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美国海军发射59枚战斧巡航导弹攻击叙利亚空军基地
4月7日美国海军发射59枚战斧巡航导弹攻击叙利亚空军基地 (照片由美国海军通过美联社提供)

在我看来,川普轰炸叙利亚的机场,其内政意义大于外交。表面上看,此举是川普棒打阿萨德,回归美国传统的以人道主义价值理念为宗旨的外交路线和共和党一贯的对外强硬姿态,但背后的实质是川普正在疏离帮助他打天下的主力–美国另类右翼(Alt-right)和他们在川普大本营里的代言人 —— 史蒂夫·班农,同时将白宫的舵把交给自己的女婿杰拉德·库实纳和他所代表的纽约财团路线。

两党通吃的纽约财团代表了美国传统的大资本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也是全球化最大的推手,他们正是另类右翼要造反推翻的对象。大资本财团在克林顿的八年与小布什的前六年赶上苏联垮台后全球化如火如荼的好光景,不但占据了全球供应链的价值顶端,而且把握了政治经济领域的话语权。然而,2008年的金融海啸粉碎了大资本财团的话语权,以致从前那些为世人敬仰的华尔街投行顿时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便是自克林顿时代以来一直金光灿灿的高盛集团。高盛(Goldman Sachs)在美国民间已成为邪恶的代名词。奥巴马八年试图以罚款和规章制度束缚住华尔街财团,但并未将他们的财路堵死,也未追究刑事责任,其后果是民间心中的恶气没有出尽,反映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左右两翼都把高盛拉出来吊打,以赢得民意,致使共和党的几位主流派候选人和民主党主流派希拉里在这个问题上显得被动失据。

左翼的桑德斯反华尔街是出于一生一以贯之的社会主义理念;而借另类右翼之力在共和党初选中脱颖而出的川普只是把攻击高盛作为抽打对手的鞭子,无论在理念还是利益的本质上,他与纽约大财团并无任何冲突。果然,他在胜选之后不久便提名与高盛有很深渊源、本人曾是高盛合伙人的犹太金融富豪努钦为财长,后来又任命在高盛工作十几年的高管Gary Cohn为首席经济顾问。此二人加上川普女婿库实纳,形成代表大财团利益与价值取向的纽约帮,与班农的另类右翼,和副总统以及白宫办公厅主任所代表的传统共和党主流在白宫里三足鼎立。而川普自己凌驾于三派之上,根据各派的表现决定自己更加侧重哪一方。当然,对于一直经营自己家族企业的川普而言,女婿库实纳具备他人无法企及的天然优势,即他的妻子正是川普最器重和引以为豪的女儿伊万卡。

 

1月24日在白宫高级幕僚的注视下川普签署总统行政令
1月24日在白宫高级幕僚的注视下川普签署总统行政令 (来源:Wikipedia)

川普就任伊始,便连连签署各项反非法移民、反穆斯林移民、反环保、反奥巴马能源政策的总统令,兑现他在选举时向另类右翼和传统共和党保守派许下的诺言。其结果是激怒了左派民众,引发了全国范围内此起彼伏的民间反川普运动,激发了国会内的少数党民主党、主流媒体以及政府内残留的反川普势力的斗志,导致另类右翼大将之一、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福林将军在民主党、媒体、和情报部门的夹击下很快落马。自此白宫内的亲俄派失去一条臂膀。

另类右翼与传统共和党右派的区别就在于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传统共和党人继承里根路线,他们要在全球推广美国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一直警惕普京的大俄罗斯扩张主义,他们在国会共和党团里占据主流,其代表人物为参议员麦坎、卢比奥、格莱姆(北卡州)和考顿(阿肯萨)。但在另类右翼眼里,俄罗斯的普京是他们最大的盟友,因为另类右翼追求的是一个永远为基督教白人所主导的美国和欧洲,所谓的“美国优先”即基督教白人优先。全球化是他们眼里的洪水猛兽,谁反全球化,谁能阻止有色人种和异教徒进入欧美,谁就是他们的英雄,是民主还是专制并不重要,尤其是在另类右翼处于少数的美国,民主反而是他们夺权的障碍。所以,另类右翼是对里根主义这个共和党传统的反叛。他们和传统共和党在总统大选中因为共同的敌人 —— 民主党和希拉里而结盟,但同床异梦,迟早会分道扬镳,其导火索很可能是某次重大选举中的失败。

公平而言,川普的“美国优先”与另类右翼的种族主义路线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川普讨厌的有色人种是穷人和敌视美国的人,而对于亲美国的优秀人才与富人他是欢迎的。他曾经抱怨美国不能留住那些从哈佛与MIT等名校毕业的外籍高材生;而班农则抱怨硅谷里有1/3高管都是亚裔(夸大其词)。这个问题上川普与班农谈不到一起去。当然这点分歧对川普并不重要。比主义和意识形态更重要的是胜利。川普只相信胜利,其它都是忽悠。谁赢谁就是英雄好汉,谁就是对的,哪管用什么手段。这一点上,他是彻底的“白猫黑猫”派的实用主义者。另类右翼与俄罗斯能帮他取胜,他就重用另右和亲俄。如果二者带给他麻烦,他也会毫不留情地转向。上任迄今,川普一直为其亲俄姿态所困,民主党与媒体不断深挖他本人与其团队和俄罗斯金权寡头集团同流合污的资料,令川普恼怒不已。但无论是他发推指责奥巴马对他监听,还是通过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爆料,或是试图把矛头转向奥巴马大将苏珊·赖斯,都越抹越黑,无法解套。另一方面,他帮助兜售的、传统派共和党所推行的旨在废除奥巴马健保的议案,不但受到多数民众的反对,甚至过不了共和党内财政保守派的把关,以致折戟沉沙、胎死腹中,令众议院议长莱恩威信扫地,连带将川普的民意支持拉进谷底,创新总统民调的历史新低。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川普眼见莱恩的健保改革提案没有取胜可能,虚晃一枪便撤,毫不恋战。尽管在竞选时信誓旦旦地夸口可以轻松废除奥巴马健保,并给每个美国人都提供更优质、更廉价的健保,他一转脸便把这个誓言抛在脑后,去寻找下一个胜机。下一个胜利很快就在眼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川普内阁交通部长赵小兰的丈夫,来自肯塔基州的Mitch McConnell 动用了“核”手段摧毁民主党的阻拦,将大法官提名人Gorsuch送入最高法院,保证在九名大法官中的保守派优势。但准确地说,这个胜利不是川普的,而是传统派共和党人的,是属于Mitch McConnell 的。正是McConnell破天荒地狙击奥巴马,让大法官的位置空缺一年才赢来今天的胜利。下一个真正属于川普的胜利机会应该是税改。但眼下看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就在此时,一个机会送上门来,这就是阿萨德空军在轰炸反对派时使用了毒气。川普应该如何回应?按照他一贯亲俄的立场,叙利亚的事他本来说好了不管,让普京掌控。他在三年前阿萨德用毒气时就发推特警告奥巴马不要管叙利亚的事,要管也必须经由国会同意。一周前,他刚通过国务卿发话说阿萨德的地位将由叙利亚人民决定,意思就是阿萨德打赢了战争就可以坐稳总统。这或许是阿萨德认为得到川普认可的信号,所以急于求成地在作战中使用毒气的原因。然而,那些死于毒气的儿童的电视画面传出后,川普一改常态,发言痛斥阿萨德使用残忍手段杀害平民与儿童,越过了许多红线,表示美国一定要有所动作,之后很快就发动了对叙利亚军用机场的轰炸。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川普在叙利亚问题的立场上做180度的转变呢?真是因为那些悲惨的电视画面吗?三年前的毒气攻击杀死了更多的平民与儿童,但川普并不为所动,难道这次就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共和党内鹰派的推动?但共和党内以麦坎、卢比奥、格莱姆所代表的鹰派从来就与川普相互为敌,无论是选前还是选后都毫不留情地批评甚至辱骂对方,所以川普不会在乎他们的意见。班农等另右更不会劝说他炸阿萨德,他们是彻底的亲俄派,阻拦还来不及。唯一的解释是,推动川普转变的力量来自于女儿女婿。他们两个过去一直是民主党支持者,伊万卡与克林顿女儿切尔西还是好朋友,甚至在竞选期间要求父亲对希拉里嘴下留情。他们的价值观是所谓纽约市民主党人的,既要有钱也要有同情心。川普嘴里那些同情平民与儿童的话应该是来自伊万卡。女婿的谏言中可能还包括了政治上的计算,比如赢得民意,拉拢共和党传统派,特别是鹰派,堵住民主党对他与普京合谋的映射攻击,等等。

如果这是库实纳与川普的算计,那么这次他们算得很对。轰炸的画面一出,几乎所有主流媒体上都是一片赞誉,然后是两党鹰派的支持声浪,那位从不留情讥讽川普的北卡共和党参议员格莱姆几乎要感激涕零,不断称赞川普有里根之风;同时,质疑川普与普京勾结的声音也弱下来。当然,主流之外的左右两翼都不买他的账。左翼的桑德斯派自不必说;右翼中的宪政保守派,如肯塔基参议员保罗也质疑这次军事行动的合法性;最大的代价是来自另右势力的反对,那些人曾是铁杆川普支持者。但是如果他们不能将川普的民意支持率推到40%以上,他又为什么一定要和他们绑在一起呢?假如下周的民调结果显示他的支持率明显反弹,那么就证明他女儿女婿的话是对的,更应该重用他们。这是川普一贯的经营之道。

驸马爷和纽约帮在白宫里的崛起必然对川普的施政方向产生重大影响,甚至迫使川普背弃许多对共和党与另右选民的诺言,同时引起那两派的不满。在另右眼里,纽约帮太左,在传统共和党人眼里纽约帮根本就是白宫里的民主党。这三派的关系将在川普所面临的下一道难题,即税法改革的挑战中经受更严峻的考验。

来源:美国华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