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间派「前进党」(En Marche)总统候选人马克宏(Emmanuel Macron)击败极右派「民族阵线」候选人玛蘅·雷朋(Marine Le Pen),当选新总统,让欧洲各国松一口气,庆幸极右派没能当选,使继英国脱欧和川普当选後的第三只「黑天鹅」胎死腹中。法国大选表明,西方代议制民主政体下,另类右翼「选择」不是选择,而是一张漂亮的空头支票,只是对民主更糟的败坏而已。

「中间派」的马克宏能击败原本声势极佳的雷朋,主要原因是,多数法国选民害怕极右派的「民族阵线」获胜,将法国变成反欧盟丶排外和亲俄罗斯的国家。法国人这种担忧,是来自英国脱欧公投後给欧洲和英国自身带来的问题,以及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後的极端言行,如禁穆令颁布丶对英国脱欧和法国极右派的支持丶对北约和欧盟的轻蔑,以及与俄罗斯说不清楚的勾连等。

英丶美两只黑天鹅的表现及带来的後果,不仅让法国人心有馀悸,也令欧洲各国多数选民倍感不安。他们虽然都对欧盟和各自国家建制派政党及其领导人的作为不尽满意,但与另类右翼党派的言行相比,还是觉得中间派要靠谱和稳当得多。

就理论和历史经验看,代议制等民主政体形式是不可替代的。在西方国家,建制派和传统精英所推崇的民主丶自由丶人权等普世价值(政治正确)不可摒弃,否则就会重演多数暴政和民选独裁的历史和现实的悲剧,譬如:纳粹德国希特勒崛起丶俄罗斯威权主义复辟,所谓的「可控民主」(对民主自由加以规范)或「主权民主」(爱国主义丶强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凌驾於民主至上)的发明。

而美国川普政治模式的形成,也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一种另类挑战或「替代」的尝试,其教训深刻。欧美各国极端民粹主义党派的言论与做法,讲一切选民愿意听的话丶承诺各种实际上无法实现的政策丶弃绝自由人权等「政治正确」观等,只能将民主引向一个保守丶威权和蔑视人权与扼杀自由的深渊。

代议制民主政体所具有的弊端或问题,不是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最终会彻底地得到根除。虽然政党轮替执政始终会给人一种新鲜感和希望,但并不能改变或解决永恒存在的基本问题,如决策效率低丶选举後一切照常(问题仍然是问题),以及精英运作缺乏有效监督等。这是代议制等民主政体形式不可完全消除的阴影,属於体制的一部分。但民主政治却不应因此而遭到否定和滥用,也不能因此而脱胎换骨,转向民主的另一端(另类选项)。

马克宏胜选,以及欧洲另类右翼遇挫折,如荷兰自由党落选丶德国选项党的不景气等,并未减低西方民主面所临的挑战危境。法国这次大选有25.5%选民没有投票,8%以上选民对两大传统政党(共和党与社会党)投了弃权票和废票,以此表达他们对建制派的不信任。

尽管雷朋输了,但投她票的选民也高达33.94%。表明法国极右翼势力在选民中支持度仍不断增高。这与其他欧盟国家的情况很相近。而马克宏获胜,实际上是一种选战技巧的成功,而非一个新的起步或真正选择。他原属建制派一员,曾任社会党欧兰德政府的经济部长。马克宏只是巧妙地从建制退下来,摇身一变而为一个「无党派」第三势力领袖。

他在政纲与口号上尽量往中间站,既右且左,既不同於保守党又区别於社会党,给选民一个新鲜印象和新选择的表象,其实仍是新瓶装旧酒,老问题(经济不振丶失业高企和恐怖主义)还是老问题。选民四年後或许又觉得上了当,最终将雷朋推上总统宝座。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民主是除其他制度之外的最差制度」,意即没有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民主无可选择。但全球化信息时代传统治理方式失灵,社会共识动摇,假信息和假新闻泛滥,社会族群撕裂,极端主义如鱼得水,则不能免除西方民主进一步崩坏的可能。

来源:世界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