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图片 | 马非

在大雪中的
天安门城楼前
一位执勤战士
笔直站立
眼神坚毅
身上和帽子上
甚至眉毛上
都落满了雪花
我在心里说:
“这又是何苦
你把它拍拍掉
又咋的了”

清明 | 李柳杨

每隔一段时间
就会有个朋友向你抱怨道
我想去死

但一般来说
劝都不用劝

城里的鸡叫 | 黑瞳

半夜十二点
小区里突然响起鸡叫
叫得又高又长
夜幕下
公园安静
楼房的灯渐次灭了
那只孤独的鸡
需要使上十倍的劲
才叫家乡的亲鸡听得到

吉店转让 | 天狼

一男一女两个模特
身上一丝不挂
站在“梦妮莎”成衣店
橱窗里
像在自己家卧室那样
从容自在
街上人来人往
他们并没有
丝毫的难为情
反正已经这样
光了半年多
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况且街对面
“卓琳”服装店的一家三口
比他们脱光的更早

医院见闻 | 燕子

同事A说起
她在医院上厕所
听见隔壁婴儿啼哭
下意识问:
“有家人陪吗?”
“没有”
她帮忙叫来妇科大夫
为婴儿剪了脐带
想到我自己生孩子时
那种钻心的痛
忍不住问
难道那女孩不叫疼吗?
曾经在乡镇卫生院
工作十余年的男同事B说
“那些没结婚的女孩
来生孩子或做流产
大多都一声不吭
只有结了婚
有人陪的女人
才叫疼”

睁眼瞎 | 沙凯歌

读到好作品
我有时会
转贴到一些诗歌群
有次刚贴完夫哥的一首
就有人私信我
“拓夫就是石才夫?”
“对”
“区文联那个?”
“对”
“你认识他?”
……
我不再理会
过了很久
此人发来一句
带着龇牙表情的话:
“厅级干部的诗你们当然觉得好”

佛性 | 冬木

我在禅院向大师叩首
听取教诲
走出院门时
我感到如此庆幸
我能阅读佛经
还能和同龄人讨论爱情

清迈 | 康蚂

傍晚五点零六分的隆开寺
与几个打着粉色花伞的僧人结伴而行
我们用简单的英语交流
显然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
村民的院子里长满香蕉龙眼木瓜红毛丹
远处的稻田没有蛙鸣
变幻莫测的云呈莲花状
翻过眼前这座山就到了缅甸
这是世界上离佛陀最近的地方
却是我到过的最远的异乡
我没有多愁善感
没有诗兴大发
没有怀念我的国
而是抽着一支国产烟
坐在寺院的长椅上
看一个青年僧人给流浪狗洗澡
那只狗眯起眼睛耷拉着耳朵
吐着舌头享受的样子
多像几十年之后的我
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
倚靠在枝叶茂密的巨树下
裸露干瘦的上身
等待树上掉下的果实
狠狠砸向脑袋

电话簿 | 易巧军

父亲的电话簿里
从未把我备注成儿子
而是易巧军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
万一手机不小心丢了
心思坏的人就无法确定
谁是这部手机里
他最亲近的人

致小皮 | 游若昕

亲爱的
仓鼠小皮
你的笼子
还在淘宝的路上
可你却上了天堂
去见我的
爷爷

2017-04-29 磨铁读诗会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磨铁读诗会-公众号

By editor