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路:中共的会谈烟幕孵育了朝核

Share on Google+

朝鲜拥核已成事实

朝鲜从二○○六年十月九日至二○一六年一月六日,共进行过五次核试验。经多方证实,朝鲜已经掌握原子弹、氢弹及其小型化技术,并具有潜射导弹的能力。据三月十三日大陆腾讯新闻网援引美国媒体报道,眼下,朝鲜正在积极准备进行更大爆炸当量的第六次核试验,其爆炸当量可能达到二十八点二万吨,相当于第五次核试验爆炸当量的十四倍。“金三”独裁政权一再扬言,要加紧开发射程可达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对美日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让敌国城市“灰飞烟灭”!

中共玩伎俩助朝拥核

长期以来,在国际社会一致声讨、监督和制裁之下,朝鲜的核武器是怎么捣腾成功的呢?这应该归功于中共的朝核会谈的烟幕!

在一九八○年代,朝鲜核武研究尚未取得什么进展。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后,原苏联核武研究人员被朝鲜秘密聘用,其方才进入实质性的核武研试。美国卫星侦察到这一活动后,立即表示要依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对其核设施实行检查(朝鲜早在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就正式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朝鲜欲盖弥彰,立即宣布“朝鲜无意也无力开发核武器”,同时指责美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威胁它的安全,朝鲜半岛核危机便由此爆发。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朝鲜同韩国签订《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承诺:“朝韩不试验、不制造、不生产、不接受、不拥有、不储藏、不部署、不使用核武器;朝韩和平利用核能;朝韩不拥有核再处理设施和铀浓缩设施。”一九九二年一月,朝鲜又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核安全协定》,同意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其核设施进行检查,于是朝鲜半岛的紧张气氛有所缓和。其实,朝鲜签署的上述宣言和协定都是文字游戏,毫无兑现的诚意,其核试验该怎么搞还怎么搞。一九九三年三月,朝鲜公然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致使半岛核危机日趋紧张。

对于半岛核危机,中共一向没完没了地高调鼓吹,惟有会谈才是缓解危机、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最佳途径,并且“毛遂自荐”,主持六方会谈(中、朝、美、韩、俄、日)解决朝核问题。二○○三年八月二十七日,首轮六方会谈在北京举行,截至二○○七年十月三日,六方会谈共举行了六轮,结果屁用没有。朝鲜自觉核武大功告成,为向世界张扬其走核武邪恶道路的坚定性和自信力,于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宣布退出“六方会谈”。然而,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仍然呼吁,中方建议十二月上旬在北京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磋商,实则空嚎一声。二○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六方会谈不再存在,以后不会再有讨论朝鲜半岛无核化对话,朝鲜将继续发射各种卫星和远程导弹,将进行高水平核试验。

中朝核武双簧表演

朝核六方会谈寿终以后,在朝鲜核试验如火如荼进行、国际社会全面对朝鲜加大制裁力度的情况下,中国不是积极有效地配合制裁,而是继续高调吆喝重起六方会谈。在今年三月中国大陆全国两会期间,外交部长王毅在答记者问时,还信誓旦旦地叫唤:“今后,我们仍愿做一名‘扳道工’,把半岛核问题扳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三月九日《人民日报》)

事实胜于雄辩。中共长期叫嚣的包括六方会谈在内的各种朝核会谈,无不是在玩弄自欺欺人的鬼蜮恶伎,其真实的目的,是用会谈幌子掩盖、庇护、支持朝鲜核试验。回眸朝核六方会谈的历程,人们会惊讶地发现:中共主持下的朝核六方会谈,自二○○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开场,至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熄火,一共进行了六轮会谈,断断续续,历时将近六年。此间,正是朝鲜核试验的发狂期,其先后于二○○六年十月九日和二○○九年五月二十五日进行二次核试验。六方会谈“死后”,中共继续大声疾呼重起六方会谈,在此喧嚣声中,朝鲜又分别在二○一三年二月十二日、二○一六年一月六日、二○一六年九月九日进行三次核试验。这边厢,是中共或吼叫或主持的会谈,那边厢,是朝鲜持续不断升级的核试验。难怪,国内外舆论普遍将这种现象讥讽为“中朝核武双簧表演”。

中共高层访朝亲密互动

如果中共呼吁通过会谈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动机纯正,表里一致,那它就不会爆出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其一,在朝鲜核试验愈演愈烈、国际社会对朝鲜制裁力度越来越强的情况下,中共高层对朝鲜频繁访问。二○一二年八月,中共外联部长王家瑞访朝;二○一二年十一月,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访朝;二○一三年七月,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访朝;二○一五年十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访朝。他们是去规劝朝鲜放弃核试验?否!是去发展“同志加兄弟”的友谊,是去给朝鲜核试验加油鼓劲!这在刘云山访朝期间表现得尤为突出。

刘云山十月九日上午抵达平壤,当晚就会见金正恩。两人说笑欢快,三次热情拥抱。刘向金正恩转交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亲署函。习函中说:“中朝传统友谊由双方老一辈领导人亲自缔造和精心培育,是双方共同的宝贵财富,值得我们倍加珍惜。”“新形势下,我们愿从中朝关系大局和两国发展大计出发,同朝方密切沟通、深化合作,推动中朝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此乃中共对朝鲜核试验最高级别最权威的表态,其潜台词,无疑都以支持朝鲜核试验为前提。

十月十日,刘云山参加朝鲜劳动党成立七十周年纪念活动,在阅兵主席台上,刘、金两人并肩挽手,高举过头,共同向台下致意。这等于共同向世界炫耀武力,等于共同向世界宣告:中朝两党联手进行核试验,并热烈祝贺朝鲜拥有核武器!就在刘云山访朝不久,朝鲜在二○一六年一月和九月,连续进行了二次密集的高当量的核试验,其中第五次核试验的爆炸当量达到一万吨,从而彻底扯掉了中共在朝核问题上的遮羞布,使其所主持的朝核六方会谈的真正动机和狡诈用心暴露无遗。

中朝血盟基于共同的独裁体制

其二,《中朝友好条约》(全称“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不废除,中共所宣扬的半岛无核化的任何对话、协商、谈判都是扯淡。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签订、同年九月十日生效的《中朝友好条约》,一九八一年、二○○一年两次自动续期,有效期至二○二一年。该条约有两个核心内容,一是“缔约一方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要进行全力军事及其他援助”;二是“缔约双方均不缔结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同盟,并且不参加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新华社援引朝中社报道,早在二○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朝鲜政府就宣布,与韩国正式进入“战争状态”;并在月初先行宣布,《朝鲜停战协定》“完全无效”,全面废除朝韩之间互不侵犯的所有协议。既然中共没有废除《中朝友好条约》,中共就要坚定不移地站在朝鲜一方,对朝鲜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可见,中共坚决反对朝鲜核试验的表态以及二○一六年三月二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进一步制裁朝鲜决议草案时中国投赞成票,都不过是虚伪的作派。

其三,中共历来表示,中朝友谊是“鲜血凝成的”,即他们是“马列共产红色基因”诞下的“一党独裁”的双胞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要求各国通过进一步制裁朝鲜,遏制其核试验,实现半岛无核化。中共虽然投了赞成票,但其对朝鲜的援助,可以说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朝鲜独裁政权,以发展核武为纲,无视民生死活。如果中国对其真正断绝援助,恐怕“金三”独裁统治很快就会“停摆”。现实的情况是,中共不仅没有切实履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尽对朝鲜制裁的义务,反而极力反对美韩部署“萨德”。“萨德”属于防禦性武器,只用于击落侵犯韩国领土的战术弹道导弹。一个国家在其境内建立自己的防务是该国的内政,别国无权指手划脚,此乃国际法确立的原则。联合国宪章还规定,一国受到紧急非法侵害时,拥有自卫、自保的权利。同时,还规定了他国可以予受到威胁的盟国军事援助,并在该国遭受攻击时,实施集体自卫。因此,“萨德”入韩符合国际法的规定。中共反对韩国部署“萨德”,等于干涉韩国内政。按照中共的逻辑,面对朝核一天天做大做强,其威胁一天天加剧,韩国只能坐以待毙,静候“金三”挥师南下,缴械投降。岂有此理何至于此?!

国际社会勿再上中朝的当

行文至此,中共在朝核问题上,玩弄长达二十多年的“谈判”骗局,其对朝鲜核试验真支持假反对的画皮业已彻底揭穿。包括美韩日在内的国际社会,切勿再让中共的“谈判”吆喝迷惑视听,麻痹神经。所有的独裁者都是言而无信的,要让他们终止鬼蜮行径,任何对话、协商、谈判都无济于事,只会空耗时间和精力,变相成全其邪恶行径。对于已经歇斯底里的“金三”独裁政权,必须制裁、制裁、再制裁;打击、打击、再打击,直至彻底摘除这个毒瘤。

三月十九日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会见中,习近平对于“萨德”问题只字未提。于是一些大陆网民便发帖点赞:“这说明,中共在朝核问题上已经理性回归。”吾以为,这不是理性回归,而是理屈词穷、无可奈何的回避。回避就能洗清中共二十多年来在朝核问题上的倒行逆施,取得国际社会的谅解吗?显然不能!只有立即废除《中朝友好条约》,融入国际社会制裁和打击“金三”独裁政权的正义潮流,中国方可挽回影响。

总而言之,在朝核问题上,国际社会必须彻底拒绝中朝任何一方提出的“会谈”要求,再也不能上其“会谈”的鬼八卦的当。应当坚定不移地对朝鲜独裁政权实施制裁政策,先发制人,摧毁其核武设施,对反人类的暴君“金三”,要像对萨达姆一样实施“斩首行动”,由韩国主导南北统一,以维护整个朝鲜半岛持久和平,使之共同融入自由民主社会。

争鸣2017.5

阅读次数:1,3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