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5 杨小滨 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

杨小滨

我们咬着世界的灰,
数不清满嘴狂风,也忘了
怎样才能吹破一脸大海。
在变幻的季节下,只有盐
是过剩的,给晴天一点安慰:
他们说,多出来的滋味总能令人颤抖。
于是我们写下许多液体,以为
露水可以捏造天空,以为一只鸟
就摇落了森林。他们说
看见阴影是一种美德。
那么,最后一次厌烦也没有多少骚味。
只要我们继续举着拳头,
就会有狐狸红渐渐飘来,仿佛
那是一种未来,比疼痛史
更迫切的未来,几乎赶上了节日……

我们咬着世界的骨头,把骨髓
留给万里鱼腥。他们会惊艳吗,
他们会穿上铃铛恸哭吗?
一瞬间,羽毛飞满整个日落火场。
我们逃出一个圆,跌进输光的棋盘。
过隧道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尖叫的,
仿佛快感的神迹刺穿了宇宙。
好了,侠客坐着马尾辫飞走了,
那我们也赶快骑上乌云,沿雷电
吞吐蛇鞭,剥太阳的皮,他们说
这就弄坏了色相。也许是对的,
在阳光里走完夜路会让人恐惧,
那么,我们远离了遥远,
便滑翔在自己的口哨上……

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