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的父亲

这部经书也在小寒的凌晨消失!
我掩面哭泣
我那反复祈祷的命中之马
怎样更先进入隐秘的寺院
化为七块被剔净的骨头?

飘飘欲飞的袈裟将在哪里落下?
我的亲人将在哪里重新生长?
三柱香火,几捧坟茔
德格老家我愿它毫无意义!

我愿它无路可寻!
一万朵雪花是否另一条哈达
早早迎接这个灵魂
在人迹不至之处,仙鹿和白莲丛中
最完善的解脱!

兄弟姊妹痛不欲生
我那反复祈祷的马儿
既然大限未到,不如仆伏在地
戴着二十一个戒指
银光烁烁,照亮阴间
吉祥的幡幢将浮动暗香般的祝福
来生我们又在一起
承受一切报应

绛红色的小城空空荡荡
一声碎响把最快的一颗流星
印在我的额上——

这个尖尖的指甲已经折断的女子
眼前一片模糊
心头幻象重迭
为什么受苦,却说不出口
为什么摇一摇清凉的小铃
却唤来过去的情感?
我啊,我要骑着命运之马回家
把满满的隆达 抛向天上!

1992-12-25,拉萨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8年12月25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