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选举以林郑月娥获777票当选而落幕。一场小圈子假普选竟如真普选一样,有参选宣言,有政纲,有论坛,有投票,但结果却是经中共钦点的人当选,其荒谬程度举世无双。笔者期望的奇迹没有出现,曾俊华被本地工商界出卖得365票落选,是低估了香港工委(即中联办)对香港操控常规化,组织化,制度化的严峻程度,也低估了他们对选委恐吓利诱的强大作用,“良心”被压缩埋没在黑暗之中。我接受这个结果,因为黑暗中仍然闪耀着光辉。那近七十位冒着强大压力和风险投票给曾俊华的选委,彰显了良心的存在,实在是珍贵彩虹。选战过程中,有许多值得咀嚼探索的议题。以下是我的思考,愿与读者商论:

一。习近平做了一件事,没做一件事。做了的,是直接颁下“梁振英不能连任”的命令。这命令事前没有预兆,绕过香港工委火速执行不能有误。命令如此落实,只有全国最高领导人才能办得到。这是习核心代表中共中央对梁振英五年拙劣的工作手法的否定,是对选举工程定下的第一个原则——梁振英必须除去。没做的,是习近平没有会见港区人大政协委员。尽管香港工委,亲共人士事先张扬,极力吹嘘,习近平不给面子,就是不会见。说明习近平不同意治港机构冒用中央之名,用不能见光的手法,自行钦点林郑的作为,是他的第二个原则。

两件事足以说明习近平是领导着这次选举,但没有钦点。只要候选人都能接受他便容许治港机构自主处理选举工作,对下属作何选择持开放态度,保持一个最高领导人的风度。谁知盘根错节的地方势力为维护集团利益漠视民意而选择了林郑,激起前所未有的民愤,为未来五年种下更恶劣的祸根。习近平是否看得到这样的危机,笔者暂时未能判断。

时至今天,习近平己经稳坐全党核心大位,在国际上有头有面,举足轻重。他要保持颜面,即使假的也要用真的来包装,选举要做得风风光光,禁止下属搞得太丑陋难看。那些“与中央对着干”,“有两个中央”,“习系江系决斗”等评论是相当过时了。

二。“曾俊华现象”是最值得研究的题目。我欣赏曾俊华沉藏不露,迎难而上的风范,喜欢他幽默寛容,平易近人的性格。他真诚回应了温和中产阶层休养生息的诉求,凭个人魅力,以信任,团结,希望的信念感动了千千万万支持者。一时间,薯粉,薯仔出现在每个角落,忽然间,黄蓝绿色彩共聚一堂,实在是一幅奇景。曾俊华那里是什么lesser evil,他心内存有普世价值,他的民主思想比那些自称民主派的人更加深刻。

挟高民望参选的曾俊华可说是带领一队遽然兴起的异军,无意中创造出一条展示可能有效的中间第三条路。它不同于传统的议会斗争,街头斗争,是在一国两制紧箍咒的现实下可以一试的方向。如果曾俊华愿意继续服务社会,我建议港人推举他为民间特首,组织民间团结内阁,成立民间政府,授权他们代表民间监督林郑政府,并与中央沟通谈判。这个政府采用曾俊华谙熟的中国功夫以柔克刚,以退为进的招式或用中国舞欲前先后,欲左先右,云手之圆,跑圆场之稳与定的步法去与中共周旋,与议会斗争,街头斗争拍住上,闯出另一番新局面。

三。林郑月娥实在是一个政治侏儒,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傻瓜。她自己宣称:“延续梁振英路线”和“唯恐中央不任命而出来参选”这两点,正正是梁振英为她设下的陷阱,她跌进陷阱,作茧自缚,坐实了撕裂2.0的标籤而不能自拔。她说要修补撕裂,解开郁结,当选后步步为营,小心言行,力图摆脱这个陷阱,可惜“占中九人被起诉”及“TSA考试”两事说明,她修补的意愿己经被剥夺。

林郑不是共产党员,中共将如何领导这个非党员特首?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曾钰成智库提出的“由中央政府委派行政长官政治顾问”,一个是梁振英的插手。中国宪法序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由中共统战部领导。所以这个组织专门收罗的是统战对像,梁振英调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是去做统战工作,不过是一种补偿并非升职,我认为也是防止他继续插手香港事务的措施。事情正在发展,梁振英最终能否玩弄“普京游戏”?拭目以待。

旧约圣经记述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经历了四十年旷野飘流才能渡过约但河,抵达天父耶和华应许的流奶与蜜之地——迦南。香港追求民主之路也不会超离这个天意。

2017年4月1日

《纵览中国》April 4,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