏联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的家养老,但这位在西北利亚原野中生存力很强的自然之子无法适应城市人生活,最后返回到他热爱的荒野中。黑泽明此片探讨人和自然的关系,表达对原始土着生活形态的理解和赞美,先知般的预示了将会在世纪末成为人类主流思潮的环保生态意识。

黑泽明在俄国远东荒野拍摄外景。

黑泽明在俄国远东荒野拍摄外景。

电影来自俄国学者著名考察游记

电影情节来自于阿森耶夫被翻译成三十几种文字的两部乌苏里江著名考察游记《沿着乌苏里江而下》和《德尔苏·乌扎拉》。黑泽明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读到阿森耶夫这两部名著的日文版《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大受感动,对乌苏里江大自然和赫哲族人的生活形态心向往之,即想改编拍成电影,此后念念不忘,但直到1971年的三十年后,苏联邀请他拍片,黑泽明立刻提出拍摄《德尔苏·乌扎拉》,其心愿才得以实现。因此这是一部百分之百的黑泽明电影。

俄国著名自然地理学家阿森耶夫,他在乌苏里江东岸的探险考察游记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

俄国著名自然地理学家阿森耶夫,他在乌苏里江东岸的探险考察游记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

黑泽明成中共发泄对苏仇恨的箭靶

在黑泽明的镜头下,乌苏里江流域的河流、湖泊、森林、白雪、秋叶,非常的壮美,但这毕竟是气候非常恶劣的西伯利亚地区,冬季极度寒冷,气温可以下降到摄氏零下40度。黑泽明拍片4年,其中整整两年时间和他的助手是在乌苏里江的原始森林中度过。对于黑泽明,他以此艰苦工作来体验当年阿森耶夫的探险历程,传达他对自然的礼赞,毫不涉及任何民族主义的意思形态。只是片子在中苏关系剑拔弩张的时候问世,题材又涉及有主权争议的土地,黑泽明这位日本电影艺术大师无意中就成了中共发泄对苏仇恨的箭靶。中共当年发起对这部片子的大批判,指责这部片子肯定了俄国对乌苏里江之东的中国土地的历史主权,指责“阿森耶夫是老沙皇殖民扩张政策的忠实鹰犬”。当年香港的《大公报》也加入这场声讨黑泽明的闹剧,发表署名“龚念年”的批判文章,说这部片是“反历史、反人民、反中国的恶毒影片。”

中俄共享的乌苏里江是中国罕有的未被污染的河流之一。

中俄共享的乌苏里江是中国罕有的未被污染的河流之一。

游记和电影今天获得很高评价

但此一时彼一时,今天的中国与普京的俄国关系又重修旧好。而且被不平等的中俄瑷晖条约割让给俄国,即阿森耶夫探险考察的乌苏里江之东的俄界土地,在1991年江泽民和叶利钦签署中俄国界东段协定,已获得中共正式承认。如今黑泽明这部电影在大陆获得肯定,“老沙皇殖民扩张政策的忠实鹰犬”阿森耶夫的乌苏里江考察游记也在中国正式出版,而且获得很高的评价。200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出版宣传将之誉为堪与美国作家梭罗名著《湖滨散记》相媲美的绿色文学经典。

老实说,中俄瑷晖条约将黑龙江之北,乌苏里江之东的一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割让俄国,实在是一宗历史正确的事,因为在早有生态意识的俄国人手中,这些土地经历一百多年后,仍然大致保持了当年的原始生态,如果还在中国人手中也就糟蹋了。今天,与俄国共享的乌苏里江也成了中国少有的未被污染的河流之一,使得那首《乌苏里船歌》还可以继续唱下去。

开放2017-04-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