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举世瞩目的两大事件无疑是朝核问题和特习会。世界对此多有预测和评论,但结果令不少论者大跌眼镜。

金正恩临时悬崖勒马

朝核问题关乎东北亚以至世界安全与和平。直到北韩所谓“太阳节”,即金家太祖金日成生日,媒体多有评论北韩第六次核试验势在必爆,美国也具足军事准备,军事打击志在必得。但金正恩临时悬崖勒马,仅仅在“节”后放了一个失败的、至多可能是中短程的导弹。至于口水仗和“超强硬”,早已是世界听惯了的吹牛,如此而已。

不过有有识之士曾断言第六次核试至少在当前必不会引爆。何故?唯因特朗普是真正的、言出必果的政治家;而金三实则色厉内荏,即使所谓“同归于尽”也是一无实力,二舍不得自己的身家性命哪!至于什么金记核武、导弹,什么万炮齐轰,首尔一片火海,无非有人故意帮着金三搞恫吓,自欺欺人。有文章确实分析过金三核武、导弹和火炮的“威力”被过于夸大。笔者仍敢断言:北韩建军节(四月二十五日)前后,也必定不敢搞核试和发射新型导弹。

事实证明:对付流氓,唯有实力,也就是《水浒传》青面兽杨志对付泼皮牛二的“一刀了之”。这是世界从这次事件应得的一大启示。一些人(你懂的!)翻来覆去念和平经,其实是故意资敌和欺骗世人(当然也有一些人是绥靖主义糊涂蛋),世人切不可再信。

特朗普为何改变对华态度

特习会,事前有诸多评论说习氏立场既定,不会有实质性成果。尽管特习会上习氏酒足饭饱之时,特朗普突然发动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并当面告之,习始终表现出与特氏非常友善和合作的态度。特氏本人也在会后称特习会取得“巨大进展”,并向媒体公开说“我相信许多可能非常恶劣的问题将消失”。特氏并接受了习的访华邀请,定于年内即成行。

这回,习氏确实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理性”。有媒体评论“特习会”是一次“无脚本”的会晤,但如此重大的元首峰会,怎么可能事先没有充分的准备和预案?早在特习峰会前,美中双方已经充分沟通,双方的立场早已大致确定。这就是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和中共前外长杨洁篪访美。所以,习氏的立场和态度就是中共党内当前的立场:和为贵,欺软怕硬。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习氏至少是默认了美国对于解决朝核问题的坚决态度,包括必要时实行武力打击,并且推想双方可能谈定了中共默认的条件。第二,特习会未提及一中政策与台湾议题,也未谈到美国对台军售问题。倒是特习会前夕,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表示希望以“一个国家两个还分治着的机构授权代表”的身份访台,这无异是意涵了“一中分治”的构想,即中共愿意接受事实上的大陆、台湾“两府”分治。第三,习氏同意了在贸易问题上与美国可以谈判,也即作出适当的、甚至大幅度的让步。事实很简单和明白,以特朗普的强势和事事在理,只有习氏在这三方面的“理性”,才可以解释特朗普何以对中共态度有了大幅度的变化,甚至接受了习氏的访华邀请。任何鼓吹特氏没有外交经验,或者没有头脑,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朝令夕改,或者特不敌习、一败涂地的媚辞谰言,不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就是故意欺骗舆论和世人。

形势迫习氏“理性”

习氏“理性”源于迫不得已。北韩之所以临时悬崖勒马,习氏的默认和已经采取的措施(退回北韩煤炭船等等)必定也是一大因素。台湾问题,若果中共接受两府分治,对台海和平,对中美台三方都是大有利的。贸易问题也同样如此,中共只有愿意谈判和适当让步,才是双方互利共赢。

习氏的“理性”,当然不是中共改邪归正的表现,而只能是习氏中共在特朗普的重压和利诱下对朝核问题和中共国内形势有了比较现实的认识的结果。特氏明白写道:“朝鲜正在自找麻烦。如果中国决定帮忙,那很好。如果不帮忙,我们将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我向中国主席解释过了,如果他们解决了朝鲜问题,那么他们与美国的贸易交往对他们来说就会变得更好。”另一方面,毋庸多说,中共也必定认识到,受到北韩核武器最大威胁的,首先不是美国,而恰恰是中共自己!甚至可以说,中共一定认识到,北韩心目中的第一敌人,不是美国而恰恰是中共!在台湾问题上,中共认识到,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党保政权,而不是所谓“统一”台湾。“武统”台湾反而极可能造成中共政权的崩溃,美方罕见地在峰会前后三度提《对台湾关系法》以宣示立场,即美国的(而不是中共的)“一中”政策,包括美国从未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包括《美国对台湾关系法》和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对台军售包括在内)。经济上,在中共坚拒政治改革,令大陆经济无可挽救地大滑坡的严峻形势下,中共不可能承受得起美国的贸易反击(不是贸易战,因为恰恰是中共对美国搞倾销,搞不公平贸易,攫取了巨额不正当贸易顺差)。而经济一旦崩溃,中共就失去了其执政合法性的唯一支撑,保党保政权也就化为了泡影。

所以,在特朗普施以重压的外部环境下,习氏表现出有比较现实的认知,不是不可能的,也是这次特习会给予世人的又一值得注意的启示。习氏团队以及中共党内外尚不乏有识之士,大陆十四亿人民毕竟不比北韩百姓之被绝对封闭。中共骗了美国几十年,再骗的话,难度大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

若果如此,世界应作何对策?笔者以为可以借助毛泽东的一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穷寇者一,北韩金三流氓政权;穷寇者二,中共顽固专制政权。美国现在先尽一切可能(包括迫使中共对北韩真施压)争取北韩弃核无可厚非,毕竟战争总是有生灵涂炭和经济损失。但核武是金三保命(保他一人一家之命)的唯一倚靠,即使中共对朝断粮绝油,恐怕也难以迫其弃核。美国和世界一定要有清醒认识,坚定决心,并随时作好武力打击的万全应对。以笔者的估计,除非北韩内部崩溃,武力打击是朝核问题的唯一终局手段,而且也不会再久拖时日。

至于对付中共政权,美国务必保持特朗普式的强势和重压,坚持原则(例如“美国的”一中政策),捏住中共政治和经济的软肋(人权、要面子以骗取人心、贸易……),绝不绥靖,同时又以一定的灵活性鼓励和迫使中共就范于国际规则。这不失为一种选择。

争鸣2017.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